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果脯的滋味是酸甜的,但是吃多了就会齁得慌。重九把零食包装袋扔在了电梯门口的垃圾桶里,然后跟着李诺进了电梯。没等李诺动手,她直接按了一层。“我渴了队长,先去买瓶水。”李诺表示没关系。

不过到了一层,重九就在后悔没穿外套下来。虽然还可以接受,但还是有点冷。她付完钱,一口气喝了半瓶才觉得好多了。也是喝完了,才想起来问队长要去哪。“那都可以,我想和你聊一聊。”李诺看着她一口气喝下去半瓶水后抱紧了自己晃动着跺了跺脚,应该是冷了。

他指了指电梯,“几层。”嗯,真不好,大堂里才有休息的椅子。重九想了下,“八层。”总要找一个可以坐下的地方。两个人站在电梯里,都不说话,不过八层也是很快就到了。这层是他们住宿那层,好像是没有椅子之类的。不过重九先下了电梯,走在前面。

李诺跟在她后面,看她刷房卡开了门。“你房间?”李诺站在门口问走进去的重九。重九觉得这人真奇怪,明明今天之内已经进过了,怎么?时间点不对?“当然,可以坐着的。而且要把门关上。”重九也不管他,自己先躺到床上了。

嗯,好像是他顾虑太多了。李诺关上门,屋里就有一张椅子,他搬到床边,面对着重九坐下。“我们现在可以嗯聊一聊吗?”李诺对着这个把脸埋进被子里想要捂死自己的生物说。重九慢腾腾的坐起来,把手机递给李诺。

“好的。”

不过这是什么意思?李诺看着重九的手机,又看了眼重九。“不是要聊一聊吗?我怕会聊到一半看手机,所以先给你。”重九又往前递了递。“这个习惯不错。”李诺接了过来,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把两部手机放到了床头柜上。

“嗯,谢谢你啊,重九。”他坐直身体,对重九说。不过重九的表情一如往常,什么都没有。“本来我还是有点害怕的,你现在也成为职业选手了。这种问题关乎着一个职业选手的生涯。”李诺想了想,这么说。

“我知道”重九打断了他,插嘴说:“很重要。”李诺看着她,她明明说的“很重要”,但又像是带有嘲讽。“所以有这个问题时我也很慌,当时还在想着要不要推迟时间告诉程哥他们。我觉得我该准备好了再说,不过你帮我确定了说出来的时间,虽然我没准备好,但说出来感觉更好。谢谢你。”

重九听了,抬眼看他。男生的脸上又那种不自在,又有一种放松的状态。“我就那么说出来,你不生气吗?”她问。

李诺看到了她眼睛里的探索,“有一点。”他拿手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下。“但现在没有了。”他把手放下,看重九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所以,”他试探着说,“他们不是故意的,不算是敌人。你……”然后他看到重九闭上眼睛倒在床上。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重九把枕头垫在头下,用和上文一样的语调说完这句话。似乎是怕李诺不了解,又或者是想要表达自己的情绪,她又坐了起来,抱着枕头。“虽然他们是担心你而说的那些话,但是很明显他们谈论的主题是你。既然谈论的主题是你,话语的善意也是为你,那为什么要用这种不是对我的善意来命令我?”

“我不喜欢这种,我不喜欢这种明明是为了别人或说是说话者自身而对我的要求。”她又想了想,觉得自己没有说明白。“我可以听得下去建议,建议是指人类用平等的态度进行的对话。至于意见、要求,那不是我要听的。而且,我也不喜欢被人投以失望的眼神。我又不是非得别人评价,受这个做什么。”

重九看着他,“我说完了。”李诺本来想说的东西,听完她说完,好像什么话都是不对的。本来他认为自己还算是站在中立的人,但事实是他是陷的最深的。重九看李诺好一阵都没有说话,就又倒下了。磨叽。

“赢不就好了,还需要管什么别的吗?”重九重新把自己埋在被里,发出的声音发闷。“对不起。”李诺是这么说的。对不起?可是是为了谁呢。重九不打算想了,这种占脑容量的东西,应该定时清除的。

她伸出手来,胡乱的划拉了一通,摸到了手机。亮起的界面显示现在时间是六点二十。嗯好的,还有二十七分钟,睡是睡不了。她以虫子蠕动的状态起来,把两条腿耷拉在床边。她不太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队长。”“嗯。”李诺回应着。“我们还有二十分钟,除此之外还要聊什么吗?”她把鞋穿好,拿起手机来玩。

“其实我吧,没有什么大志向。正经的领个奖吧,拿奖金。能够靠这个养活我自己就够了。别的在发生什么如果不是我听着不顺耳的,不会去管的。放心吧队长。”她说的轻巧的,李诺也知道这件事不好再谈了。

重九把手机递给他,“应该到点了,走啊。”她把被子扔到里面,先走了。李诺跟在她后面,看她按了电梯,然后一副困得要死的样子。“你就只有这一个想要的?”李诺看她闭着眼睛点头。她走出电梯的时候,说:“也不是特别想要,不过我特别想要钱罢了,这个,算是比较喜欢的方式。”

他俩回到D10A时是六点四十。程林和安城对他俩的回来就,嗯点点头。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说最好,能好好训练就好。继续训练的过程倒是挺好,什么事都没发生完全的让人放心。完全的没有问题真希望比赛的时候也是这个样。

安城等这一天结束了,连忙的给妻子打了电话,寻找解决的方法。他说完都觉得不可思议,半天的时间都不到,就换了个人一样。童娟这会刚准备睡觉,听了电话,很想透过电话给丈夫一巴掌。

“你能不能顾虑下重九的心思。她说什么了?人家也没做错什么事,怎么就把锅扣到小姑娘身上。又不是她让李诺手抖的,一个个的想事情能不能不这么片面。”安城得到了自家妻子的回答后被挂了电话。

虽然说出来不一定能解决,但是心里会痛快些。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