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秦绝的话音刚落,蓝仙便感觉到了周身的变化,这一次再也不是万虫蚀身了,而是仿佛一下子掉进了冰窟之中,沿着阵眼处,他分明感受到一阵寒气,冻得他瑟瑟发抖。

“冷,好冷啊……”

现在屋子里的温度至少有四十度,尤其是他的脚下,还架着一个火炉,但这一切似乎根本不起任何的作用,他不停的颤抖着,浑身都在打着寒颤,逐渐的他双唇都冻得有些发紫了。寒气顺着针孔拼命向外钻着,连着浓浓的鲜血一起流了出来。只片刻间他的全身便遍布血迹,他像是一个血人一般,伫立在那里。

巅峰有几分好奇,伸手向着蓝仙的皮肤上碰了一下便急忙收了回来。

“好烫啊?至少有四十度吧!”巅峰的话让其余两人很是好奇,都试了一下,脸色大变。

“老板,这蓝先生没事吧?他的身体分明很烫啊,为什么他还会觉得冷呢?”

秦绝轻笑着,低声解释道:“通常人体的寒气是从脚向上而来,所以提前让你们在他的脚下放置了一个火盆,向前我布置银针刺穴,刺激他体内的经络快速活动了起来,这就不能受寒,不然的话,就会远远达不到剧烈运动的效果。等他体内的热气吸收道一定程度了,将残存的寒气逼到皮肤表面,然后我再将银针取下,将他体内的寒气放出,如此他的体内经络的运行便不会受限了,自然会顺畅许多。”

说着,秦绝不由得顿了顿,脸上的表情也有几分沉重了。

“不过,这最难的一步还没有开始,希望他能挺得下来吧。”

经过秦绝的一番解释,熊出没三人依旧是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秦绝轻然一笑,没有再去管他们,这是拿起一旁的水杯,喝了一口浓茶,这是进来之前殷小离特意准备的,这茶很浓,品起来有几分苦涩了,不过秦绝就是喜欢这个味道,此时他明显有些累了,借此浓茶提神也算是恰到好处。

众人在外面焦急的瞪着,很是担心。

“他爸呀,刚刚我听到咱们仙儿叫声了?该不会遇到什么变故了吧,是不是这治疗很有风险啊?”蓝仙的母亲急忙说道,她双手紧紧捏着衣角,急的都快哭了。

“相信医生,我们就在这里耐心的等着,仙儿一定会没事的。”男人沉声说着,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

病房里,蓝仙终于稳定了下来,此刻他的脸色发紫,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彻底的蔫了。眼皮也在不停的打架,呼吸都有几分无力了。看他的样子,怕是很难在坚持的到最后了。

秦绝脸色微沉,这接下来的一步,也是这一次行针的最后一步了,倘若蓝仙不能坚持下来,恐怕一切会前功尽弃的。而且此时秦绝的状态也有些不好,他的脸色也有些难看,额头上冷汗直冒,他知道这是过度消耗的前兆,恐怕接下来对他而言也是一项极大地挑战。

“想我从小玩针,怎么也晚了二十多年了吧,何曾变成现在这个不上不下的局面,真他娘的够了!”怒骂了一声,秦绝摆了摆手。

熊初墨见状,急忙将银针盒捧了过来。这些银针真是秦绝从蓝仙身上取下的那些,不过刚刚拿到一边清洗了一下,然后用酒精消了消毒,之后又放到高温消毒箱里,放了五分钟,直到刚刚才取出来。

“老板,现在就开始么?”熊初墨低声问道,他的脸色分明有些担心,蓝仙现在的情况很差,意识似乎都有些模糊了,若是再继续施针,他真的能坚持下来么?

秦绝长叹了口气,脸上似有几分冰冷,他慢慢走了过去,冷喝道:“臭小子,若是连你自己都不救你自己,那还有什么希望?我告诉你,我现在就要施针了,你最好给我清醒一点,坚持到最后,否则,这机会便被你生生放弃了,你便只有死路一条了。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进一步是柳暗花明,退一步是无底深渊,你自己选吧!”

说着,秦绝手掌抓起一根银针,便要出手。

此时蓝仙慢慢展开眼,静静的看着秦绝,低声道:“大哥,我头好晕啊,喘气都有些困难了,我坚持不住了,根本就没有人能坚持下来的!”

“是么?你不行只能说明你是一个懦夫,孬种而已,概不得你会去寻死,怪不得连女朋友都会抛弃你,你说你算什么男人,上不能为父母谋得一丝幸福,下不能让身边的朋友同学获得一点利益,你有什么用?装可怜么?谁他妈的闲得抽筋去可怜你!这一辈子不过只是在这人世间走上一遭罢了,谁死谁活,又有什么好在意的,我敢保证今天你放弃了,十年后,除了你的父母会抱着你的照片,守着你的遗像哭泣着,其余的人谁他妈记得你!一直以来你都只是一个拖累而已,一个蛀虫,一个破坏家庭幸福的元凶,不管你承不承认,你的懦弱早已证明了这一点,这一世你终将一事无成!”秦绝冷喝道,言语间满是愤怒和鄙视,仿佛是一脚将他揣进了无底的深渊,打上了耻辱的十字架上!

“我是拖累,蛀虫么?这不是我自己愿意的,这是命,不是我所选择的,一事无成又如何?我认了。只是我不能让我的爸妈抱憾终身,让他们后悔生我养我!”

“什么狗屁的命运,即便老子今天就死,老子也不会说一句软话,不就是死么,老子就眼睁睁的看着你这个刽子手怎么玩死我,我倒要看看谁才是孬种……”

仿佛被秦绝的话刺激到了一般,此刻蓝仙的脸上满是怒火,双眼满是血丝,表情很是狰狞。

此时秦绝已然出手,这一次他只是用了右手,指尖轻点,他的手法也彻底的变了,银针在指尖飞速的旋转着,缓慢的向前移动着。

这个过程实在是太耗费心神了,如果说前两次只是为了将蓝仙体内的经络彻底的激活,排尽他体内的寒气的话,那么这一次则是逐个击破,刺激他体内的经络运行,彻底激发他体内的血气和造血功能。

这一次起他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不过一切都还能顺畅,只是秦绝的脸色却愈加苍白,尤其是额头上的汗珠,越聚越多,熊初墨已经为他擦了两次了,只可惜丝毫不起任何的作用。

很快,银针便落下一般了。不过此时秦绝的头脑也有些发懵了,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这么长时间的专注,确实让他有些超支了,不过他可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人,所以即便情况并不是很乐观,他还在坚持着。

另一边,蓝仙就这样冷冷的望着他,两只眼睛睁睁圆圆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他像是痴呆了一般,不哭不叫,也不抱怨,只是死死的盯着秦绝。

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随着秦绝的每一根银针落下,他的身体都会有一丝变化,疼痛,酸痒,抽搐……

而他就这样死死的压制着,连一声惨叫声都不愿发出,只为了证明,他自己不是一个懦夫!

银针依旧在继续,此时秦绝的眼前已经有些花了,他干脆直接闭上了眼睛,顺着感觉继续向前施针。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了,银针只剩下最后十根了,秦绝在脑海里默默的数着,不过坚持到现在他也有些扛不住了,冷汗已经变成了虚汗,不要命的留着,他的眼前早已一片漆黑,根本提不起一丝气力。

狠狠的摇了摇牙,他的动作突然停了,长舒了一口气,他提起一支银针,狠狠的想着自己的虎口扎去。

伴着一阵剧痛,他终于清醒了几分,乘着这几秒的清醒,他的动作更快了,飞快的出手着,终于盒中的银针依旧扎完了,如今只剩下最后一支了,这一支正留在他的虎口之上。

此时他的脸色阴沉到了谷底,他知道倘若虎口的这一支银针拔掉,恐怕他将会立刻昏过去,只是这最后的一针怕是就没有希望了。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此时秦绝也有几分后悔了,为什么提前不多准备几根银针。

他抬头看了一眼,此时蓝仙依旧冷冷的望着他,只是气息越来越萎靡了,他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千钧一发之际了,蓝仙很难在坚持多久了,如今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秦绝皱了皱眉,狠狠的咬在自己的嘴唇之上,一道殷红的鲜血顺着嘴角便留了下来,就在这一瞬间,他猛地将虎口间的银针取下,飞快的扎到蓝仙的身体之上。

“成了!”一切都已经完成了,秦绝所有的承诺都已经兑现了,剩下的就全凭他自己了。秦绝知道这只是瞬息之事罢了,只要蓝仙能坚持住最后的几次呼吸,那么所有的银针穴位一起作用,激活的血气便会开始奔涌,反哺,到时候便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了。

鲜血顺着秦绝的嘴角一直流到他的脖子上,他全然不顾,依旧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此刻他也在坚持,他就是要和蓝仙比一比,他知道此刻蓝仙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倒下,尤其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刻。

一秒,两秒……

时间一点一滴过着,或许只有再这种时候,秦绝才会觉得时间过得实在是太慢了,慢到每一秒都勾人心弦,慢到每个呼吸都有无穷的变数。

叮!

秦绝的手表传来一声清脆的轻响,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就在这一刻,他的眼前一黑,便要晕了过去。

“三分钟后,将他身上的银针取下,安排药浴……”

话音未落,他便噗通一身倒在了地上,彻底昏迷了过去。然而就在秦绝倒下的那一刻,蓝仙的身体也向后一倒,眼见便要摔倒了。

三人见状急忙扶住了蓝仙,而熊初墨赶忙上前,将秦绝平摆在地上,脸上满是担忧。不过秦绝早有交代,施针没有结束之前,任何人不能将门打开,所以此刻即便是秦绝的情况很危险,但是他们也不敢擅作主张。

时间走得很慢,但是还是在不停的拨动着,终于到了三分钟了,三人一起出手,飞快的将蓝仙身上的银针尽数取下,抬着头,直接放进了早已准备好的药浴桶里了。

渔歌和巅峰急忙上前,将秦绝扶了起来,初墨也急忙跑去打开了病房的门。

嘎吱!

病房的大门终于打开了,众人脸上激动不已,刚想进去查看,只见三个少年,抬着秦绝慢慢的出来了。

“这……”蓝仙的父母明显有些手足无措了,心里一下子咯噔一下,连医生都成了这个样子,他们的儿子还会有希望么?一时间两人都哽咽了,突遭大悲大痛,他们全身都不停的颤抖起来。

殷小离脸上也满是担心,急忙上前为秦绝把了把脉,确定了他只是脱力昏了过去,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怎么会这样?到底怎么样了?”

熊初墨没有丝毫的犹豫,急忙说道:“老板治好了蓝先生,他也耗费了太多心神,这才昏了过去,先前他就有吩咐,说是让蓝先生在药浴里泡上一个小时,就可以扶到床上休息了。”

“成功了!天呐……”老两口激动不已,猛地冲进了病房之中。

一旁坐着的尤师傅也大笑了起来,激动的说道:“怎么样?我就是说吧,大哥出手,那是绝无仅有的,甭管什么病,都能给你治好喽。”

殷小离抽了抽鼻子,吩咐三人急忙将秦绝送回了房间休息,她取过一块酒精棉,将秦绝嘴角的血迹轻轻擦拭掉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