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对不起啦梦凡,你就别生气了!”

羽落跟在我后面在屋子里进进出出,不停的道歉,想条小尾巴似的。

“人家只是一时忍不住,想试试你,不要生气了嘛。”

我自顾自的坐到电脑前,打开了电脑,羽落见状,像小狗似的蹲在了一旁。

真是的,为了道歉,你连节操都不要了嘛。

只见她的眼睛眨呀眨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开口道:“要不,你想要我给你好了...”

咦?我好像听到了什么让我兴奋的事!

呸呸呸,才没兴奋呢,我怎么可能因为羽落的献身而兴奋,我只是将她当做对手,出于报复心理,见她一副为难的样子才兴奋的!

竟然用美*惑我,太可恶了,更可恶的是诱惑我之后,还什么都不让我得到!

真恨不得把她强行摁倒床上,然后把她的衣服全部扒光!

再然后把衣服丢出窗外,看她还能穿什么,急死她!

哈哈哈,想想就觉得兴奋,会这样做的我果然很适合报复别人啊!

这样想着的我,转头向羽落看去,想知道如果在那种情况下,她着急的表情会是什么样的!

咦?羽落呢?

发现椅子旁没了她的踪迹,便扫视了一眼屋子里。

哦,原来是在脱衣服,还好,我以为她又去干什么坏事了呢,吓了我一跳。

什么!脱衣服!?

“喂!羽落你干什么,疯了么!”我噌的一下从椅子上蹿了出去,将她掀到胸部下方的T恤又盖住了。

她皱着眉头,有些埋怨的看着我。

“你不肯原谅我,觉得是我骗了你,那我就弄假成真好了...”

“你别这样!”我打断了她,又解释道:“我没说不原谅你,我根本没怪你啊!”

她疑惑的看着我,好像没听懂,于是我又解释道:“我承认,我是有些生气了!”

说到这里,我又急忙大声解释道:“废话,到嘴的鸭子飞了,哪个男的不生气?”

羽落听后,低着头,小声嘀咕道:“人家像鸭子么...”

“你!”

“嗯嗯,我不开玩笑了...”她急忙询问道:“那你怎样才能消气呢,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就是...”羽落说到这里,又自顾自的戳起了手指,语气微弱的说:“上床让我在考虑考虑...”

顿时,我感到一阵头痛,仿佛血液逆流,马上就要筋脉寸断而死!

“小猪,你怎么了,你没事吧?”羽落的语气跟我快不行了,马上要驾鹤西去似的。

真想用胶布把她嘴粘上!真是气死我了。

捂着头扶墙待了一会,头晕终于好了一些,我向电脑一指,说:“去,把英雄联盟打开,我看着你玩!”

“啊?为什么啊?”羽落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再一次询问道:“难道,难道是要我教你玩游戏吗,那好吧。”

“噗!”我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教我玩?教我挂机喷队友,千里送人头?

我没再回答她,只是让她上号。

进游戏之后,她又用的提莫,然后开战。

嗯,真是个被虐的好角色,提莫的尸体已经能绕地球N圈了,比卖出去的优乐美奶茶还多!

果然,游戏十几分钟之后,一记德玛西亚,提莫就被盖伦大宝剑送回了家!

哦耶!真痛快!

看着羽落因为生气而鼓起来的小脸,我甚至都想要喊出来了,德玛西亚万岁!

没错,我就是想看她在游戏中被虐上个十几二十次的,以解我心头之痕!

“呜~小猪,我们换个游戏好不好...”羽落苦着脸苦苦哀求道。

“不行!”我言辞拒绝道,然后又笑着鼓励道:“别放弃,你还是挺有天分的嘛,比如光速DF闪现传送,致盲小兵什么的...”

当然,究竟是鼓励还是讽刺我就不管了。

羽落只得继续玩下去,口中埋怨了一句:“坏人...”

对啊,我就是坏人,坏到无药可救的人,哪怕丢进喜羊羊与灰太狼这种人畜无害的动画里,我也绝对是黑大帅那样的大坏蛋,到时候我一定会放射基因光线,把你变成我的小跟班,天天欺负你,还不给你吃的!

正想着呢,又往电脑屏幕上看了一眼,忽然发现,她的数据竟然逆转了!

杀四个死两次?什么情况?

只见盖伦每一次追击,都会被她引到蘑菇上面,然后爆炸,蘑菇爆炸之后盖伦逃跑她转头就追。

盖伦可能开始判断失误了,以为她玩的很烂,连抗性装备都没买,全是攻击装。

结果两方对拼没几下就死掉了,根本消耗不过提莫!

转眼间,盖伦又被提莫的毒镖射死了!

羽落转头看向我,得意的笑着说:“小猪,我厉害吧!”

厉害你妹啊,原来先前玩的那么烂都是装的吗?

悲催的盖伦兄弟被你算计了,真是条美女蛇啊!

二十多分钟以后,对面剑圣来抓提莫,却没想到,上路已经密密麻麻种了十来个蘑菇。

于是剑圣在踩了两个蘑菇之后,被隐身的提莫一个Q送回了老家。

盖伦追到塔下没追上,逃回去的时候也死在了雷区。

看着盖伦兄弟倒在地上,不甘心的想爬过去再拿起自己的大宝剑,我不禁肃然起敬,暗叹道:“英雄,你安息吧,我会为你报仇,好好*这条可怕的美女蛇的!”

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羽落这个恶魔没人收了她,恐怕世界都要被她玩翻天。

于是在我的要求之下,羽落用了各种非常偏门的英雄去对战,出乎意料的是,她总是能想到各种稀奇古怪的办法凯旋而归。

最常用的办法就是,出肉,塔下猥琐,呼叫队友,情况不妙,撒腿就跑...

实在是忍不住了,我问她:“你那天和我玩的怎么那么坑,今天玩的这么好?”

羽落腼腆一笑,说:“当然是因为今天有梦凡同学在我身边,所以智商加一百了啊!”

我的天,我还有这种buff,怎么没给我自己加上呢,怪不得老是被羽落这个坑货吊打。

一直到下午四点,实在看的不解气,就把她强行赶走了!

羽落拍打着门板,可怜兮兮的说:“小猪,你这就不要我了吗,我还没待够,想要与梦凡同学共度良宵呢。”

度你妹啊度,到时候我姐回来一个小恶魔一个大魔头,我非得撞墙不可,干脆找个大师把我超度了得了。

六点左右,老姐回来了,马尾辫一松,首先就懒洋洋的喊了一句:“我愚蠢的弟弟呦,累死姐姐了,快来给我按摩!”

没有回她的胡话,只是告诉她饭在桌上,吃了自己刷碗。

我在自己卧室里狂敲着键盘,还就不信邪了,能没羽落那个丫头玩得好???

过了一会,我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头昏脑胀得瘫坐在椅上,一局打完。

又睁开眼看了看屏幕上的战绩,顿时感觉心满意足,潮汐海灵40比5,我自己就拿了四十个人头!

虽说这场游戏打输了~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我证明了自己,拿回了自己与小恶魔斗争下去的信心!

我果然是个天才!!!

一时间,我陶醉于自己英明神武的霸气光环之中,无法自拔。

忽然,门外传来老姐的声音:“杜鹃,你怎么来了?是找梦凡的吗?”

“嗯,这时今天老师布置的作业!哦,还有...”

后面的话她们说的很小声,我完全听不清,将耳朵贴在门上也没听清!事先声明,我根本没兴趣偷听她们的谈话,对,完全没有任何兴趣!

随后,老姐推开门,准备把写在纸上的作业内容交给我。

“是,是胸部!别过来,再过来我就一头撞死!”

我如同见了鬼似的,把手塞进了口中,大喊大叫着钻进了被子里,心脏都要蹦出来了。

“傻弟弟,杜鹃说你得了胸部恐惧症,是真的吗?”

“不知道,你快走,再不走我就把自己闷死!”我威胁道。

“哦?”老姐玩味似的拉长了音,说道:“好吧,作业放这里了。”

咦?这么痛快就走了么?

我从被子里爬了出来,手还止不住的颤抖。

过了一会,我把笔狠狠按在桌子上,想把它斩立决了。

可恶啊,怎么作业这么多啊,上天要和我作对吗?真是天妒英才!

要不,明天去吧学校炸了吧,从此再无后顾之忧!

而且也为一众同学们除了一大祸害!

嘿嘿嘿...我简直就是雷锋!

天啊,我都在想些什么,最近真是快被乱七八糟的事情搞疯了!

草草拿起笔,与作业拼了个你死我活,结束战斗,看了一眼,九点多了,上床睡觉!

关上了灯,温暖柔软的大床我来啦!

忽然,房门被打开,传来老姐的声音:“弟弟,你睡了么?”

“……”

一定没好事,我不回答她,假装已经睡了。

忽然,老姐打开了灯,只见她身着宽松的米黄色睡衣,头发随意披散在身后,然后是——

“胸部,有胸部,你快走,别过来,啊,杀人啦!”屋内回荡着我杀猪般的惨叫。

忽然,老姐又把灯关上了,说:“这样呢?还怕么?”

“好像不怕了,又想干嘛?”黑暗中的我问道。

紧接着,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被子里变得有些挤,老姐钻进来了???

果然,我感觉被子里变得有些热了,我急忙往边上靠了靠,哀求道:“姐,你别闹了行吗,我现在感觉都快疯了,说不定哪天就犯错进监狱了!”

“你小的时候天天跟在我后面转,现在怕了?”她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小时候我傻~”我幽幽的回了一句。

“现在更傻!”老姐很是不客气的说,然后招呼我说:“乖,过来睡觉,就一晚,不行我就天天钻你被窝!”

两相权衡之下,最后我还是屈服了,无奈,老姐练过武,说的出做得到啊!

黑暗中,老姐紧拥着我,从她身上飘过来的香气,让我感觉有些燥热,睡意全无。

“弟弟,你还记得那两条,被我蒸死的黄鳝吗?”

我没好气的回答道:“吓得我几天做噩梦睡不着觉,怎么不记得。”

“呵呵...”老姐笑了出来,然后又说道:“当时还是妈妈哄着你睡的呢。”

顿了顿,老姐又说道:“在心理学家弗洛伊德看来,男性恋胸情节,或多或少,都来自于幼年时期对母亲的依恋。”

“弟弟,姐姐给你唱首歌吧!”

“干嘛?”我疑惑得问:“本来我就睡不着,你还要唱歌庆祝吗?”

老姐没在回答,只是用手轻抚着我的头,感觉很舒服,不一会,房间里开始回荡起她的歌声: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香又白人人夸,让我来将你摘下,送给别人家...”

顿时,我混乱的心中,如同被灌入了一股清泉,将我的灵魂净化,两行泪水不由得滚落,这首歌曲——

是妈妈唱过的,茉莉花啊...

不知不觉,睡得最舒服的一晚过去了,第二天起来,看着衣衫凌乱,睡姿毫无体统的老姐,我才发觉,我的胸部恐惧症,已经好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