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奇书网 >  稗史三国 >   94、造船厂

话说造船事宜也应该提上日程了,前一段时间甘宁一直缠着萧冉要战船,萧冉也划不出来呀!虽说这个时候的昭余祁东西宽达十五公里左右,南北长达五十以上公里,乃是天下九泽、实实在在的大湖,但是在昭余祁里建了船坞也就那个样了,出不了介休的,只能在太原境内跑一跑,还只能跑到太原,再远就跑不了了。想一想还是算了那。

毛玠在萧冉派人叫了不久,就来到了郡府之中。

“子厚,我可是很忙的。你叫我到底有什么事。”毛玠看起来有些烦躁。

“先坐,”萧冉用笔杆一指旁边的太师椅,“找你来肯定是有事的。”

“什么事?”毛玠喝了一口热茶,话说十月的太原已经比较冷了。

“和孙坚换工匠的事怎么样了?”萧冉问道:“说着说着没消息了?”

“这个事?”毛玠一顿,略略思索了几息,“好像之前说过,孙坚也愿意换,只是一时没谈拢价钱,后面又忙着秋收和收税的事,就给落下了。”

“秋收完了怎么没弄?”萧冉抬头问道。

毛玠给飘过来了一个鄙视的眼神,“不是张罗着开酒店了吗?”

“那就再开始联络,”萧冉赶忙转移了话题,“可是开酒店的事也要弄呀!”

“这样,”萧冉想了一想,现在只是开酒店,之后肯定还要开许许多多的各种各样的店,工作肯定会越来越多的,倒不如先分割出来,“将开酒店的事交给巨达吧!反正他也管着钱粮储备。你只管往酒店里安插你的人就是了。你们两个各干各的,你打探消息,巨达挣钱。”萧冉说完看向毛玠,“怎么样?”

“行,”毛玠答道,“我立马和巨达交接。”

“交接了抓紧和孙坚谈换人的事。估计要不了一个月就能拿下西河郡黄河以西的地方,我们也就有了建船坞,造舰船的地方。”

毛玠脸上浮现了一丝懵懂,“子厚想把船坞建在哪?”

“黄河边呀!除此之外还能建在哪?”

“你是说西河郡的黄河”毛玠问道。

“那还能建在哪?”萧冉再次反问,“要是汾河通畅,建在昭余祁湖边倒是个理想的地方,可惜呀!”

“西河郡哪里,”毛玠看起来不敢置信,“不说两岸高山,就单单壶口和龙门,你要怎么下来。”

萧冉一愣,“是呀!还有壶口呀!”说罢萧冉就抓狂了,双手抱头,“啊!好烦呀!怎么犯了这么傻的问题。”

毛玠强忍住笑意,拼尽全力控制着面部表情,“子厚你也不用太在意!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

毛玠刚说罢,大堂内的赵宇向朗二人实在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笑笑笑”萧冉恶狠狠的说道,“在笑就让你们去负责建船坞的事。”说罢,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的软了下来,“唉!好喜欢江南的河流湖泊。”

“子厚其实不必如此的。”毛玠看起来废了很大的劲,终于将笑意压下去了,“河东郡就很不错的,建造小型船只应该是够了,孝武帝当年还在长安南面挖过昆明池建造过楼船的。”看到萧冉的眼光飘向了自己,毛玠赶忙接着说道:“河东中部,汾河北岸的皮氏就很不错的,记载我们的控制下,又在龙门以南。”

“皮氏那里水太浅了,要开挖的话,工程太大了。”萧冉道。

其实并州周围还真的缺少造船的地方,这也是萧冉一开始想着拿下西河郡后,在黄河边上造船的原因,只是老虎一打盹,把壶口和龙门给忘了。现在就尴尬了,想造船没有地方,实在是难以明说了。

“其实何静那里真不错的,”司马朗也来到了郡府,本来是让萧冉看造出来的铜钱凭证样票的,但是听到了萧冉等人的谈话,忍不住插了一嘴,“哪里刚出龙门,不用怕北来的船舶攻击,出了龙门之后河道又骤然变宽,在河津段分布着不少沙洲,要是老师真的想修船坞,完全可以靠着冬天枯水结冰的时候截断处一处支流,开春往深了开挖,再建造船坞就是了。”

萧冉考虑了一番,今年已经190年了,按照历史发展,192年董卓应该就会被王允设计,那时候就能顺势拿下关中了,再之后拿下凉州也就是时间问题了,再等到194年刘焉去世,大军南下,依照刘璋的性格,又是初掌大权,很有可能被威逼投降的,拿下益州也不难,再之后再一步步谋略荆州就是了。虽说拿下了关中,在昆明池里造船也是可以的,但总要迟两年,可现在在河津建造船厂不说麻烦,还没有多少发展空间。

“算了,”萧冉算是拿定主意了,“不在河津建船坞了,等拿下了云中,咱们直接去哈素海上造船。”

“哈素海?”众人皆是一愣。

“哈素海倒是能造船,宽有三五里左右,长有十多里,也有大黑河和白渠水流入,保证了水量,和黄河又连着,却是个好地方。”因为要拿下南匈奴,毛玠对于河套地区的情报收集的还是很详细的,“只是造在那个地方干嘛?”

毛玠和其他人看起来都不是很理解。

“黄河出了北地郡后,流量也大了,流速也慢了,一直到壶口,长达几千里的河道都是可以行船的,我们要是在哈素海里建一个船厂,建造战船运船,就完全将上郡,并州北部以及黄河两岸连在一起了。到时候,河东的粮食就可以由沿汾河北上,在火焰山北进入西河郡,再沿昕水河西进,直入黄河,转运漠南。”

“若真如此,也不怕羌胡复叛了。”司马朗道。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毛玠叹了一口气,“在哈素海修了造船厂,且不说哈素海是黄河改道所致,几十年间已经缩小到不足原来的一成,就是修好了,也极易被反叛的羌胡占领,要是羌胡有了船舶之利,要想叛乱,两三日间便可到壶口,只要在定阳登陆,两日便可到长安,若是在昕水河登陆,一日到河东,再两日到洛阳,实在是太危险了。”

“这就是历朝历代不在河套之上修建船厂的原因吧!”向朗插了一句。

“是呀!这不是因噎废食,实在是饮鸩止渴呀!”

“饮鸩就饮鸩吧!反正我们这一代人是不怕的,”萧冉的身上充满了无尽的傲气,“大不了,到我要死的时候,下令一把火烧了那个船厂就是了,”说罢,萧冉笑着看向毛玠,“我今年才十六,再活五六十年不成问题,修一个小的造船厂,保证漠南五六十年平安无事,岂不是个划算的买卖。”

堂中诸人先是一愣,继而都笑了起来,“确实划算!”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