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A市一条美食街道,陈旧的麻将馆里:

四个人围着一张麻将桌,面面相觑。

“少打花牌,要学会稳扎猛打。”

说到了过往的最重要部分了,花月亮忽然停了下来,伸出手拍打了下,清媚趁机想偷偷摸牌的手。

清媚听的起了兴趣,缩回让她拍打掉的手,放在麻将桌边缘上,嘟了嘟红翘着的小嘴,纤柔的手,拉住旁边花月亮的手,精灵的眼睛对她眨了眨,半有撒娇的语气问道:“不好意思,情不自禁嘛!手就摸了上去!花大娘,您继续说下去嘛!后来呢?金奶奶见到这个男人是谁?”说完,她的眼睛瞪得更圆溜溜的了。

她很想知道后来的事情啊,有头就要有终嘛!这说到没头没尾的,算什么故事嘛!

花月亮打出一张三条,恍神了片刻,凝望了一眼,一旁配合着清媚牌路,俊美而邪魅的男人,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似乎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谁的影子。

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大师姐那种小女人般柔情的眼神,就觉得,她可能真的是嫁对了人。

她不适合,她老公的师兄,林岳阳。

“他就是妖魅的爷爷吧!妖风。”花月亮含笑摇头道。

说到这个名字,花太阳也同她一起,眼神迷离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妖风当年是A市里有名的公子哥,那一年,遇见金琳娜的时候,他才留洋回来,接手家里的生意,也才十八岁,传闻中,A城那会有四美人,自然也有四少,个个年轻俊朗,经商头脑还颇为之高,走在街上,都有女子递水果送情诗,表达倾心之意。

东镇绸缎世家的少东家,梁晨,拥有一双能织出一出售女子就疯狂抢购的绸缎,一双比女人还细心的手,此少东家以长相温润尔雅,一双似有魔法,能够令女人看起来,更加风韵动人的巧手,令全城男子为之羡慕,令女子为之动容。

西镇酒庄世家的少东家,魅靖,拥有一双能酝酿出醉人香气酒的手,还有一个比狗鼻子还灵敏的鼻子,只要一闻到酒味,便猜测的出来,那坛酒是出自哪个酒庄。此少东家以生的极其魅惑又不失阳刚之气,一张比女人还白嫩的脸颊,令不止全城女子为之倾心,就连全城男子都为之动容。

南镇电器世家的少东家,林未,拥有一双能制造出各种电器的手,只要是坏了的电器,一经他手,都能死而复活。此少东家一向以低调行事,平日里,除了实在没有了办法,只能出门买材料,才会出一趟家门,按照现在人的说法,就是个宅男,电器狂魔。不过,听闻,有女子见他一次,就有一女子在他家门口喊着要嫁给他!听南镇某目睹过他容颜的女子,讲诉,腿长一米八,高个,五官精致,睫毛怪,喜爱穿青衫,看上去就是沉稳认真的男人!因此,每日到他家大门口求婚的女子,都排到隔壁镇去了!

北镇船行世家的少东家,妖风,天才般的高智商经商头脑,拥有各种型号的船帆。是四少里最年轻的一个,为人高冷,尤其是那双冰川似的眼眸,令人一看就害怕掉落他的冰漩里,一出生,妖家老爷子就抱着他,到处跟人炫耀,还因生的极为俊美,导致,一路有阿姨粉塞葫芦糖,这就是人家常说的那种,一出生就赢在了起跑线的人!

这四少在那个时代,可谓是风光了整个A市。

那日,恰巧是北镇最大船行老爷子的生辰,老爷子平日里最喜爱的便是看话剧,妖风就派人来包下了金琳娜的话剧场,给老爷子做为生辰的贺礼。听下人说,老爷子之所以,那么喜欢这间话剧场,是因为喜欢看一个年纪只有十六岁的少女演的剧,说是,演得颇为有感染力,像老爷子这种铁骨铮铮的人,居然,有一次,看这个小姑娘演的剧,看哭了!

后来,又听别人讲,这个小姑娘前几月,已离开话剧场,跟了锁心。

原来,看过她海报,还很期待和她相遇的妖风,还有点失望,人生世事难料,他不过是嫌亲朋好友的唠叨声太重,出来亭子里呼吸下新鲜空气,根本没有想到过,他会遇见海报上那个少女,她也很巧的,出现在了话剧场里,还跟他一样经过了这个长亭,他迫不及待地追了过去,没想到,看见的是,这样逗趣的场景,忍不住地就笑了出来。

那一主一宠物,投过来的警惕眼神,令那个坐在长亭椅子上的男人,嘴角不由抽了抽,深邃的眼睛,凝到那一张小脸透着绯红,泛着秋水光泽透着谨慎的雅眸,仰起来,正视着自己的目光,毫不惧怕的样子!他失笑,手指摸上自己的俊脸,他有那么吓人吗?

“我有那么吓人吗?”他问出声来,嘴角眩着一个好看的弧度,放下摸在脸的手。

金琳娜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她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原谅她,在话剧场待了多年,现在的脑海里,能入眼的男人怕只有三个,这三个人分别是,她大师兄还有一个豆芽仔般年少无知的小师弟,估摸着最后一个,就是跑路的老板!

一般这么好看的男人,要么渣到透顶,要么就是离得远远的,因为人生安全可能会受到某种不必要的危险!主要,她和她怀里的这只竖起耳朵,炸起淡灰色绒毛的肥猫,都不想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对了!

金琳娜举着怀里的肥猫,小花潜意识感应到的潜在内容就是:花啊,先是牺牲你了!我一定会给你整块墓碑,纪念你的!这样的一想,小花灰褐色的眸子,瞪了起来,直直鼓起注视着妖风,颇有喜感!

“你是谁?哪儿来的?居然闯入我们话剧场,员工的后院来?你不要以为,你长的比我认识的男人都俊,就可以为所欲为,到处留情哦!啊呸,到处乱晃!”金琳娜举起小花的手,有点累,差点不稳地,将这只肥猫掉到了地上,俏脸上都憋红了,还在强忍着,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这只该死的肥猫啊!吃那么鬼肥干什么!

抓在她手中的小花,跟她一起眼珠子,上下骨碌碌转动着,打量着长亭里坐着的男人!

这一主一宠的模样,甚是可爱,令人连带她手中的猫,也想捏一把……脸颊!

妖风颇为妖孽的支着下巴,淡笑摇了摇头,表示他没有这个意思。

看他这个一副要迷惑人的样子,简直跟个狐狸精似的!怎么一个男人,还能比她还风情万种呢!金琳娜越看越不顺眼,怼回小花的身子,抱着它两条腿,俩主宠面对面,不知道在暗语着些什么。

小花挠了下几根猫须,仿佛在说: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赶紧抱老子跑吧!

金琳娜有同感猛点头,小声喃了句,令小花炸毛的话:“你讲的对,像这种这么好看的男人,按道理来说根本看不上你这种又肥又丑还喜欢刨地钻洞邋遢的肥猫!他居然,会觉得你可爱!居然有这样一种不正常的想法!嗯!小花!我觉得你说的很对!他一看就不正常!”她还不管小花拗着猫脑袋,撞她手心的反驳,精锐明亮的眼睛微微半眯起来,“澄澄澄”,小小的灯泡就这么亮了起来!

她在话剧场化妆间,第一次见到锁心,那日,她走之前对她说的话,宛如漂流瓶装了一封信息飘来了给她。

内鬼?杨晴天?重要的信息都抓住了!

哼!那又怎样!眼前这个男人人高马大的,她根本就不是对手,除了死还不是死!

金琳娜脸上有了巨大的变化,眼神缓缓凝聚起来,抛开生死,看透世俗的表情,捧着手里肥猫,狠狠一咬牙,双手伸递在半空。

“你就是杨晴天派来的那个内鬼吧?也罢,派个这么好看的男人,当内鬼!死在你手上也做鬼都风流了!这只肥猫,你要杀要剐,随便吧!”她一副“我绝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人”,仰首,举起手中的猫,扯开嗓子,脱口而出,就是这么一句话!

无缘无故,上了“刑场”的小花,怂得猫耳都卷成了两圈,圆溜溜地转着眼睛,满脸无辜,摊上这么一个主人,猫是真的绝望的!

小花四肢朝天,对着灿烂的阳光,暖暖烘照下来,“喵”了几声,暗骂了句: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把喵就这么送给了那个小子!还任由他要杀要剐,我是猫,他是人,风流个鬼啊!能够活到现在,喵容易吗?

男人的眼睛一直在她身上游转,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修长的左手撑着长亭的朱红色木横,敏捷地翻了出去,抱过她举地摇摇晃晃的猫,放在怀里,顺了顺猫炸得很高的猫毛,手法温柔撩人!

怀里的小花,很快身子就不颤了!猫内心已经历大起大落,深感接近了崩溃。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