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掌柜的心中一凛,5号包间正是柳公子所在,

“既是有人请客,那我就不抢了,您看是我先去通报一声还是直接过去?”

“不用了,我们直接过去”

顾然然推门而入时,柳粟正在燃香,单薄的身子,峭瘦的脸庞,俯着腰侍弄熏香,见赴约的是她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但眸子深深,毫无情绪变动,显然一切在对方意料之内。

她初次进城找到东来楼那日闹得动静比较大,对方能知道她这号人物,顾然然一点也不惊讶。

甚至觉得这样才是符合她脑海里的柳粟形象!

掌柜的眼观鼻鼻观心,将她一送进来便自觉拉上了门。

“柳粟”她似疑问又似叹息地叫了对方名字。

“香不错,幸会”

“幸会”开口声泽温润。

不知名的熏香清淡恬雅,缕缕白烟在香炉上袅袅起舞。

“这香胜就胜在,它在抚麦香的基础上加入了第三季的叠复梓,再配以额外的数十道工序后,去苦留凉,熏起来才能像现在这样格外沉心静气”他以手在香炉盖上微微煽动,带动白烟绕手盘旋。

“香好不好还要看气,这气韵而不散,浮而不沉,以风流为向,顺可为之势,才算上品熏香”

也许先前对方向她谈香,顾然然不懂,到现在这似是而非映射意味十足的话,她确是不懂也要懂了。

难得的顾然然以手背掩齿,淑女一笑“我不懂香,不过再好的香说到底也只是一件商品,放在金雕玉刻的香盒里它就是上品,放在乞丐手里它还不如痱子粉,能到你这里用来谈香论香,它先前一定不是躺在乞丐手里”

“可不管它之前出处如何,现在它就在香炉,尊上品之名”

他斟了茶盏推迟顾然然面前,又道

“若这气沉了散了,到那时就没人会在意叠复梓和数十道工序”

“是吗?可我不懂香,更不熏香”她可不是峤城人,这种威逼利诱未免太无趣了点。

不过顾然然也理解,这种仅祁老,祁云和陈非旭三人知道的秘密,对方误解也属正常。

“那还真是可惜。”柳粟以茶盖掠过浮叶,浅饮一口道。

“不可惜,以你的雄伟大志走到这一步我已经深感佩服了,不上菜吗?”

柳粟喝茶的动作一顿,茶盏口热气蒸腾,再加上对方低头饮茶的姿势,让顾然然看不清他面上的表情。

“上”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顾然然仿佛听出了一丝咬牙切齿。

掌柜的有心探查,亲自捧了菜单过来,被桌上两人意味深长地扫视一眼后,后续的布菜添茶都识趣地喊了服务小生过来。

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顾然然不愿辜负这上好的食材,一句:“食不言,寝不语。”将对方张口欲言的话堵了回去。

说实话,这还是柳粟第一次见这么来谈判的,好几次他都想质问对方,主次要是不是搞错了?

不过他自诩富有教养,且胜券在握,便是留给他们一个挣扎的机会又如何?

拖延永远改变不了败局,只能让优势尽数流失。

顾然然一边体验味蕾上的爆炸感官,一边下定决心,看在对方这么大方识趣的份上,下手的时候轻点儿。

随着清脆的落筷声响起,柳粟暗不可查地长松了一口气,预备好的一大堆话,差点因为对方的“不言,寝不语。”打乱情绪。

心中有大计,他也没什么胃口,看顾然然这边进入尾声,他扯了餐布过来,准备擦嘴结束就餐。

结果眼前忽地一暗。

柳粟身子一倒下来,便露出身后功成身退正要消散进空气里的寒晓。

祁家书房。

祁老还好,淡定的站在一旁,如果不看对方一直放在地上那团的目光,仿佛一刻不瞅就要消失不见般,他算是最淡定的一个。

祁云就直接的多,抿着唇,半蹲在地上,面上震惊的表情久久不散,要知道顾然然已经进门快十分钟了。

陈非旭更直白,一个接一个问题抛过来。

“这布,不会是东来楼的桌布吧?”

“你别不看我,我是常客还能不了解这个?祁云你说,你算半个老板,你说这是不是楼里包间的桌布?”

没得到回应,陈非旭也不气馁,又转移话题道:“这人嘴上还残留着油渍,我虽然没和他怎么接触过,倒也听过传言,坊间都说柳家公子身体不好,可贵族气质浑然天成,你说,你绑架的到底是谁?”

不怪陈非旭如此,要不是他知道狐狸是去赴柳粟的约,也看出祁云等面色不假,他都想把这一团丢出去。

除了衣服材质不错,不是峤城一般人能穿到料子,其他的有哪一点符合???

头发衣服揉得乱糟糟的,嘴上残留油渍,还是被一块桌布包回来的,以上不论哪种姿势,都不该是这个他眼中的幕后BOSS该有的出场姿势。

顾然然翻个白眼,转个身子,懒得理这货,喵得咪,才知道这家伙原来震惊过度是这属性。

竟然敢对着她吼。

怕不是骨质疏松,该紧实紧实了。

被顾然然瞪这一眼,他虎躯一震终于有些明悟,眼前对象是哪位,这可是一个照面能把联盟覆灭的幕后之人打包的“凶手”

咽口唾沫。

背部腰杆不自觉弯曲,陈非旭扯出一个假笑,“我这不是心疼您亲自动手,劳心劳力的嘛,那么大一坨,您累不累,喝茶喝茶”最近一段时间他斟茶的速度练的炉火纯青。

“呵呵”万能一笑应所有。

另一边祁云开口“你怎么……”把人带回来的?问到一半,他又闭了口,能突破柳粟身边人的保护,一路潇洒的拖回来,过程还重要吗?结果已经摆在这里,他又何必浪费口舌?

“接下来怎么做?”狐狸的高效和雷厉风行,让他下意识地想第一时间询问对方的意见,人已经在他们手里,接下来的操作面就很广了。

“审问啊”他们不是相当好奇地上这只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做吗?如今本人她都给他们包来了,解答难道还要她来?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