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奇书网 >  重生之龙王 >   第六十三章

在不甘心地俯视着我的绾洁,她的下一次行动之前,我将散乱在周围的火炎中含有的属于绾洁的魔力,全收纳为自己的。

看着刻意挑选自己的魔力,同调为自身的魔力并吸收着的我,绾洁一副忘记了进行追击、惊呆了的模样。

毕竟她的魔力是消溶了满溢于大气中的魔力之物。

将魔法使用了后残留于周围的魔力残渣吸收掉的这一技巧,同即使是长时间的战斗,也能控制住自身魔力的消耗,并利用敌人的魔力的那种效率型战斗方式,其之学习是相连的。

看绾洁她这副模样,估计尚还无法做得到将他人的魔力同调化为己物之事吧。

也许是并没有逼迫她必须要学习此技术的事情,或者说,她只能和比自己位阶低的魔物或亚人打斗,这样的可能性很高。

和吐出吐息(Breath)或是挥动五体便可以轻松解决的对手不同,与同族的我战斗的话,其战斗技术还是有所不成熟。

难道说,她说出要以我为对手的强硬发言,也只是她明白自身的战斗经验之少,以及和同族相斗的危险性,然后想要回避战斗的半吊子虚张声势与打肿脸充胖子死逞强不成?

那个脾气的话,突然袭击决定退让了的我这一举动,或许就是对想要放过对手的自己感到生气了,然后便迁怒于我吧。

『额……真是麻烦的性格呐啊!』

“似乎汝做不到魔力同调呐。如若习得的话,于同与己平阶及以上的对手战斗之时,会有其之效的。谨记切勿丢失修得所需的努力呐。”

于言语结束的同时,我向着位于我上方的绾洁,释放了在我张开的口前压缩了绾洁的魔力、也融入了我的魔力的吐息(Breath)。

同绾洁对我释放的集束吐息(Breath)为同形态的光线状吐息(Breath),以我的白色火炎为轴,其周边用绾洁的深红火炎为修边,化为巨大的光柱向绾洁猛袭而去。

对这以压倒性的热量,在转瞬间便吹散掉射线轴与其周边之云、并于云海中大开空穴的同时迫近自己的吐息(Breath),绾洁以反射动作勉勉强强地回避掉。

但可以看到身为火龙上位种深红龙的她,左翼的皮膜和长尾上的鳞都在集束吐息的余波之下,被烧焦成了黑色。稍微火力加过头了么?

“烧焦了我的鳞片!?怎么可能,我可是深红龙啊!!”

“仅是超过汝身所能承受之界限而已。虽说是为火龙,但并非是对尽数火炎都可无敌。另就是,将意识与视线从对手身上移开之举,不太敢为赞同呐。所以才是小姑娘呐。”

在绾洁走神的数瞬之间,我扑入其怀中,咬中愕然之中的绾洁的脖颈。

虽然可以就这样咬破深红色的鳞片,但我并没有对尚还年轻的同族做到那一地步的打算,仅仅是用了让绾洁无法从我的拘束下逃离走的力气。

从我的声音和气息中察觉到了自己正持续上演着无法挽回的失态的绾洁,在被我完全拘束之前不断地挣扎着,但很快就被我伸过去的手和尾巴给控制住了,变得甚至连振翼之事也无法做到。

我就这样拘束着绾洁,干涉着周边大气的流动,加速向下方甚远处的黑龙骨山脉,以基本是垂直的角度急降而去。

疾行而去的风振动着鳞片,并从合拢的羽翼间缝中钻入,令之变为自然地展开,不一会山脉的黑色地面便在视线之中便得清晰起来。

绾洁对我就这样向着地面猛的撞上去的降下行为感到了急躁,开始激烈抵抗我的拘束,但不论如何也只是在竹篮打水。

我则在向地面迅速迫近而去途中,展翅乘风,进行急刹车。同时间,用龙语魔法完全消去操控惯性时对身体的负荷,并把拘束了的绾洁释放掉,猛地砸向魔泪思山脉的地表。

以被用高速投出的方式,从我的束缚中被解放出去的绾洁,她完全没有调整好姿势的闲暇,于是便就这样顺势落入地面,撞得地面大幅度晃动。

同时,地表上蜘蛛网状的裂缝快速扩张,崩碎掉的土与石头将那一巨躯给埋入了一半。

但即便这样,绾洁也承受住了这猛烈的冲击,并没有骨折掉的样子。大概只是振动了脑部,令之稍稍意识有些恍惚了而已吧?

我俯视着甩甩头想要恢复意识和气的绾洁,说道。

“不大习惯与同族或强于己之者的交战吗?虽说此是为几乎无必要之事,但也应常有意识地思索战斗之法呐。”

“……咕呜呜呜,你这混蛋,到底要小看我到什么程度!”

“虽仅是保持清醒,也是为了不起呐。若有不甘心的话,便将来何日来打倒我吧。但得先从予我一伤,让我自报姓名之事开始呐。近期之内,我还会来与汝相会的”

言毕,我便拍打羽翼就此飞走,然后在无法看到绾洁之处,暂且滞空着,向地上方向呼出了一口气。

这一次了解到了北方的魔泪思山脉有深红龙成年龙存在,真是大收获啊。

若是想过“要是以后,伽伊村以北的荒野、森林地带或山岳地区的开拓都能做到的话就好了”的我没有以龙分身往北以飞的话,将来进行开拓的时候,大概会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遭遇到绾洁,并与之战斗的吧。

所以在现在得知了其存在,也就使得这今后采取对策时有所轻松了。

嘛啊,从现状看来,伽伊村以北区域的开拓什么的,大概还不过是梦中话就是了呐。

……

……

停在原地之间,我想到就这样马上地把构成分身的魔力弄回本体也太浪费了,于是便继续维持着白龙,暂且继续享受着空中漫步的乐趣。

(说起来,魔泪思山脉的北侧还没有去过呐,以前哥布林与狗头人之类的魔物好像也大群出现,伽伊村西北方向也还没有去侦查过,是时候乘此机会去逛逛了吧?)

我思考着接下来该做些什么来花费时间。突然感知到在西南方向有着珍奇的气息存在。

是与绾洁有着同等力量的同族,且从感知得的气息来看,我判断到其并非为龙,而是为龙。

明明并不是有着巢穴或是集落的说,却这样连续遇到同族,还真是稀奇。

从始祖龙自身细分化掉的血肉之中诞生的原始之龙们,除了位阶之外还分类成了有翅的龙与无翅的龙。

由于包含我在内的最高位之始源七龙里,四位被称为古神龙,剩下的三名被称为为古龙神的原因,无翅龙和有翅龙之间有着十分明显的外表不相同。

龙大多数持有形似蝙蝠皮膜的翅翼与长尾,形似人的四肢与长首,而龙则是蛇般的细长之身和短手短足,鹿一般长有角的头部上,长有细长的龙须,后头部位有着长发飘飘。更有,女龙没有髭须。

龙大多同绾洁一样,居住于险峻的山或幽山壑谷之中,但龙则是栖于大河、湖泊或是海中的占多数,与自然相生共存的也有。

虽然龙基本上都是无翼一族,但即便如此依旧可以自由翱翔于天际,且在水中也可以自在行动。

(从龙种的性格上来看,应该不会跟刚才那样见面就是找茬儿打架的吧?)

这样想到后,我向着龙所在方向振羽飞去。

从伽伊村看去,视线之内,从头到尾,从尾到头都只唯有巨大的山脉映入眼帘的魔泪思山脉,真当翱翔与天来看的时候,意外地知晓了这是一块绿意盎然且有着丰富环境的土地。

若是有树木葳蕤、尽染为绿之一色的场所的话,那么流淌着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湖泊或河川、冠有雪之冠的场所也有着,山脉地下深处的熔岩流其存在也可以感知到。

我所发现的龙,似乎是在山脉中某一座山顶上的湖泊旁休息着的样子。

眨眼之间,龙的身姿映入了我的瞳孔,对方应该也看到我现在这副模样了吧。

围于背高的针叶树之间的静如明镜的湖泊之旁,其龙存兮。

身体细且长,令人想到无论如何都会被吸入进去般的海之蓝覆于鳞上,呈现段状的腹部等身体内侧部位则较鳞起来要淡,为水色。

其嘴边并未长有细长的龙须,后头部乌黑且富有光泽的长直黑发随风飘着。

若是能取丝线以星月之辉,并临摹夜之色的话,方才可以得到此龙这般美丽的黑发吧。

颜似仿佛能望见其底般的清澈海之蓝的细长身体,其给人的印象,与龙这一生物王者般存在的结实度比起来,柔软度和韧性这方的印象要强烈。

此又为一与绾洁年龄相差无几的小姑娘也。

我还是龙的那个时代里,一般都还要年龄再大上些许后才会想离开父母的巢穴,自己独立,但现在这个时代里,看来自立的年轻者大概已经呈现低龄化了吗。

作为龙的特征,从其四足上长有的爪数便可以明白其之地位。

像我这样的龙的话,基本上都是有着四爪或者五爪,但从这爪数上分明位阶是做不到的,不过若是龙的话,从三爪起至四爪、五爪,爪数越多,则就表示其主的血统越强越古老。

统帅尘世残留下来的龙的三大龙皇,以及其等的亲族,或者是返祖了的、生来便就俱有强大力量的突然变异的个体,龙之中仅有这三者持有五爪,其余的九成都是三爪龙——在我前世的时候。这也只是顺带一提就是了。

注意到我的龙姑娘是为四爪。若是并非因什么缘由而变幻身姿的话,即便不是王族,也是有着与之相近的贵种血统者呐。

我停止拍打羽翼,为了与打量着我的小姑娘打招呼,缓缓地向湖畔落去。

在怯生生、有所顾虑地向我投来视线,观察着我的龙姑娘身上,我并没感觉到绾洁那般的暴躁性情。

虽说龙这一存在,相比其他而言性格相对温和,但在这以上,这位小姑娘自身的个性便就是和善的性情吧。

“汝好啊,龙的小姑娘。似是于甚远之所至此的样子,怎么了?此一带不大常见的面孔呐。”

和我这样的龙相遇是第一次吗?对用很随便语调搭话的我,小姑娘一副非常紧张的样子,拼命地给自己提起自信,同样向我寒暄道。

“初次见面。我是侍奉三大龙皇的水龙皇——龙吉的龙巫女,琉禹!”

琉禹轻轻地低头,配合其主的名讳进行自我介绍的举止,及其那河流的潺潺水声如同近在耳边的凉快且清澈的嗓音,与令人联想到焚尽一切的猛烈业火的绾洁,形成彻底的鲜明对比。

“说到水龙皇的龙吉公主的话,是远族为利维坦那一系谱的龙系吗?记得在现今余留下来的古龙之中,其亦为屈指可数之强者。若是担任其之巫女的话,看来琉禹也是位于相当高位的龙呐。明明如此年轻,真是了不起啊。话说回来称呼琉禹可无妨?”

对不仅仅是己主,甚至连伟大的先祖都一副很熟的样子,亲切地称呼其等之名的我,琉禹比起发怒起来,吃惊的这方较强吧,稍许有些困扰的模样歪着小脑袋。

还是说和绾洁一样,是对我看上去年龄明明与自己相仿,却奇妙地有着一股老成的气质感到不可思议吗?

仅是不彻底地从平日呆着的人类容器中解放出来而已,我的言辞便比平日里更多,且接近龙时,变为老成的措辞方式。

话又说回来,公主是代表其为皇帝女儿的称呼,但对已经是水龙皇的龙吉还称她为公主,是不是错了呐?

“我的话,还请随您的心意称呼。另外就是,不过是正好生于侍奉龙吉的一族之中了而已,并不是值得您如此过奖的事情。”

琉禹谦逊地回复了我的言语。

“那个,话说回来,这附近一带是大人您所管理的地方吗?若是这样的话,还请您原谅我贸然地踏足了进来。”

“不不,我是近日里来此一带不久的旅行者呐。以此一带为地盘的并非我,而是为与琉禹你年龄相仿的深红龙。因其为深红龙吧,其性情甚是粗暴,若非有着无论如何都必要北上之重事的话,还是就此返回较好。”

“这样啊。那样的话,我即不是有着急事,也没有什么前往北方的特别理由,便听您说的那样做吧。那个,话说回来,请问您和龙吉是有着什么交情吗?对利维坦,您看上去似乎很是相熟的样子的。”

(额……果然稍微说漏口了吗?)

对单纯是感到疑惑而询问我的琉禹,到底该说几分真话,我稍稍有些难以判断,于是选择了适当地把茶水弄浊、敷衍过关。

理应早已灭亡的始源七龙重生了,大概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不是,以前稍微有点呐。关于公主,说得是呐……汝若是回至公主身旁的话,到时试着如此询问便好,『痛痛的已经飞走了吗?』这样。说不定,如此之后便就会想起我来吧。幼少之时,于某位古神龙的招待宴上,公主的左颊应被负有了小火伤的。不过到底也已然医治好,不存痕迹了吧。”

在我被勇者们讨伐之前,曾被龙吉的一族和邀请去了,居住着尚还留在尘世的龙神的某一座海底之城过。在那个时候的宴席上,发生了尚还年幼的龙吉,她的脸颊被火烧伤的事故。

虽然龙吉现如今已经是持有位列前茅力量的古龙——龙皇了,但当时的她是那个场所里最为无力的龙,且还是幼儿。

由于忍受不了烫和疼痛,而在比她自己远远强大很多的到场强者们所酝出的气场之中,专心致志地哭了起来,让大家都伤了脑筋。

那个时候我走到龙吉的身旁,舔舐被火伤之处,将之治好,并对她念了人类或亚人的小孩子被教知的“痛痛的、痛痛的全飞走”这一咒文。这也就是我先前所说的那个。

龙吉则在自己到那为止都是最害怕的我的温和接触下,切断了紧张的丝,莞尔一笑。

因为是在时过境迁之中被遗忘掉也并不奇怪的老事,所以如果对方能够想起来了的话,对我而言仅有喜悦。不过,由于当时其他也有着很多龙族在场,所以大概也不会特别指定出是我。

琉禹对我所说的,并非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而又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不过这是就连龙吉自身记不记得都难说的事情,没有丝毫头绪倒也理所应当呐。

“若是不信我所言之事的话,不去询问主殿也无妨。虽听闻她是位理智且温厚的明君,但耳闻到了戏言,即便不会表现出来,但其心或许也是会感到不愉快的吧。若是让所侍奉的主上那般想了的话,对巫女的汝,我很是抱歉。”

我微微苦笑着,对琉禹说道。

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询问并得到了在琉禹所居住的海中龙宫城内。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