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童小回忆着自己的了解和“童小”的记忆,不知不觉间走到经城的红铜街,这里是昨晚战斗最激烈的地方。

三丈三的街道,堆的都是尸体,血水很是浓稠,空气中只有血腥味再无其他。

童小与“童小”的记忆重合了,并且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性格和智商好像也有所增加,自己多了许多的东西,包括看到这个场景的愤怒。

就在昨晚“童小”发现了敌军的偷袭,曾给经城守将柳平偏将提议,让经城所有的将士退守城主府周围,那样敌军的人数优势就毫无用处了,但是柳平则认为只能战不能退。

柳平身先士卒的勇猛确实给敌军造成了伤害,但是一万经城将士百不存一,经城也变成了尸山血海的血城。

经城本在三年前不是士级城的,而是一个小城镇,只是因为两边的摩擦,而在经城对面的边境线上,是一座士级城堡坎城,所以冰原国就调配人,将经镇升级成了经城。

但是在升级后经城内的人,都被撤走了,以免在两军交战伤及百姓。

童小停下脚步,他虽然能够忍受这样的环境,但是他也感觉不能够长待。

童小站在街道旁,他能够清楚的分出冰北国和谐之国的将士,因为虽然全大陆士兵铠甲基本都是黑色的,但是铠甲的样式,花纹,材质都有所不同。

冰北国的黑色铠甲,是能够护住全身各处的铠甲,护住头部的盔甲在额头上有一片雪花。

谐之国的黑色铠甲,是只能够护住胸前,在四肢的婉处还有四片铠甲,而护住头部的盔甲在额头上有三片叶子。

童小看着脚边,被血水沾满铠甲的冰北国的将士,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将士,身高有一米九的样子,他的胸前一道很贯穿的枪口,看来死的时候是没有痛苦的。

童小忍着痛苦,半跪在尸体的面前,用心想着魂芒,童小的左手立即光芒四射,但是这个光芒只有童小自己能够看到。

童小将左手印在这名年轻将士的额头上,只是一弹指间的时间,童小感觉到阵阵光芒,注入到将士的身体里,等童小将手收回,年轻将士胸口的贯穿伤慢慢的闭合,也只是弹指间年轻将士胸口的伤就消失了,只有胸前铠甲上有一个洞。

童小站起来明显感觉左手的光芒依旧没有减少,他心想可能还可以再用一次魂芒。

童小没有去管第一次被招魂的年轻将士,又向前走了一步来到一个中年人面前,中年人被砍中三刀,三刀都砍在了胸前,三刀将胸前的铠甲切掉一大块,露出被砍断的肋骨和一节节肠子。

童小半跪着将左手印在中年将士的胸前,也同样只是弹指一挥间,童小左手的光芒彻底的消失了,而中年将士的伤口也在慢慢的合上。

童小站了起来,这时年轻的将士面无表情的站在童小的旁边。

童小站起来看着中年将士的反应,而年轻将士也在一边不说话。

只是弹指间中年将士也从血泊只中站了起来,童小这时才看清楚中年将士,原来不老只是胡子没有剪掉。

“你们将身上的铠甲和盔甲脱掉。”童小看着两人眼神空洞的站着说道。

二人虽然眼神空洞,只在哪里直直的杵着,但是听到童小的命令,还是立即执行了起来,将身上已经破损的铠甲和盔甲脱掉。

童小看两人衣服胸前一个是圆洞,一个是三角形的洞。

“上面的衣服也脱掉。”

两人很是利落,将上身已经被鲜血所包裹衣服脱下来,两人脱下衣服以后就在童小面前站着。

童小挥挥手向城主府走去,两人紧紧的跟在童小身后。

童小知道魂芒就是这样的,在进行招魂后,被招魂的对象不会立即到位,而是在一天到三天清醒。

现在他们只能够去完成童小简单的命令,并且他们现在并不能够战斗,但是会紧紧的跟着童小,除非童小下命令,那么他们一定是形影不离的。

童小其实很期待这两个人的招魂,他希望能够再次招魂招到武将,因为他现在就是比较缺武将,要完成后面的事情还是需要一两个强有力的武将,能够将李尚书的人拖住。

童小三人只是在两盏茶的时间,就来到了城主府。

童小这时才真正认真的看城主府,童小从正门方向回来的,城主府的一半都崩塌了,在一边废墟里压着将城主府撞倒的撞车。

叶楠进入到城主府内,看到冰锋站在五十六名黑甲将士面前通知着回家,而童桑梓和十名红盔医者站在冰锋身后。

“昨天夜里二十一时辰,我们经城经历了最惨烈的战斗,一万人百不存一,只剩下大家生边的兄弟和那些重伤的兄弟。”冰锋脸上都是满满的悲愤。

冰锋看着面前的五十六名黑甲将士,没有一个人是完好无损的,没有一个人的铠甲是没有刀痕,枪洞,没有一个人吭声。

“所以童元帅准许…”

冰锋看着面前都是伤的黑甲将士,都抬头看向他来,冰锋突然声音断了,他不知道怎么说了,在嘴里的话突然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三皇子是什么事情说吧,我们都能接受。”

冰锋正对面一个胳膊上缠着厚厚的绷带,黑黑的脸上腮胡都被血粘住,平静的看着冰锋道。

“童元帅批准我们经城的将士可以回家了。”冰锋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这一刻所以的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一刹那间,就能够听到“呜呜”的哭声,声音越来越大,一群铁骨铮铮的汉子,毫无顾忌,一群经过昨天夜里最残酷的战斗,在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人,他们在死亡中挣扎着,都没有掉下一滴眼睛。

但是听到这个消息,这一刻都没有一点点掩饰都哭的很伤心。

“我们可以回家了,那些躺着血泊中的兄弟们呢。”

“我们不是在发现敌军的时候就求援了么?为什么他们在战斗结束时候才来。”

“为什么?”

这些黑甲将士们一边痛哭,一边质问道。

“将士们不是我们不来,是元帅有苦衷啊!”童桑梓连忙走上前连忙说道。

“什么苦衷,元帅只需要一句话。”

“就是什么苦衷。”

五十六名黑甲将士中有很多人大声质问道。

“元帅真的有苦…”童桑梓面露无奈的解释。

“苦衷,好啊这个苦衷我来说可好啊,童将军。”童小打断童桑梓的话,慢慢从城主府门口走到人群的正面。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