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帖子的事情一剑鸣晨始终没有提起,大神也没有来找过她,也许是大家都觉得尴尬,不过这样却让叶若松了一口气。每天她还是会在第一时间上论坛跟进帖子的最新发展,为极度深寒与一剑鸣晨抱不平的人比比皆是,骂她的人当然也是数不过来的。叶若从一开始的震怒到平静再到疑惑,短短用不到两三天的时间。对于如此了解他们,而又对她这么有针对性的人本区不超过三个。

到底是绝世小朵还是镜中人呢?左思右想了好几天,还是觉得镜中人的嫌疑大了一点。可是,就算知道是谁发的帖子又如何呢?以她一己之力,根本也无法跟至尊同盟和风华抗衡,让她吃这个哑巴亏又憋了一肚子气。真纠结……

然而,事情很快发生了转折。就在论坛对这件事讨论的沸沸扬扬的时候,有个名为木头人的号在论坛发了一个帖子,道明极度深寒被盗号黑帮派联盟的始末,当然,矛头直指镜中人,更附上YY录音。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快大家便都清楚了极度深寒离去的前因后果,并非因为什么感情纠葛,而是至尊同盟出现了内奸,盗了极度深寒的号还逼得他离去的人正是镜中人。而他这么做的原因只不过因为他被敌对风华联盟高价收买,并且他还想代替极度深寒占据第一盟盟主的位置,夺取社稷之主的荣耀。

叶若就想不明白了,一开始以为仅仅是为了钱而盗的号,结果竟然还因为一个虚名,她觉得极度深寒这号被盗得真冤枉。值得庆幸的是,事情水落石出,她不再是众矢之的,蝶心受的委屈也报复了回去。然而,她却开始有些担心极度深寒,毕竟镜中人曾是他极为信任的人,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该是有多难过啊!她想了想,还是发了好友信息过去,不一会儿,极度深寒回复了她。

若耶:大神,帖子你看了吗?

极度深寒:对不起若耶,连累你,让你受委屈了。

若耶:额,说这些做什么,人怕出名猪怕壮。我没事,反正八卦无处不在嘛,我又不是第一次被推倒浪口上。只是你的事情帖子说的是真的吗?

极度深寒:是真的。有证有据的,他抵赖不了。

若耶:那帖子是你发的?

极度深寒:不是,是蝶心。我走了之后没多久又买了个高战号进了至尊,混进了管理层。

若耶:卧底啊?

极度深寒:无间道你没看过吗?

若耶:看过,很精彩。可是,大神,你很难过吧?

叶若的问题让极度深寒不知道如何回答,感觉让他很温暖,却又觉得好笑。他的若耶还是那么单纯地只考虑到别人的心情。

极度深寒:是啊,很难过。你想点什么办法让我开心一下?

若耶:这样啊?那你上YY吧,我给你放个录音。要我给你唱歌是不行的了。我没那勇气。放个录音还是可以的。

叶若说完,自顾打开YY,去了帮派频道找了个小房间等着极度深寒。而后者却怔忪了半天,他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想不到却换来一个大惊喜。好友里,叶若发来YY频道。他回过神来,立马登陆YY,跳到叶若所在的那个小房间。不一会儿,轻快的音乐透过耳机传来,一个清澈干净声音随着伴奏缓缓地唱着,一字一句清晰地传到他的耳中,打动着他的心。一曲完毕,他意犹未尽。

若耶:大神大神,有没有开心点?

叶若前面的绿灯亮着,提醒着极度深寒她的存在。过了一会儿,极度深寒才回话,那是一个透着成熟却听起来很温暖的声音。

极度深寒:若耶,你唱的?很好听。

若耶:是吗?谢谢捧场。

极度深寒:你以前也常到YY唱歌吗?

若耶:没有啊。退出卖唱界多年了。而且鸣晨不方便上YY,所以我就没怎么上了。

极度深寒:那我不是很荣幸成为第一个听到你唱歌的人?

若耶:第一个是蝶心。

极度深寒:居然被她抢先了。我去干掉她。

若耶:大神,这件事对蝶心伤害也很大,我能帮她的很有限,她听你的话,你多劝劝她。

极度深寒:你怎么不叫一剑鸣晨去劝她?

若耶:鸣晨这两天没怎么上号,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我也没有他电话,不好问。

极度深寒:你觉得他对你好吗?

若耶:很好啊。除了你跟蝶心,他对我最好了,虽然老是欺负我。

极度深寒:若耶,如果当初我没有走,你会不会留在我的身边?

犹豫了很久,极度深寒还是问出了这句话。看着叶若名字前面的绿灯亮了亮,却只听到轻微的呼吸声,他的心里有些忐忑,也后悔自己怎么问出了这句话。

若耶:大神,没有那么多如果,所以我回答不了你的问题。我跟鸣晨,现在的一切都很好,我不想改变什么。你回来了,也很好。以前的事情,我们不提了,从新开始好吗?

极度深寒:我明白了。

第一次的YY深谈在这四个字之后便结束了。叶若的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舒服。

不过,这种不舒服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她不是个三心二意的人,即使是在游戏里,她也想始终如一地开始,直至结束。而不是当别人的备胎,把别人当备胎。

这样的她,会让自己觉得羞耻,会让自己鄙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