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奇书网 >  玄簧 >   019各路人马

南光绚乃是云雷阁统领雍玄童的师尊,不知因何原故被一个身份不明的神秘黑发老者所杀,还被变成了一具人魂傀儡,如今无自主,无意识,无神思,完全被人操纵股掌之中十分凄凉。

而雍玄童目睹自己从小敬重的师尊大人,如今竟被人如此玩弄和亵渎,更是如触之逆麟,令其悲怒不以。无奈南光绚一记破坏力惊天动地的大杀招地动波岩破已经祭出,令他也暂时无暇分心,须得全力守住这一击。

只见雍玄童将体内武魂之力燃烧并推至顶点,振臂大喝一声,一股斗气由体内迸发而出,刹那间已覆盖周身上下。雍玄童这招斗气护体,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在不受到攻击伤害的同时,还可以继续发起攻势,也是一招攻防一体的绝技。

大地之上,一道道光柱呈井喷之势此起彼伏的喷射而出直插天穹。就连天空中密布的乌云也被冲破撕裂,光柱与天空中的雷电交汇,耀出璀璨的光辉,发出密集的轰隆声。而地面也随喷涌而出的恐怖力量遭到大规模的破坏!良久,这种充满了死亡和毁灭的绚丽景象才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在看斗神峰之上,在刚才那一记地动波岩破的恐怖威力之下,已是山石崩摧地貌尽毁面目全非,到处都是一片残坏破碎之像。这时,不知从哪飞来了一只惊鸟误入战场,瞬间就被四处荡漾着的力量的余波给震落在地上,一命呜呼。

这就是武灵一宗四方武者的实力!刚才那一击可说是万众瞩目,就连整个八重阁都为之颤抖!与此同时,山顶炎辰堡议事大厅中,司长铁疣正穿着睡袍听取云雷阁德总管报告关于潜入者的消息,忽然窗外一道刺眼的光芒射入,晃的大厅内之人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铁疣连忙腆着肥硕的肚子走到窗前,外边的景象立时让他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因为在山下第三层云雷阁的方向射出一束束光柱,直击夜空。

德总管这就是你所说的三个毛头小子闹出的动静?!我看你真是饭桶!这分明就是来了高手。你马上回云雷阁去,告诉雍玄童,一定要抓住今晚潜入八重阁的人,不管是毛头小子还是高手,快去!铁疣气急败坏的嚷道。

看着德总管屁滚尿流的跑出大厅,铁疣马上对自己的近待巡卫说道,我看今晚闹出这么大动静,多半是和关押在血瘟腐窟中的重犯有关,你马上传我的命令,让第七层紫缭阁统领毒天鸦带人加强血瘟腐窟附近的巡罗和警戒,绝不能出任何的意外!

铁疣司长,出什么事情了吗?铁疣转身见说话的人是王都督御上将军左星权,连忙给那巡卫使了个眼色,巡卫会意退下行事。

铁疣满面堆笑的迎了上来,边走边说道,原来是左星权大人啊,这么晚还没有休息吗?也没出什么大事,刚才有奏报,说是有几个无名的小贼闯进来了,我看多半是城外荒漠中的山贼,我已经传下了命令,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把他们抓到的,另外,我也加派了人手警戒关押王都重犯之地,左星权大人尽可放心。

看到铁疣大人办事如此妥贴迅速,我没什么不放心的。说罢,左星权别有意味的看着铁疣,铁疣忽然觉得自己背上一寒,竟有一种无形中被他人窥视的感觉?!

一张癞蛤蟆般胖脸上顿时变的阴晴不定,十分不自然。悻悻的说道,我看左星权大人还是早些休息吧,我还有些琐事要处理,就不陪您了。说着和左星权擦肩而过。左星权并未回头,只是面露阴险之色,喃喃的小声说道,原来如此。

再说斗神峰战场,雍玄童以斗气护体,硬接下了南光绚一记地动波岩破,虽无大碍但也并非毫发无损,只见他喘着粗气,双臂交叉护住上半身,周身上下衣物破损,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伤痕和血迹,特别是右额流下的一汩殷红已经模糊了眼眶。

雍玄童有斗气护体还落的这般狼狈,足见做为他的师尊,武灵一宗四方武者之一的南光绚这个角色有多狠!不远处高坡之上两个身影正在探头探脑的观望着这场惊天动地的战斗!此二人正是陀龙和镙丁。

黑发老者用手拂去四处飘散的飞尘灰沫,看了看狼狈不堪的雍玄童说道,武灵小子,我看得出你并未出尽全力,怎么?难道是因为面对自己的师父,怕背上欺师灭祖的名声所以不敢动手嘛?

我看你倒是大可不必畏首畏尾,我刚才已经告诉过你了,你面对的只不过是一件我的工具而已,难道,你还怕伤到一件工具不成?哈哈哈哈!

贼娘泼,那老杂毛嘴巴竟如此贱,弄个什么鬼手段控制了人家的师父,还口出此等狂言,不过那个雍玄童也是条真汉子,我喜欢他的作风,有机会一定要和他打一架。说话之人正是陀龙,只见他一边喝酒,一边骂着粗话。

陀龙大哥,我们现在可没有时间看别人打架,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该如何绕过下面那个战场,继续去往上层救出留孙叔。还有,骧耘也不知道被搞到哪去了?我真的很担心他。

放心吧,骧耘他那么聪明,不会出意外的,再者说,人的际遇本就不同,他有他要走的路,我们也有我们要闯的关,我们弟兄三人肯定会再次重逢的,你说对吧,陀龙拍着镙丁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你说的对陀龙大哥。不过刚才在铁拳堂可真是够危险的,但也总算是值得,说着镙丁撇了一眼挂在陀龙腰间的浑爆狂蝎拳套。

哈哈,这个拳套的确是个好东西,想想刚才都觉得过瘾,真想用这个在回去痛揍那个鸡冠头一顿。镙丁听陀龙说起方才之事,在心中回想一番也不免觉的好笑。

自从三人在假山失散之后,陀龙和镙丁便一路躲藏潜行,后来又抓了个巡卫问话,这才来到位于斗神峰山脚下的坠心湖畔,由于只有通过湖中心的铁拳堂才能上达斗神峰之上。

所以二人只得继续假扮巡卫,一路悄悄的摸进了铁拳堂。二人本想悄然无息的混过去,可谁知道,恰巧碰上云雷阁德总管前来传话。

这铁拳堂本是云雷阁副统领糜达鹤把守的地方,可这位糜达鹤为人沉迷于酒色,他的手下自然也是上行下效,所以铁拳堂的人前脚送走德总管,后脚就忙着和一班女侍饮酒寻欢作乐,镙丁本想拉着陀龙走,可谁知陀龙是个见了酒就迈不动腿的人,非要喝个两杯在走。

再者说众目睽睽之下冒然退出,难免引起他人怀疑,所以镙丁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坐在了陀龙的身边,要说这陀龙可真是个嗜酒如命的人,两杯黄汤下肚,竟然开怀畅饮了起来,任镙丁如何拉扯也劝他不住。

陀龙越喝越大,到最后竟然抱过一坛酒痛饮了起来,谁知此番举动竟引起了在场众人尤其是糜达鹤的关注,众人皆和陀龙称兄道弟频频举杯,就连糜达鹤本人也在众人起哄之下和陀龙拼了半坛老酒。

酒酣耳热之时,糜达鹤酒劲冲头,色心又起,拉起旁边的侍女醉熏熏摇晃晃的就往后边走,镙丁正在心急如焚的时候,谁知陀龙捅了捅他小声说道,差不多了,你不要以为我真的贪酒,去往上层过桥的通行腰牌在骧耘身上,他现在人影不见,我们还不是得另找一块腰牌才能过去?

镙丁听罢不禁心中暗喜,原来这陀龙是粗中有细之人,竟打的是这番主意。二人扯了个要去*的晃子,这才退出酒场,由于地形不熟,二人无意之间竟闯进了糜达鹤的寝室!

耳闻内室之中传出男欢女爱之声,镙丁本想拉着陀龙赶紧走路,却见外堂墙上挂着一副拳套,这副拳套外观通体黝黑发亮,造型奇特呈毒蝎形状!镙丁看到之后差点惊呼出来,陀龙见他失神,以为他喜欢,径直走过去从墙上摘了下来,正在这时,内室之中的糜达鹤荒淫完毕,走出外堂找水喝。

恰巧碰上陀龙右手戴着一只拳套上下把玩打量着,顿时大惊失色,刚想呼喊,陀龙眼疾手快一拳便揍了过去!陀龙本以为这一拳把他打晕制服也就是了,谁知竟把对方直接轰进了内室床榻之上!

陀龙当下啧啧称奇,心想自己并未使出此等力道,到像是这拳套将自己所使出的力量成倍扩大释放了出来一样!当下也没多想,走进内室察看,竟意外的看见了一番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

原来那糜达鹤被陀龙偷袭一拳揍成重伤差点没断了气脉,为了续命疗伤,他挣扎着爬了起来,对刚刚供其玩乐的女侍使用了密法,只见他满脸是血,怀中抱着那赤身**的女侍,低首伏身咬着她的粉颈,而那女侍转眼之间就从一具活色春香的女体变成一副皮包骨的尸体!连一声闷哼都没有发出来便香消玉殒死于非命了。

在看刚才还重伤吐血的糜达鹤此刻脸上竟浮现出了一抹妖绿,口中发出桀桀桀桀的渗人笑声!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