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奇书网 >  蓝米 >   楔子 言黎

中午12点整。

“铃铃铃……”

下课了,教室里一片嘈杂,三中,这所令言黎等无数莘莘学子感到十分蛋疼的国家重点高中终于又施舍给言黎他们半天的喘息时间。

“潇洒,今天下午准备干什么啊?”班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饶有兴致的偏过头向言黎问道。

“唔,我吗?”正在想心事的言黎忽然被班长点名,不由得楞了一下,这才露出一缕莫名的笑容道:“回家,然后下周就不来了。”

“不来了?”班长也是被言黎的话语弄得一怔,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为什么不来?下周还要上课呢。难道你不读书了?”

因为老阎喊我回下面去报道。言黎镜片下的黑色眼眸中飘过他人不易察觉的死意。拉好书包的拉链,他站了起来,笑着冲班长摇了摇手中的手机,得意洋洋的道:“你才不读了,我先走了,记得去给他们拿手机。”

三中九成九的班级都要求班上的学生在周日晚上上交手机,等到一周后的周日半天假,才能领回去。不过今天班长他们貌似忘记了去班主任老羊所在的物理办公室取回同学们手机这一神圣的工作。

“言黎,你个混蛋,我要告诉老羊你没交手机!”感受到几十双火热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班长悲愤欲绝地拉开窗子,探出脑袋朝着言黎远去的背影吼道。

虽然耳朵里塞着耳机,但言黎开的音量很小,所以还是听到了班长那像是被人那啥几十遍的声音,驻足,回首,送给班长一个灿烂的微笑,看到班长咬牙切齿的模样,言黎很是开心的扭头朝楼下走去。至于教室里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他怕他会留恋这个没意思的世界,留恋这个言黎自认为不适合他的世界。

满腹复杂心思的言黎回到了宿舍,5-10里还没回来一个人,估计是等着拿手机吧。把衣服什么的叠好,整整齐齐的放进黑色的行李箱,接着重新推回床下面,把纸箱里的十多本漫客放进书包里,言黎这才满眼复杂的看了一眼这个熟悉的5-10。自嘲一笑,他喃喃自语道:“以后都不会回来了吧!”

咬牙,言黎背起书包,转头离开了这个他住了一个半学期的5-10,打车来到客运车站,买票,登上归家的班车。

窗外的景色算不上多迷人,但言黎却看得痴迷,飞速后退的一栋栋楼房,一颗颗树木是在具象化他想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决绝决定吗?

略微苦涩的摇了摇头,言黎掏出了手机,白色的机身,黑色的荧屏,似在问他:你真的决定好自我报销了吗?

真是的,不就是自杀一回吗?至于想这么多吗?左手紧了紧裤包里新买的小刀,言黎暗骂自己还是那么胆小懦弱。

解锁,登录企鹅,言黎点开了‘特别关心’的好友栏,豆豆姐的头像是亮着的。

“呐,豆豆姐,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会想我吗?”言黎是个十分业余的小说作家爱好者,因为平常绝大多数时间是在教室里,所以言黎一般都用的是手机码字,所以手机打字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

“怎么会这么问?你走了,我当然会想你啦。”豆豆姐很快便回复言黎了。

看着这条消息,言黎笑了,他没有蠢到去问什么是男女那种‘想’还是朋友之间的‘想’,于是他不算修长的十指迅速的手机屏幕的下方跃动起舞。

“我们……曾经算是交往过吗?”

言黎神色变换,指尖停留在‘发送’的上方,迟迟没有落下。想了想,他的指尖长落在‘清除’上,删除了这条消息,紧接着,他重新打出了一段消息:

“谢谢,你给了我最想要看到的回答。豆豆姐,我喜欢你。「爱心」”

发完消息后,言黎果断退了企鹅,因为他不想也不敢看到豆豆姐是如何回复他的。把手机揣回兜里,和随车买票的卖票员说了句「到凝层寺时,麻烦叫我一声」,随后言黎便拉了拉衣服的帽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眸。

他不算是个好学生,寝室里也没有几个好人,昨晚上他们几个一起玩手机玩到凌晨三点钟才睡觉,因此,言黎现在感到很困,虽然几个小时后他就会长眠,但现在该趁机补觉还是得抓紧时间补觉,免得因为自我了断时刀扎错了位置而白白受罪。

为了不被家人和认识自己的人看到自己,言黎选则的是一条很久没走的山间小道,一路上,言黎为了到达他预定的自我了断的地点——老家旁边的一座山丘上,而披荆斩棘。

“我还真是悲催啊,自我了断都还需要跋山涉水的。”好不容易从树林中钻出来,言黎自嘲道。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他们家的后山腰脚处,在他脚下的就是他家的一块耕地。

(跳过无关紧要的部分……)“怎么会这么问?你走了,我当然会想你啦。”豆豆姐很快便回复言黎了。

看着这条消息,言黎笑了,他没有蠢到去问什么是男女那种‘想’还是朋友之间的‘想’,于是他不算修长的十指迅速的手机屏幕的下方跃动起舞。

“我们……曾经算是交往过吗?”

言黎神色变换,指尖停留在‘发送’的上方,迟迟没有落下。想了想,他的指尖长落在‘清除’上,删除了这条消息,紧接着,他重新打出了一段消息:

“谢谢,你给了我最想要看到的回答。豆豆姐,我喜欢你。「爱心」”

发完消息后,言黎果断退了企鹅,因为他不想也不敢看到豆豆姐是如何回复他的。把手机揣回兜里,和随车买票的卖票员说了句「到凝层寺时,麻烦叫我一声」,随后言黎便拉了拉衣服的帽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眸。

他不算是个好学生,寝室里也没有几个好人,昨晚上他们几个一起玩手机玩到凌晨三点钟才睡觉,因此,言黎现在感到很困,虽然几个小时后他就会长眠,但现在该趁机补觉还是得抓紧时间补觉,免得因为自我了断时刀扎错了位置而白白受罪。

为了不被家人和认识自己的人看到自己,言黎选则的是一条很久没走的山间小道,一路上,言黎为了到达他预定的自我了断的地点——老家旁边的一座山丘上,而披荆斩棘。

“我还真是悲催啊,自我了断都还需要跋山涉水的。”好不容易从树林中钻出来,言黎自嘲道。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他们家的后山腰脚处,在他脚下的就是他家的一块耕地。

(跳过无关紧要的部分……)

山顶的风景无疑是十分美丽的,但空气中却飘散出铁锈味的血腥气息,言黎躺在软软的草坪上,他的脖子上插着一把被染红的小刀,鲜血还在涓涓地往外淌出……

妹的,下回自杀坚决不用刀捅自己了,改吃安眠药!

这是言黎完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