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奥林匹斯圣山深处的一个小院子里。赫柏正在侍弄着满院的花草。宙斯缓步走了进来。

“父亲,众神不是正在举行宴会么?您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赫柏看到宙斯十分的惊讶,她的行动范围常年被限制在这个小院内,宙斯更是很少来看她。

“赫柏,我的女儿,既然你询问我的来历,那我就告诉你。就在刚才,众神遇到了一个难题,一个拥有神格的凡人来到了奥林匹斯圣山,众神对他束手无策,就连你的哥哥——战神阿瑞斯都被他打伤了。我希望你能帮助父神解决这个祸患。”宙斯直接挑明了来意。

“我能做什么呢,我亲爱的父亲?我既不是执掌战争的神祇,也没有强大的武力,要我怎样战胜一个众神都束手无策的人呢?”赫柏委婉的拒绝道。

“听我说,我的女儿。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只有你才能执行,换做别的任何神祇都无法全身而退。”宙斯摊开手掌,手心处变幻出一把金光闪闪的匕首。

“弑神之刃!”赫柏吃了一惊。

“对,就是它。我要你用弑神之刃杀死他!”宙斯柔声说道。

“您不是说对方是一个凡人么?为什么要用弑神之刃?”赫柏疑惑的问。

弑神之刃原本是一把镰刀,当初宙斯的父亲克罗诺斯就是用这把镰刀阉割了上一任神王也就是宙斯的爷爷乌拉诺斯,这才当上了新一任的神王。宙斯推翻乌拉诺斯的统治之后就让赫淮斯托斯将这把镰刀打造成了现在的样子。它可以破除神祇的神格,将神祇本源从神祇的体内分离出来,没有了神格,又失去了神祇本源的神祇与凡人也没有多大的差别。所以这是一把能够斩杀神祇的神器,其用途自然也是针对神祇的。

“这就是为什么众神一定要他死的原因所在!”宙斯严肃的说“明明是一个凡人,却拥有神格,甚至我能感觉得到,他一定拥有神祇本源,而且最不能容忍的是他还拥有神域!”宙斯想起在爱琴海畔的小山丘上遇到海瑞斯的时候的交手,自己的神域居然被海瑞斯的神域压制了,这是不是说明海瑞斯比他还要强大?不!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发生,那个凡人必须死!

“那么他就是神祇!为什么众神不能接受他呢?”赫柏客观的说。她不明白,拥有神格和神器本源甚至还能开启少数神祇才能开启的神域,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凡人?

“他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神祇的血脉!他不是任何一个神祇的后代!怎么可能是神祇?他就是凡人,一个僭越了神祇能力的凡人!”宙斯不容置疑的说。

“既然父亲认定他是凡人,那我该怎么做呢?”赫柏妥协。

“这个凡人的神格有些棘手,无论什么,只要进入他一定范围内都会被其控制,甚至是我的闪电也不能幸免,他能瞬间禁锢住我的闪电并将其消灭。”宙斯介绍说。

“所以,除了你,众神之中没有谁能够安然无恙的接近他。也只有你能将这把弑神之刃插进他的胸口,即便是被他的神格所掌控,他也无法杀死你!所以这个任务只能你来执行。”宙斯说“不要让父神失望!明白么?”

宙斯将手中的弑神之刃塞到了赫柏的手中,拍了拍她的肩膀,将她推到了门口。

“去吧,我的女儿,完成父神交给你的任务!你将成为众神都敬仰的英雄!”宙斯鼓舞赫柏道“完成了这项任务,以后你就自由了,再也不用禁锢在这一方小院里。这世上的任意一个角落,只要你愿意,你都可以去。我向你保证,再没有任何一个神祇会限制你的自由!”

赫柏愣愣的看着手中的弑神之刃,良久,才冲着宙斯点了点头,坚定地转身走出了小院。

等到赫柏的身影消失不见。小院里的宙斯的嘴角才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微笑。高大的身躯也迅速变化。最终变成了一个少女的样子,他她头上戴着一个橄榄枝编织的花环,褐色的眼眸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一只猫头鹰在空中盘旋了两圈,落在了她的肩头。不是雅典娜是谁?

“宙斯,这应该是第二次了吧?还有最后一次,真想那一天早点到来,好让我看看你失去了权杖之后,实力会衰减多少!”雅典娜自言自语的说。

“那边的战况如何了?”雅典娜伸出食指勾了勾肩膀上的猫头鹰的尖尖的喙问道。

“咕咕,咕咕……”猫头鹰将头转到她的耳边,低声的叫了好几声。

“这样啊?”雅典娜点了点头,笑着说“没想到一个新的神祇的出现居然能够逼迫宙斯再次使用权杖,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也不枉我那么多年帮他躲避众神的监视。那我们也赶快过去吧,我还得去见证宙斯第二次使用权杖的‘威风’呢。”

赫柏凭借着记忆一路来到了奥林匹斯圣山,她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走出过那个小院了,只能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寻找,好在奥林匹斯圣山上的变化虽然大,但是那些植物都没有多大的改变,只是比以前更加的茂盛和粗壮了,寻着这些记忆中的路线,赫柏很快的就来到了山脚下。

“你怎么出来了?”此时众神正在和海瑞斯对峙,但是赫拉克勒斯一眼就看到了赫柏,因为他刚好就站在圣山的出口。

“是父亲让我出来的。”赫柏怯怯的说。虽说面前的这个神祇是自己的丈夫,但是他们并没有太多的交集,而且赫拉克勒斯给她的感觉就是十分的粗鲁,让她不由自主的对其产生一股惧怕。

“父亲?”赫拉克勒斯疑惑的看着赫柏。父神宙斯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里,怎么会去到圣山深处的那个小院放赫柏出来。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赫拉克勒斯看到赫柏手中拿着的东西。

“没,没什么?”赫柏连忙将手中的弑神之刃藏到了背后。

“快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以后不准再踏出那个小院一步!”赫拉克勒斯认定赫柏在撒谎,严厉的命令道。

“赫拉克勒斯。不要让赫柏回去。我可以作证,是父神让赫柏出来的,他还交给了赫柏一个重要的任务。”这时雅典娜也赶了过来。

“雅典娜?你刚刚去了哪里?”赫拉克勒斯语气不善的质问。当众神都在这里对付那个该死的凡人的时候,她却不在场,现在又忽然出现,还对自己指手画脚。

“我去执行父神的命令了。怎么,我作为姐姐,做什么事情还要向你汇报么?还是说你觉得你已经强大到可以对我指手画脚了?”雅典娜向来都知道怎么让自己这个弟弟闭嘴。父神宙斯是一张屡试不爽的通行证,再有就是武力!

“那么她呢?”赫拉克勒斯指着赫柏问“父神给了她什么重要的任务?”

“去吧。”雅典娜没有直接回答赫拉克勒斯的话,而是放飞了自己肩膀上的猫头鹰。

猫头鹰接到主人的指令,展开翅膀飞上了高空,盘旋了一周之后,向着宙斯飞了过去。

“父神将弑神之刃交给了她,杀死这个凡人的重任就压在她的肩上。”雅典娜指着正在激战的海瑞斯说。

赫柏随着雅典娜的手指看去,就见一个少年手里握着一把黑色的长矛,正在抵挡众神的进攻。同时面对这样多的神祇的攻击,少年竟然一点也不显吃力,众神好像都在忌惮着什么,纷纷开启了神域,无法开启神域的神祇根本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站着。战场中各色的神域交织在一起,五颜六色,简直比她花圃里的花朵还要多彩艳丽。

赫柏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无论是少年还是少年手中的长枪,都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尤其是那把长枪,她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什么联系似的。

“既然父神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了你,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没有给赫柏过多的思考时间,赫拉克勒斯一把就将她推到了战场的中央,距离那个少年只有几步之遥。

与此同时,猫头鹰也飞到了宙斯的身边,传达了雅典娜的口信。

“就是现在!”猫头鹰传信给宙斯。

宙斯看着手里的权杖,皱着眉头,好似在掂量着什么。脸上充满了纠结和不舍。“到底要不要用到这次使用权?用掉之后就只剩下一次,权杖就要失效了!”

“快下决断吧,父亲,再晚就来不及了!”猫头鹰传来了雅典娜的催促。

宙斯一咬牙,将手中的神王权杖抛向了天空,正好处在海瑞斯的头顶上。

“神王特权,主神归位!”宙斯高喊一声。

忽然悬浮在海瑞斯头顶的权杖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刺的所有神祇都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光芒散去,奥林匹斯圣山上的十二主神全分别位于十二个方向,将海瑞斯和赫柏围在了当中。从海瑞斯的正前方依次是:宙斯、赫拉、波塞冬、雅典娜、阿波罗、阿尔忒弥斯、阿瑞斯、阿芙洛狄忒、赫菲斯托斯、赫尔墨斯、德墨忒尔、赫斯提亚。

“罪神狱!”宙斯大喊一声。

十二主神脚下的各色神域忽然同时展开,层层交叠。正中间,赫柏和海瑞斯所在的区域正好是所有神域都有交叠的地方,这块区域的颜色也变成了黑色。

黑**域内的两位神祇同时感觉到了自身的变化——身体内的神力忽然凝滞了!此时两个人施展不出丝毫的神力,就像是没有神格的凡人一般。

“就是现在。动手!阿波罗!”宙斯抓住时机立刻命令阿波罗执行计划。机会只有罪神狱开启的这短暂的一眨眼的时间,错过了的话,不但失去了杀死这个凡人的机会,也浪费了一次使用神王权杖的机会,神王权杖只有三次的使用权,之前已经使用过一次,这是第二次。

“嗖”

阿波罗依言射出了一支金箭。但是金箭却没有依照计划射向海瑞斯,而是朝着青春女神赫柏飞了过去。

“小心!”海瑞斯看到了金箭的轨迹,大喊着提醒赫柏。同时飞身朝着赫柏扑了过去。

“噗嗤”

“噗嗤”

两声利刃穿透身体的声音,血光四溅。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众神。就见赫柏倒在地上,海瑞斯双手支在她的两侧将她护在身下。金箭和赫柏手中的弑神之刃都结结实实的刺在了海瑞斯的身上。

“给我停下来!”海瑞斯咬牙绷紧了肌肉,穿透了他的身体的金箭还在不停的往前钻,就在箭尖触及到赫柏胸口的皮肤的时候,金箭才堪堪停了下来,丝毫没有伤到赫柏,甚至没有刺破她娇嫩的皮肤。

“为……什么?”赫柏握着弑神之刃的手在颤抖。鲜血沾染了她青葱一般的玉指。

“啪嗒”

一滴鲜血从海瑞斯的嘴角流出,滴在了赫柏的脸颊上。

海瑞斯连忙抬起手来轻轻揩去,但是最终却事与愿违的将血抹了的更多了。他连忙收手。

“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脸。”海瑞斯艰难的说。

一滴眼泪从赫柏的眼角无声的滑落。海瑞斯再次抬起手,用干净的手指背面帮她轻轻的拂去。

“你怎么……哭了?”海瑞斯心疼的柔声问。

“啊!”赫柏忽然双手抱头,痛苦的喊了起来,大量的画面充斥着她的大脑。

“海……瑞斯?”赫柏终于安静了下来,看着面前的海瑞斯,轻声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站在远处的雅典娜嘴角微微上扬,心中惊讶异常“父神应该在不久之前才给她服下了一颗忘忧果才对,但是现在她似乎是找回了记忆,居然冲破了忘忧果的限制!”

“你……怎么样?你怎么这么傻,我拥有不灭神格,我不会死的,你为什么还要帮我挡箭?”赫柏看着洞穿海瑞斯的胸口的金箭和插在他腹部的弑神之刃,手足无措的说。

“终于……找到你了!”海瑞斯说。他心里很清楚,刚才两个人都处在罪神狱当中,神格和神力都受到了限制,即便是拥有不死神格的赫柏,如果被射中要害,也会死!但是海瑞斯不会说。即便是现在就死去,他也心满意足了,因为他找回了自己的女神。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