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五行气运?”

萧破瞪大了眼睛,越听觉得越迷糊。

“你以为呢?现在的人啊,以为看了两本就觉得什么都懂了。我可以说,你碰到的那位老者修行方面肯定是厉害无比,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秦鸣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萧破,似乎在觉得他实在是有些愚昧不堪,拜了一个这么好的师傅。

“咳咳。”

萧破咳嗽了一声,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了,好像一不小心,自己还塑造出一位修行方面的大宗师啊。还没说他脑子里还有一个人呢,会不会把这位少年吓死。

“唉,既然不能见到那位大宗师,认识到他的徒弟也是一件雅事啊。能够独自一人凭借着一本书就练出气感,那位大宗师的风采可见一斑。”

“其实……我可以让您看一下那本修行之术的。”

萧破看到这位秦鸣那沉痛的样子,不由得准备安慰一下。毕竟,在萧破的眼中,分享一下夺天造化决里一种修行之术也实在不是一件多么重大的事情。

“万万不可!”

一听到萧破的话语,少年顿时脸色就板了起来,很是严肃肃穆。

“修行之术,最忌讳的就是偷窥他家的秘籍。更何况还是这种功法。虽然我秦鸣习武十七年,只到达通幽境初期。但是……这一点儿最起码的认知还是有的。”

说完,这位少年又诧异得询问了起来。

“难道那位给你修行之术的老者没给你说过这秘籍不能泄露吗?”、

心中一惊,萧破只感到万分的苦涩后悔。完了,自己只不过是准备慷慨一下,还被这少年给看出了破绽。不过,这时候他也有些微微的吐槽,不是说修行之术应该开放吗?

“没有,那位老人家只是告诉我去努力练习就行了。”

萧破低着头,厚着脸皮否定。

“唉!这位老前辈的风姿气度实在是不凡啊,竟然连这种东西都不交代,不过想想现在的各种修行流派,连最起码的切磋一个个都藏着掖着,生怕被别人给学去了自己家的看家本领,实在是令人感到万分的惭愧啊。”

“不过,萧兄弟,我还是不能看你这修炼之术。”

少年望着天空,对那萧破虚构出来的虚假人物敬佩瞻仰不已。到最后,萧破都以为少年都快说服自己了的时候,这位少年又目光坚定的开口。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待之。那位大宗师能把自己的秘籍慷慨出来,说不定是忘了嘱咐你了,我也不能随便得做那小人啊。不过,萧兄弟啊,你还是把那修行之术收起来吧。另外,以后还是最好别拿出来,说不定真的会有人注意到起贪念的。”

秦鸣最后还是对着萧破殷勤得叮嘱了一句。

“嗯,我知道了。”

听完秦鸣的话,萧破也不由得对这位的纯粹的修炼的少年感到佩服。对修炼痴迷的程度,可见这位少年对于修炼的喜爱。但是,即使是如此,见到萧破那神奇无比的修行之术之后,心中依旧能不起杂念,坚守住心中的底线。萧破相信,纵使是这一点,还能找得出第二个人吗?。

“那么秦兄弟,我们现在练两手?”

看着这位少年那淡淡而又遗憾的样子,萧破主动提了起来。

“好,我倒要看一下这修炼之术究竟有多么得厉,也瞻仰一下那位修炼大宗师的风采。”

说着,少年把背负在后背的剑放了下来,拿上他提前准备好的木制剑,顺便问了下萧破喜欢用什么武器,一只手微微得向前,丢给萧破一把木制长刀。

“刀就行,来吧。”

萧破拿到木制长刀,只是一瞬间,萧破就感到了对方身上那浓浓的战意,和自然而又潇洒的实力。似乎当他抬起手的那一刻,这位少年身上的风采气度都完全转变了一般。

“来了。”

萧破也微微的扬起了手中的长刀,做起了起手式,一阵微妙的气质也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

所谓修行,便是将天地的力量借为人的力量。天书降世后,人类开始修行,发展出无数种修行的方法,尝试过无数种手段,有的修行功法吸收天火,有的修行功法亲近自然,吸收田野的力量,最终随着国教正式创立,也因为人类无数年的实践最终证明,人类修行渐渐开始以星辰为证。火山口里高温炽烈的岩浆,确实可以转化成,人体内的真元,帮助修行者变得极其强大,田野里那些清新的力量,也可以被修行者所利用,但所有的这些星空之力来源,都不如星辰。

萧破这是第一次和别人切磋武艺,因此虽说他对于修行之术的十二个动作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但是运用到兵器里真到了此刻还真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因为也是他第一次拿这种长刀,虽然是木制的,但拿起也一些共鸣,这种情况就是一个修行者适用什么样的兵器。

萧破先起手,萧破之前习武场就看的出来对方练剑之人。从修行之术的剑术篇之中,萧破对于修行之术的各个流派其实也有着一些粗浅的认识。如这剑道,其实也有着很多的流派等等。

这位少年姓秦,那么所练的剑法应该就是青云剑决了。

青云剑决起源于前朝青云剑派,现如今被大长老秦峰所管理,他的孙子天赋异禀自然有机会学到。蹑影追风动静合一于一身。讲究步必跟、退步必随、动作敏捷、犹如行云流水,连绵不断。所以,又名为流星青云剑。

想到这一点,萧破便准备速战速决了。剑法,讲究的便是快,于方寸之地,开拓宇宙。如果自己跟人家比较谁更加快,就被凌厉剑刃伤到。

手一握紧木制长刀,刀口凛冽,萧破直接一个前劈劈向秦鸣。

在刀法上,其实有很多的杀招。正如修行之术的定义,只杀敌不表演的修行之术,就叫做功法。

而萧破偏偏选择的就是最为凛冽直接的一式。他要用这一式直接击败对手。

刀意凛冽,如同蛟龙出海般酷烈。萧破身子微躬,扎着马步。在即将到达秦鸣身边的时候,却是身子一扭,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到同时横劈了出去。

刚开始出的是劈,而现在这刀向,却是由劈到了撩,一左一右,一奇兵突袭。

“来的好。”

秦鸣一直保持着自己的剑式,看起来很是潇洒。

当萧破的刀砍过去的时候,他却是脚底下稍稍一错,身子错了开来躲开了这变幻多端的刀法。

剑讲究的是快、狠、准,借速度。就如现在一般,虽说这青云剑法融合了一点点枪法,看起来复杂了很多。但是它的根本,却依旧是剑法。

温柔却有力的一剑,在王破的刀口上微微击了一下,萧破就感到一阵大力传了过来,似乎整个虎口都有些撕裂一般。

不过,修行之术中的这十二个动作也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正如现在一般,虽说这位青云剑法击了一下,但王破的长刀却依旧砍了过去。

不过,萧破虽说用尽了全力,到现在似乎也有一些优势。不过,他现在也没有多少的开心,因为正如修行之术中所提到的。

青云剑法讲究的便是连绵不绝,波涛不断。现在的对手只不过做了一个起手式的剑法而已。

果不其然,那秦鸣手微微一击之后,却是又诡异的步伐一走,秦鸣的木制长剑在萧破的木制长刀又是温柔一击。

你往我来,萧破的木制长刀继续往前进,而对方的木制长剑也是连绵不绝,在萧破的木制长刀左边劈一下,右边砍一下,不一会儿,萧破的长刀便失去了凛冽之意。

“这剑法果然凌厉。”

感受着对方那连绵不绝的防守,如同一帘雨幕,却细密无比,根本洒不下来。萧破不由得悠悠得叹了一声气,不过他也不会失落。

对手虽说给他的压力如同无尽海涨潮一般,奔流不息,一波连着一波,没个界限,但是……修行之术也只不过是做了一个起手式罢了。后面的招式还有很多,正如秦鸣之前说的那句。

这修行之术博大精深,虽说看起来很简单,但其中却是包含了很多的韵味儿。

长刀一劈,萧破也是在对方在他木制长剑上砍了一下的时候,顺势就直接一个旋转,在空中翻腾了一下。换成了刺,这一刀萧破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就给他取了断水流。

似乎名字听起来很是温柔,但这其中却是变幻莫测。水流是长刀,断则是这借势出去的一的一刺,看起来比方才还要厉害了许多。

“来的好!”

当王破变招的时候,秦鸣不仅没有感到惧怕,反而是见猎心喜一般直接喊了一声。

然后,秦鸣的长剑,好似穿花引蝶一般翻飞了起来,脚步挪动,左右翻飞。每一次落下,却恰恰点到了王破的力竭之处,让萧破感受到万分的难受。

萧破继续变招,极尽五式的推衍,而对方的剑法却好像过岗清风,虽说看起来很柔和,却足以当得住萧破的爆裂攻势。

萧破越打越兴奋,丝毫没有被压制的苦闷和不开心。

他这一次的比试本来就是试招,为了试探出自己现在的实力。而对方却好像一名萧破的影子,每一次萧破的变招,对方都能完美的接下来,逼迫萧破去继续变换。

可以说,对方的防守,反而是促使了萧破五式的发挥。

时间渐渐过去,两人的切磋却似乎没有一点儿停止的意思。萧破攻的开心,对方也守得颇为,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自然。

“喝!”

一声长啸,似乎倾泄了身上的所有怨气,萧破的最后一击却是直接砍了出去。

“看清楚这一招。”

对方的秦鸣微微一躬身子,温和的眼睛之中散发出了一阵的凌厉,然后长剑击向萧破。

在接近萧破的时候,秦鸣的木制长剑如影随形。

左脚向前踩出半步,右脚随后踏出一步,然后左脚跨出常人两步距离,右脚一步跨出四步路程,以此类推,秦鸣步子越来越大,最后一步已是形同当空长掠,一崩,一剑剑气,萧破便直接如遭重锤一般往后退了过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