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这个故事听上去或许很滑稽,甚至想笑,可结果往往伤人伤己。

在抢亲之前,刘怀广被一个黑势力头目看中。给了他一笔非常可观的钱财,说只需要他加入,他就帮他抢回自己最爱的女人,甚至保他以后无人可随意小瞧于他。

他,同意了。

且,有何不可?

成亲之后,他待自己妻子柔情似水,让她继续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护士,不让她接触他的黑暗。可她又怎么可能不知他那笑容之后,是待别人的冷漠与残酷?

他总说,这个世界是个刽子手,他成不了神,护不了她人,唯一能护的只有她,还有肚子中的孩子。

那年大雪,她拿着自己检查为怀孕的报告欣喜的跑回家,正给刘怀广拨打电话,眼前一片黑暗,有人掳走了她。

那是个女人,非常漂亮,性感。绑架她的那些人很恭敬的唤她一声金姐。

于金!黑势力头目的独女。

于金说,她嫉妒她!嫉妒那个男人总是对她柔情,而对别人从未有一丝的波澜。

她问她,问她相貌,家境,才华,处处比她优秀千百倍,为什么那个男人正眼也不瞧她一下?哪怕她自己脱光了身体站在他面前?

女人总是最能善常找到别人最大的弱点进行报复,于金,亦是如此。

随便在路边抓了个乞丐,让那乞丐当着大家的面脱光她的衣服,羞辱。

他们在笑,不管她如果苦苦哀求,甚至说出自己已经怀孕这件事。

当时的于金其实并没有真的想让乞丐对她做出什么,只是想吓一吓她,抱着最好让她知难而退的想法。可在哪一刻,她真的真的嫉妒极了。

她拿着枪指着乞丐,让乞丐扑上去。她还说,她会让其他男人一个一个接着上,直到孩子流产……

孩子自然没有事,不然刘一泽也就不会出生了。只是……

对于任何男人来说,哪怕自己及时赶到,自己最爱的女人被别人男人扒光了衣服,也不算是及时了……

“杀!”

刘怀广抱着止不住颤抖的她,冷冷的吩咐。

不管于金是谁,不管这些人他杀后又有后果。他不管了,毕竟他早就野心勃勃想取而代之。如今,或许时机还没有成熟。但,那又怎样?

那次闹得很厉害,刘怀广也好几次差一点死掉。可他哪怕是子弹打中他的身体,他也会咧着笑站起来,犹如打不死的魔鬼。

或许,如头目看中他时所发的感叹一样,他刘怀广,天生就是适合在黑暗中生存。

回到家中,她依旧会小心翼翼的替她清理伤口。那低头垂目的模样,那划过脸庞的碎发。

十月不足,早产。

或许是心有郁结,早产后便闭目沉默,不再醒来。

浑浑噩噩中,刘怀广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熬过葬礼的。当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岳父岳母一家要与他断绝来往,甚至要抱走自己女人拼了命生下的儿子。

那天,岳父颤抖着手指着他,犹如很多年前骂他不配他女儿时的模样。

这次,他说,他不配养育孩子。

刘怀广本是一个及其偏执的人,如今站在权利金钱的顶上,又失去内心唯一的柔弱,他开始彻底魔怔。不顾一切的扩大势力,做着一些纸醉灯谜的生意,也毫不留情的给岳父家递上官司。

孩子,他要定了!

……

刘一泽是这样评论自己童年的。

【作为一个父亲,他把一切都给了我,甚至很多时候都是强制性的塞给我。所以,他爱我,或许又不爱。】

……

一年一次的高考后,暑假来临。

孙柒七有事出去了一趟,回到花店的时候,看到一个少年捧着一束鲜花走出来,身旁跟着个性格很是开朗的女孩。

“宁可,你别跟着我了,我自己去吧?”

少年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被唤为宁可的女孩很是粗鲁的拉着少年的衣袖往医院的方向走去:“哎呀!我也想见见那总是投资你读书的大好人是谁嘛!”

两人的身影慢慢远去,孙柒七推开店门,便见刘一泽围着花花的围腰正修剪花枝。

“刚刚那对小情侣手中的花是你包的?”

他抬眸,倒了一杯冰镇的芒果汁給她。

“好看吧?”

一口咕噜咕噜喝下饮料,孙柒七笑道:“嗯,不错,有为师的风范!”

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那你好好看店,下午我有事就不过来了。”

“嗯,去忙你的吧!”

“……”

“怎么了?”

刘一泽沉默,少许后他语气轻柔,缓缓的问道:“小柒!”

“嗯?”

“听说,在荷兰的一个某小镇上,那里有一望无际的农场,有四季盛开的花海,还有唱民谣的小酒吧……”

他问:“如果可以,你愿意跟着我去吗?”

她答:“我愿意。”

……

在见到赵尘第一眼的时候,刘一泽就有了一个计划。一个慌缪,但自己不得不想去试试的计划。

他问赵尘,如果他可以帮他找到合适的移植心脏,愿不愿意代替他活下去?

金钱,地位,奢华的一生。

这或许是次重生,但又或许是更残酷的地狱。

躺在病床上的赵尘,盯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他笑了。

答:“求之……不得!”

他,和曾经的刘怀广做了同样的选择。

……

刘一泽给他请了专门照顾其起居的护工,让他的父母回老家,不用时时来守着。

趁此,在无人的时候他开始教赵尘模仿他说话的语气,不知觉的动作。告诉他自己这些年来一岁又一岁所发生的事,认识的人。

他说,他老爹虽然没有经常和他呆在一起,但谁也不能把他当傻子。对于这种最熟悉自己的人,要想真的骗过他们,就得先骗过……孙柒七。

是的,孙柒七不知她被当成了这场计划的考官。几年过去,她竟除了最开始那几次觉得有些怪异外,完全没有想到偶尔帮她榨芒果汁,买早餐,整理花店,偶尔牵起她手的人,会是经过化妆打扮,假扮刘一泽的赵尘。

当然,刘一泽事先也警告过,假扮他出现在孙柒七时,除了交谈,不可以有任何肢体接触。

唯一的那次牵手所导致的结果,是赵尘被狠狠的揍了一顿。

那平时虽然看上去气场很高,但也算讲道理的男人,一旦触碰到他的逆鳞,他就会成为他黑道之子的身份。

狰狞,唾骂,威胁,狠戾。

而至于孙柒七一直没有分辨得出,其实主要原因除了真的很像之外,还有赵尘的这个身份早已逝去。

扛不住病痛的折磨,同父母好好的吃了一顿晚饭后留下遗书,半夜失踪,找到他时已是好几日后,尸体躺在河流中,腐烂恶臭,不显人貌。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