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东城县,方悦的家中。

张闿大口的吃着烤肉,心中十分得意,他只不过是假称跟这里的主人方悦结为兄弟,就成功骗得方悦为他死心塌地的效力,就比如现在,方悦到吕雯营中为自己而死,而自己却在享用他的嫂子,这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呀?

“你的小叔子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小兵,我高看他一眼才称他一声兄弟,所以他肯为了我而死,你的小叔子都如此效忠于我,可是你的丈夫竟然敢对我口出不逊,他也是在找死,现在你都没有了丈夫竟然还在扭扭捏捏,难道真以为我不会杀人吗?”

张闿看着瑟缩在一旁的女人,满脸猥琐的说道:“你烤的肉不错,很有滋味,跟你的滋味不相上下,等吃完了你烤的肉,我再品尝品尝你的滋味,有的时候人就是要放开一些,只要放开了,什么羞耻荣辱都不在乎了......”

张闿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姓什么,只知道这个女人是方悦的嫂子,长得还算标致,而且经过了自己的一番调理,现在已经能够接受自己了,还能够给己方这十几个人烤肉。

“其实这就对了,你丈夫也没了,小叔子也没了,你家里的男人都没有了,以后能够依靠谁呢?我们这些弟兄们以后就会好好照顾你,一定照顾得你十分舒适,让你感觉当神仙也不过如此......唔,怎么有点肚子疼?”

张闿正在得意处,突然感到有些肚子疼,起初也不以为意,或许是在路上喝了不干净的凉水了,可是没想到却越来越疼,到后来疼得汗都出来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张闿看向附近的那些亲兵将士们,见他们一个个也都表情极为痛苦,而那个女人却是对着他们冷笑。

张闿顿时就明白了什么,他对着女人吼道:“是不是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果真见那女人说道:“没错,我在你们吃的烤肉里下了毒,这平常都是药老鼠的,而且是按老鼠的五倍剂量放的,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撑得住?”那个女人的神情很是淡漠,可是说话的声音也很冷:“你们杀了我们家中的男人,折磨我们家中的女人,我二叔把你当做亲人,可是你却如此丧心病狂让他去送死,像你这样的人本就不该活在世上,既然老天不让你这样的恶人去死,那我就帮老天一把,这也显得上天惩恶扬善报应不爽......”

“什么?竟然是你投毒,果然是你,你这个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好地给你好日子过你却不享受,非要找死,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会饶过你,大爷我就算是死,也要先宰了你。”

张闿跌跌撞撞的站起来,来到那妇人面前,抽出腰刀,向着女人猛砍。

那女人也不躲闪,她冷笑的看着张闿,然后说道:“我一个妇人,以自己一条性命换取你们这么多人的性命,就算是死也是值了......”

这时候的方悦由于担心家人的安危,十分紧急的带人向着家中跑去,催促的十分紧迫。

跟在方悦身后的吕蒙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他也是尽量的跟着方悦往家里赶去,虽然他知道这时候方家已经是凶多吉少,可是却不能说出来。

方悦在来到家门口之后第一个就冲进家去,口中还大声喊道:“张闿恶贼,休得胡来,我已经带了吕将军麾下的精锐前来,你如果想要死的好受一些,赶紧的放下武器,停止作恶......啊,啊......张闿贼子,这都是你干的?你杀了我兄长,杀了我父母和嫂嫂,我要你的命!”

“这是什么情况?”吕蒙在听到这话之后顿时心中一沉,他知道肯定出事了,于是连忙跟着跑进去,然而却发现已经晚了,张闿倒在血泊里,方悦一刀又一刀的向着张闿的身上砍去,状若疯虎。

而在一旁,一个妇人死在当场,她的血流的满地都是。

“狗贼张闿,你杀我父母兄嫂,我要让你死无全尸!”方悦一边砍一边大吼,到最后甚至感到不解恨,扔了刀子直接扑到张闿的身上,向着他疯狂的撕咬。

张闿这时候也很震惊,他根本想不到,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方悦竟然还生龙活虎的活着?

“你,你,为什么......”张闿始终感觉这件事如果不明白他会死不瞑目,自己安排的如此周密,按说不应该出问题,可是方悦还活着,这就证明吕雯也一定活着,如果吕雯死了,他在死后还有可能被曹操追授官职,可是吕雯还活着,他连最后的希望都化为了泡影,他的家人也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张闿的家人都被押在曹操那里做人质,之前他为了自己的性命不顾家人而逃走,可是现在人之将死,竟然又惦记起自己的家人了。

方悦自然愿意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仇人痛苦的基础上,于是他停止了攻击,对着张闿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不是我背叛你,而是上天垂怜,不让奉先将军的女公子遭遇不幸,你的阴谋被这位吕将军识破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得以保全性命,才得以认清你的本来面目!”

“吕,吕将军?吕布是你什么人?”张闿艰难的开口,对着吕蒙问道。

却见吕蒙说道:“我叫吕蒙,汝南富陂人,跟奉先将军五百年前是一家,除此之外,我跟吕将军的女公子分数同僚,自然不能看着她命丧奸人之手,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只要你肯好好回答我,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你那个匣子是找谁做的?”

“那个人叫刘,刘晔,字子扬,淮南成德人,我知道他有才能,所以强迫他加入我军中,不过因为他反对我在这里杀人,被我一怒关到了柴房中,时间只有两三天,估计不会被饿死,嘿嘿,你把他送给吕布家的丫头,也能够稍稍平息那丫头的怒火,毕竟如果没有他制作这种歹毒的暗器,吕家那丫头的性命也不会受到威胁......多......”

张闿还想再说下去,然而吕蒙却再也等不下去了,一刀砍断了他的喉咙,他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多字,后面的那个谢字根本没来得及说就气绝身亡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