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混战中,常山剑派烈火道人目前表现的实力最强,裴元绍一直有在关注他的动向。

他虽然不想主动去碰这个硬茬,但却并不代表他怕了烈火道人。

此时眼见烈火道人裹挟着炽热的炁劲,气势威猛的举剑往自己这里袭杀过来。裴元绍眼露狠厉之色,口中大喊一声:“来得好!”身形不退反进,迎面而上。

裴元绍这一招是有备而发,只见他手中的长矛在他真炁运转,力灌双臂之下。矛尖吐出一道黄色真炁,使得长矛矛尖像是凭空延伸了几寸,气势丝毫不弱于正在猛攻而来的烈火道人。

铿锵!

大音希声,剑与矛两柄利器刹那交击在一起,发出一股低沉沉闷的响声。

与此同时,一股无形的巨浪威压以两把兵器为中心瞬间辐散开来,将两人迫退的同时,吹飞了双方离得最近的人马。从这里可以想见,两人的威势在这一击之下,尽显无疑。

蹬蹬蹬...!

裴元绍接连倒退了五个大步,将手中收回的长矛重重的戗在了地上,方才强行止住了继续后退的身形。

但还未站稳脚步,他又感到那股狂暴肆虐的炽热火气向自己迎来。气机牵引之下,他抬头望去,果然又是烈火道人提着劫火剑攻了过来。他心中暗道一声:真是阴魂不散的老鬼,右臂发力往上一提,将戗入地面的长矛拔了出来,摆开架势防御。

从方才的那全力一击之下,裴元绍明白了两人之间的差距。虽然同为宗师境的高手,但他只是刚入宗师境初期而已,而这火爆的老鬼应该是已达到宗师境中期,自己断不是这老鬼的对手。

不过打不过,也并不代表对方能杀了自己,因为他还有自保的底牌还没有暴露出来。

烈火道人的怒火比之方才更是盛了几分,手中劫火剑周身萦绕的赤红色真炁使得它看起来像是变成了一把火焰阔剑,直往裴元绍劈了过去,口中怒喊道:“他娘的,老子今日就算是死,也要活剐了你这狗贼!”

“烈火老鬼!要打就打,你爷爷我难道还怕了不成?”

裴元绍不甘示弱,手中长矛化作三道黄芒分往烈火道人的眉心,与两处气海穴扎去。

一寸长一寸强,只要逼得烈火道人近不得身,他便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长矛后发先至,烈火道人却是早有准备。劫火剑剑身拍打在矛尖,他借力将身形拔高而起,身形连闪,以常人不可能的动作来到了裴元绍的身侧。

劫火剑卷动着炽热的剑炁直往,裴元庆脖颈削去。烈火道人身法太过玄奥,当裴元绍反应过来,想要收回长矛回防自保已经是来不及了。

当!

赤色的剑光闪过,没有想象中的血液喷发飞洒,更没有抛起的头颅,只有一声像是金铁交鸣的声音。时间像是定住了一般,烈火道人瞳孔放大,不可置信的望着狞笑的裴元绍。

裴元绍浑身上下的皮肤之上,不知何时罩上了一层显现龟甲纹饰的玄黄色护体真炁,以神兵劫火剑之利,竟也不能伤之分毫。

噗嗤!

“二师兄!”

“二师叔!”

异变突起,血雾飞溅飘散空中,但这却不是裴元绍的血。

只见一杆隐泛电光的亮银长枪,悄无声息的自烈火道人背后右肩处透背而过,犹自在泊泊的流着鲜血。

雷公头陀那浑厚的声音自他身后传来:“阿弥陀佛,施主戾气太重,佛爷助你早登极乐,归于黄土。”

在烈火道人以不可置信的目光低头看向胸前的枪尖之时,裴元绍也没打算错过了结这个强敌的机会。手中长矛打横一个旋转,矛尖的靠柄处已经抓在了他的左手,顺势用力一捅,矛尖深深的扎进了烈火道人的腹部。

望着眼前狞笑更甚的裴元绍,烈火道人却还是未从先前裴元绍脖颈中剑而不死的惊骇中反应过来,口中吐着鲜血道:“你...你竟然真的练成了厚土.......”

烈火道人话还未说完,便因为伤势过重,无法瞑目的逝去了。

烈火道人的死,使得原本就处于弱势的常山剑派更是不堪,即便是有因张寒与烈火道人的死所带来的悲愤引出的力量,但很快又被黄巾贼匪的人潮压了下去。

剑派弟子人数越来越少,在蓝书、王坤等人失去理智之下,没有人指挥,更是显得一盘散沙。

唯一清醒的只有吴破之一人,对于两位师兄弟的死,他固然也是悲痛欲绝,但他更明白现在还不是伤感的时候。他要想办法突围,哪怕只是逃出去一名弟子也好,这样也可以让在外游历的其他弟子知道真相,将来也好为他们报仇雪恨。

吴破之心中千思百转,但手中利剑却没有丝毫迟滞的时候,挥舞间带起一片血雾,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脚步逐渐往正在与白雀杀的难分难解的蓝书靠去。

他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王坤,他发现他在杨大计与眭固的夹击之下,已经是险象环生,连招架都有些力不从心了。慌而不乱的他,心中顿时已经有了计较。

当他离王坤只有不到三丈的距离时,寻到了一个时机,在白雀招式将老之际,吴破之挥剑从侧面往白雀袭杀了过去。

有心算无心之下,杀了白雀一个措手不及。但白雀应变能力也是极强,以她曼妙身体超强的柔韧性扭转身体,堪堪闪过吴破之的杀招,但饶是如此,她右手臂膀还是留下了一道常常的伤口。

达到逼退白雀的目的,吴破之也不追击,急忙向蓝书道:“三师兄,敌强我弱,不宜硬拼,我们快去救了四师兄,想办法突围!”

“好!”蓝书也是明白人,先前只是被悲愤冲昏了头脑,知道吴破之是对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没有多话。几乎是同时飞身跃起,一个攻向挥舞长戟的杨大计,一个却是杀往了巧使长鞭的眭固。

“师弟退后!”跃起的同时,蓝书大喊一声,使不远处的王坤即便是在这混乱的厮杀声中也能够听得真切。

师兄发话,王坤不疑有他,翻身倒跃,往杨大计与眭固的相反方向而去。而与此同时,他正好从中间,与跃起的蓝书与吴破之两人正好擦肩而过。

当当!

蓝书与吴破之两人有意发难,都是用了十二成功力,杨大计与眭固却是匆忙应付。两声金铁交鸣过后,杨大计与眭固的身形被逼退的倒飞了出去,而蓝书与吴破之也借着反冲之力撤身回到了王坤的身旁。

也不等敌方反应过来,吴破之赶忙道:“两位师兄,前门都是贼匪,难以突围出去。后山峭壁有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通往山下的艰险密道,以你们的身手或可一试,这里由我来挡住!”

吴破之说完,称两人还未反应过来,炁运双掌向两人印去,一掌一人,将他们用巧劲往后山峭壁的方向推去,落脚点也是控制在敌人最稀少的方位。

将两人推出之后,吴破之也顾不得两人的反应,转身提剑大喝一声:“常山剑派弟子听令!就算是死,也要随我将贼人拦住!路上有我吴破之与你们作伴!”说完,便提剑杀了过去。

“是!弟子领命!!”

剑派仅剩不足百名的弟子,挥洒着鲜血,异口同声的回道。悲壮的声音中,透着视死如归的坚定。

“师弟!”反应过来的蓝书与王坤二人,又怎会做出抛下同门的决定,叫喊一声作势就要杀回去。

“师兄!你们不想让我们白死,就快点走!快啊!”吴破之在斩杀一名贼匪后,回头高声喊道。

蓝书与王坤听得出来,吴破之已经萌生了死意,已经不会更改主意的了。

“想跑!没那么容易!”裴元绍又怎会放他们安然逃走,手中萦绕玄黄色的长矛往正在回头喊话的吴破之掷了出去,恨声道,“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长矛离手,电闪而过,划出一道长长的轨道,径直往吴破之扎去。当吴破之心生感应的时候,死神已经降临到了他的身上,在他回头的瞬间,长矛自他胸膛洞穿而过,长矛洞穿之后,去势不减,拖着他的身体直往蓝书二人飞去。

“五师弟!”蓝书与王坤看到吴破之的惨状悲痛自责的同时,就要飞身上前接下极速撞来,不知生死的吴破之。

但却只见一道白影闪过,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如同神仙下凡一般接住了吴破之。

老者轻轻将吴破之的身体放了下来,双目之中布满了哀痛之色。

吴破之缺少血色的脸上终于难得的露出了笑容:“大...大师兄....你终于来了。”

“大师兄!”

当蓝书与王坤看清楚老者的面目,也是惊呼出声。

天峰道人开口说道:“你们还不走,难道真要让我们白死不成!”说着,他伸手将已经没了生命痕迹的吴破之合上了双眼,吴破之死的很是安详。

蓝书与王坤都是聪明人,从天峰道人的话中可以得知,他也没打算逃生。

“大师兄!要走就一起走!”

天峰道人没有说话,缓缓将吴破之的尸身放平。背负与其身后的‘青牤剑’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手中,一道青光闪现,青光激射中化作一头青牛的虚影,虚影撞入正在冲杀剑派剩余弟子的人群之中。

轰!

一声炸响之下,血肉横飞,倒下了一片黄巾贼匪。

亚圣境!

天峰道人所展现的实力太过强大,震住了黄巾贼匪的各大高手。亚圣境,这可是宗师境之上的存在。

见黄巾贼匪没有继续攻击,剑派剩余的十几名弟子也都乘机回到了天峰道人的身边。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