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奇书网 >  医虫 >   陌生的人和陌生的梦

目前竹君和洛洛离家已经走了很远了,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反正对于游历来说怎么走都不算走岔,他们在路上走走停停,一边说笑一边赶路,饿了就打点野果或者捉几只野鸡和野兔充饥,这些事情对于竹君来说还是很简单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没爸的孩子苦哈哈。

“刺啦啦,刺啦啦。”

“嗯,有人?竹君有一个人过来了,小心点!”洛洛钻出竹君的衣领,在衣领口停驻了一会儿,对着竹君开口道。

“嗯,是人啊,终于碰到人了,我们主动去打个招呼吧。”竹君从一颗松树下站起来,挺了挺腰,转了转手臂。

做完拉伸运动,竹君拿起行李向前方走去,在他们五十米处有一片长草,长草长的有点像芦苇,但是也就一米二左右的高度,金黄色的叶子很漂亮,有点像金叶子。

长草丛里刺啦啦的有人穿行,速度不快,竹君在长草丛外围等了半天才看到人影,那是一个猎人,身着黄黑相间的老虎皮,手上拿着一张短弓,背上背着箭筒,腰间揣着一把柴刀。

“诶,那位朋友,这里,这里,能过来一下吗?”竹君对着长草丛里的黝黑壮汉挥着手打着招呼。

“是谁?”猎人似乎被吓到了,身子一转,拿起短弓就向着竹君抬了起来。

“诶诶,不用害怕,我是游历的医生,路过这里,想要问问路。”竹君举起双手向着猎人说到。

猎人一看是一个背着竹篓的少年,心情也就放松了下来,放下短弓朝着竹君走了过来。

“你们是哪里人啊,怎么会独自跑到山里,很危险的。”猎人用手分开长草,走到竹君面前对着他说到。

“啊,我是白村的,我是一名医生,我叫竹君,我正在游历行医的路途中,刚出村不久就到了这里。”竹君对着猎人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到。

“哦,这样啊,那你刚好可以去我们村歇一下,我带你过去。”猎人直接就对着竹君说到让他们跟他一起回村子。

“嗯那好,那就谢谢您了。”

“哎,不用谢,这年头有谁能不生病啊,医生能到我们村也是我们的荣幸,刚好你可以多留几天给我们村人随便看看。”猎人在前面带着路,一边不停地说到村子的情况。

他们村叫做长草村,原因就是这一块的长草特别多而得名,他们村虽然不富裕但是也该过的去,官府收走点粮食也不至于让他们都饿着,他们长草村猎人比较多,所以一般除了耕地就是打猎。这反而让他们的村子在年景不好的时候能撑过去,村中的村长虽然滑头却也还算做事靠谱。

这个猎人叫做蓝阳,他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他这一次是想上山逮点野兔,刚好遇到竹君。

两人边走边聊,不久就走到了村子上,这个村子不大,比起白村还要小很多,不过村子也还挺祥和的,在竹云国这样的村子有很多,大多都是战乱或者逃荒跑出来的人组建的,这个长草村也是这样,不过这个村子建的也挺长的了。

听猎人蓝阳说,他们一家就是从他父亲那辈过来的,大家聚在一起讨一个心里安慰。

蓝阳将竹君带到村里的村长家里,让村长给竹君安排一下住宿,毕竟村里来了人一般都要先通知村长的,村长在蓝阳那里弄清竹君的来历就出门迎了过来,在这个时代里,医者还是很受尊敬的,因为这个时代人们生病太常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得病死去。

“你好,竹医生,欢迎你来到我们村子,村中没有那么好的住宿条件请你见谅啊,我让蓝阳带你去村中的客居,你先休息一下,我下午再去打扰你。”说完就蓝阳就带着竹君往村东口走。

来到客居,这里其实就是五个竹屋连在一起的房子,不过每一间都隔开了,蓝阳说这里一般是给官差和一些路过的商人准备的。打开第一间竹屋,里面的空间还挺大的,里面床和洗漱用品都有,看上去还挺不错。

竹君来到靠阴的地方放下竹篓,然后将身上的小竹篓也放下来放在大竹篓上,防止到时候有东西忘拿,蓝阳在领竹君过来后聊了几句就离开了,让竹君好好休息一下。

竹君一个人躺在床上,和洛洛聊了会天,由于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没一会就睡着了,洛洛听到竹君的鼾声,也钻进他的衣领里睡去了。

夕阳西下,凉风吹起来了,竹君被蓝阳给叫起来的,蓝阳带着竹君去村长家吃饭,蓝阳说他们村村长下午过来找过他一次,不过他睡的太香所以没有打扰他,等晚饭再让蓝阳过来叫他去聚餐。

这是整个村子都在一起的聚餐,因为这个村子很少有医生过来,所以每一次医者过来都是一件大事,村长会将村里所有聚到一起认识一下,好方便明天让医生给村民看诊。

一个晚上的饮宴大家都是兴致勃勃的离去,竹君和村长多聊了几句才离开,一个人会到竹屋,竹君看着外面的月亮,整个人昏沉沉的,今天的宴席他喝的有点多,他有点想家了,当然不是这里的家。

第二天早上又是蓝阳给竹君喊起来的,竹君昨晚喝的太多了,早上睡到九点多才被叫起来,来到村长家,村长给他弄了一碗醒酒汤,整个人都精神一点,吃完早餐,他就在村长家接待了需要看病的人。

来的都是些老人和小孩,年轻人来的人少,这里的人由于经常打猎所以年轻人身体都还壮朗。在中午几乎就没有什么人来了,在村长家吃过中饭后,竹君就准备回自己的小屋,刚准备离开,就听到屋外一阵交谈声。

“唉是雨塘啊,怎么来问你母亲的情况?”

“是啊,不太放心我母亲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也是,医生在屋里,自己进入吧。”

“那好,村长我就先进入了。”

一下子就看到一个这个少年急匆匆的跑进来。

“我我想问点东西,可以吗?”少年面上较黑,额头上还有两块疤痕,不过很浅了,他对着竹君小心的问道,生怕竹君回绝。

“可以,你想问点什么?”竹君对着少年手一伸做出请坐的姿势。

“嗯,是我母亲,不知道为什么,她记性越来越不好,最近更是连我父亲都忘了,我就想来问问,这有的治吗?”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啥时候开始的?”

“比较久了,刚开始就是有些人不记得名字了,后来就直接不认识了,现在我母亲村子里人几乎都不认识了,而且她对我说她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梦里总是看到陌生的人在向她挥手,但是人却并不糊涂,织布、烧饭、打水都可以。”

“嗯,这就有点问题了,我能去你家看看嘛?”

“可以,那就麻烦了。”

两个人在向村长告辞后就向着村西边的方向走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