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第95章尘埃落定

寒布衣的眉间拧出三道细纹,一道惊诧,一道疑虑,一道担忧。

惊诧于吴生被素渊压着打,这与他想象之中势均力敌的场面可不一致;疑虑于吴生到如此狼狈的地步却还不使用元力以及他的剑灵;担忧于吴生会在素渊的强攻下败下阵来。

尽管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进入般若秘境的是吴生还是素渊,但是其他4个他看重的人都倾向于吴生,为了顾全大局,他也只能向吴生这一边倾倒。

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会问自己,吴生和素渊这两个人,他真的无所谓是谁和他成为队友么?他连续问了自己三个夜晚,最后的答案却出奇的一致,出现在脑海里的身影都是……吴生。

遥望擂台,他看着台上略显疲惫的身影,能看透人心的眼眸却看不透台上的人儿。

你究竟是谁?

你究竟在隐藏什么?

惊叫声中,鲜血顺着手臂一滴滴掉落,还没等掉到台面,就被冰狼的寒气冻结,变成一颗颗血珠,落在台面,四处滚动。

白色的冰雪世界中,散落的血珠像绽放的玫瑰,美丽而妖艳。

滴落的血珠杂乱无章的排列在吴生脚边,可他看也不看,似乎冰狼咬住的手臂不是他自己的。他眯起眼,看向远处开战之后第一次面露笑意的素渊,嘴角噙起一道弧线,是那么的冰冷。

“哈!”

他大喝一声,张开的双臂猛然靠拢。

素渊面色大变,元力吞吐间却惊骇的发现两匹冰狼并没有松开狼口。

它们抓住了吴生。

吴生也抓住了它们!

“砰!”

血仍在流,冰狼却已化为碎块散布在吴生脚下,挡住了他脚边的血珠。但顺着吴生垂下的双手还在继续滴落的鲜血,落在这些碎块上,已然结不成血珠。鲜血浸入冰块,逐渐扩散,化成朵朵盛开的蔷薇。

别致的美丽,并不妖艳。

“我说过的”吴生一脚踢开冰块,不顾滴血的手臂,缓步走向素渊,“我不放的,你们谁也拿不走”

沿着他的步伐,一滴一滴的鲜红在他的行径路上绽放。

宛如一条血路。

“可是你们总以为我是在说大话”吴生继续缓步前行,嘴中的话越说越多,“我因为没有时间,也不想浪费时间,所以对于你们或是正面的讽刺,或是背后的诋毁,我都置之不理,我不在乎!可是呢,你们把我的不在乎,当成了软弱,当成了怯懦。”

吴生在素渊面前三步站定,他全身泛着冷意,仿佛刚刚从幻云海的冻雨林中走出。

“归九榜第6席位的素大高手,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沉默了四月之久的吴生,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了他的心中的……不平。

他不平流言蜚语。

他不平谣言诬陷。

他不平无端的指责谩骂。

听到吴生的话,寒布衣微微一笑,不倾城,但倾人。

洪云甫迷醉在了他温柔的笑容中。

素渊阴狠的瞪着面前的吴生,他控制不住心中的焦躁及不安,怒道:“你以为破了我的双狼吻,你就赢了?做梦”

“冰雪世界里,我就是王!”

清风台上,素渊看着漫天的风雪,惨然一笑。

主席台上素元看到素渊的神情,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面色大变惊呼道:“渊儿不要…”

可一切…都晚了。

“冰葬”

素渊轻轻吐出一句后,面色立刻变得苍白异常,摔倒在地,弓着身体不停的抽搐。

元力如泛滥洪水,轰然暴动!

笛原瞬间意识到了不对,他想到素家有门不传的名为“盈元”的秘术,可以瞬间将已开辟的空荡荡的天元充满元力,然后将开辟出的天元中的所有元力一起释放出来,形成大范围、大杀伤力的攻击。

还未等笛原做出反应,清风台上就响起了震天的爆炸声。

笛原都来不及反应,更不用说在清风台旁负责监督和保护的老师了。

“嘣”“嘣”“嘣”…………

那是冰雪的爆炸声。

清风台上,全是冰雪!

爆炸的声浪扬起了无数冰渣和灰尘,将整个清风台全部包裹,让人看不清台上的具体情形。

陈百兵粗犷的脸上阴云密布,他如出笼的猛虎,盯着素元,沉声说道:“你最好祈祷吴生没事”

素元颓然的瘫坐在椅上,他双目无神的看着清风台,没有理会陈百兵的威胁。他清楚盈元秘术后的冰葬威力,他更清楚使用盈元秘术的后遗症,所以,他知道台上的吴生和素渊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勿争广场上,林又夕、赵琼楼他们都担忧的死死盯着清风台。

寒布衣脸上的微笑瞬间凝固,眉眼间被担忧笼罩。

九中酒放下酒瓶,一脸凝重;泝流光闭上喋喋不休的嘴巴,翻箱倒柜的在身上寻找可以起死回生的丹药。

泪流满面的陈玉紧紧的抱着解忧的手臂,嘴中不停的说着“吴生哥不会有事的,吴生哥不会有事的……”

解忧拍拍陈玉的脑袋,沉默不语,可他纠在一起的剑眉很明显摆明了他心中的担忧。

爆炸过后。

清风台上,灰尘弥漫,冰渣飘散,遮挡住了人们的视线。

然而在这无数的灰尘、冰渣之中,一个身影站在天地之间,仿佛一尊顶天立地的神像,守卫着这方天地。

陈百兵右手一挥。

风起,吹散了灰尘,吹灭了冰渣,露出了清风台的真容。

吴生手中的墨问剑瞬间消失,他气喘吁吁的喘着粗气,嘴角有一道鲜红溢出。而在他的左肩上,素渊被他扛着。

他苦笑着重重拍了下素渊,不忿道:“不想回答就不要回答,犯得着同归于尽么!”

只是素渊已经无法回复他了,他早就昏倒了。

笛原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他看着吴生,苍老的面颊泛起浓浓的微笑。

素元看着吴生肩膀上的素渊,也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

同样如释重负叹了口气的,还有很多人。

“啪啪啪啪……”

掌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吴生咧嘴一笑,轻轻放下素渊后,步子踉跄的走下清风台。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