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第93章冰

“我们只会是敌人”素渊低语,看向吴生的眼神,像只蛰伏的豺犬。

吴生察觉到他的元力流动骤然加速。

台面上堆满的雪花顿时飞速流动聚拢起来,它们像是被检阅的部队一般,分为百道纵队整齐有序的流动堆积,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聚集成百座塔形的雪花堆,随后这百座雪花堆瞬间变的剔透冰莹,阳光下折射出乱眼的光芒。

雪堆转化成了冰堆,锋利如剑尖的顶部散发出摄人心魄的寒芒。

吴生手握墨问,惊叹的看着雪花从杂乱无章的状态堆积变成百座冰塔形状的冰锥,心中感叹术相相师的能力果然如书中所说的那般华丽多变。

而在他没注意的半空,无数冰刺倒悬,像无数把小剑,剑尖的方向全部指向他。

因视线的关系,台下的人没发现台面的变化,却将半空雪花变成冰刺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他们心惊胆战的看着悬在半空的密密麻麻的冰刺,恐惧之色展露无遗。

而了解自家大哥实力的素治笑的很张狂,他恣意散发着他的狂妄,从头到脚冒出的每一滴汗里都充斥着兴奋,他指着清风台,脸上的笑容掩盖不住他眸子里的阴冷,他说:“他会死”

清风九院的院规明文规定不能伤人性命,而他却在大庭广众之下无视院规的说出吴生会死这话,是他选择性的遗忘了院规,还是说……院规已经无法制约他了。

吴生发现了台下学生的不对劲,当他抬头看到无数把冰刺指向自己时,他面色惊变,握着墨问的手更紧了一分。

“我的能力是控冰”素渊眯起眼,沉稳如水的脸庞看不出感情,正如他说的那样,他从不小觑任何人,他指指台面,又指指半空,“你脚下的冰锥,你头顶的冰刺,还有你看见的那些雪花,都是我的元力所化。单凭肉身就可以挡住潘封的攻击,你的肉身强度的确很强,这一点我自愧弗如,但是在我的冰雪世界里,你能挡住几波这样的冲击呢”

吴生沉默不语,他低头看了眼墨问,脑海里出现了今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柳清影找他的场景,暗自叹息一声。

没有时,想用;有时,却不能用。

天下没有比这更糟心的体验了吧。

墨问的剑技,柳清影郑重告诫不能在众目睽睽下使用。

吴生问他不能使用的原因,柳清影回答的也很干脆利索。

墨问的能力涉及空间,是乱序的能力之一,出现在人前会引起不必要的大麻烦。

柳清影这么一说,吴生就瞬间明白了大麻烦会有多大。

皇极域会发生里氏12级大地震吧,可能九域都会大地震。

毕竟,九域有史料记载的万年以来,出现乱序能力的相师总共才不到百位,确切的说应该是七十八位,而这七十八位相师都是他们那个时代搅弄风云的人物。

不能使用剑技,那就只能靠墨问的剑刃和自己的身体啦。

吴生明白自己的处境后,无奈的抬头,他看着素渊道:“试过你不就知道了”

素渊啜了句“死鸭子嘴硬”,随即元力猛然破体而出,台面上的冰锥、半空中的冰刺一下一上直刺吴生。

手中剑划出虚影,虚影由慢到快,化成剑圆。

剑与冰的接触,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由台面而上的冰锥在剑圆下粉碎,冰屑落于台上,又重新聚拢成了冰锥。

由半空而下的冰刺在剑圆下碎裂,冰屑舞在空中,又重新凝聚成了冰刺。

周而往复中,冰锥、冰刺碎了再聚,聚了再碎。只有“叮当”声不绝于耳,还有剑的圆圈不曾改变。

十米远外的素渊身上元力还是不停的在涌动,他冷冷的看着剑圆,嘲讽道:“乌龟壳再坚硬也是会碎的,我到是想看看,是我的元力先枯竭还是你的乌龟壳先碎掉”

酸麻感传来,吴生握剑的手出现了一个停顿。顿时一把冰刺冲过剑的封锁圈刺向吴生,冰刺锋利的尖端扎在身上,像是一根针刺进了肉里。

吴生皱起眉头,余光瞄向刺痛的地方,透过破碎的衣服,他看到一点红印,虽然没有流出血,但是还是让他心头一震。

这具身体,看来只能承受断桥境相师的击打!

听着剑圆外的叮当声,想象到被无数冰刺、冰锥刺在身上的感觉,吴生就越发想让墨问使出墨轨来,就像把上次玉生烟的那道元力刀痕吸收一样,把这些冰锥、冰刺也一股脑的全部吸收掉!

可是,吴生也只能想想了。

冰锥、冰刺的冲击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素渊看着速度慢下来的剑圆,他吁了一口气。虽然他已经迈入了断桥境中阶,但是冰锥、冰刺以及它们的控制都需要耗费他大量的元力、心神,他根本做不到控制冰锥、冰刺长时间的对吴生发动攻击。

突然,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剑圆停了下来,吴生整个人暴露在冰锥、冰刺的攻击之下。

他瞬间绷紧身体收回墨问,脚步连踏,闪避台面上的冰锥,也不顾身上冰刺带来的疼痛,他沉着脸,像只猎豹般冲向素渊。

擒贼先擒王!

只要擒住了素渊,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你以为我会没防备你的近身攻击么”素渊冷喝道:“用在潘封那个废物身上的招式还用在我身上,别痴人说梦了”

雪花忽然狂舞起来,迷了吴生的眼。

而在雪花飞舞中,一头高达三米的张牙舞爪的冰狼赫然出现在了素渊身前,守护着他。

吴生止住冲向素渊的步子,他不停的变幻着步伐躲避还在攻击他的冰刺冰锥,但还是被刺到了多下,身上也留下了点点红印,衣服也在攻击下破损了多处,身上的锁链阵纹若隐若现。

漫天雪花下,台面上的雪花已不再聚拢凝结,半空中的冰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吴生站定,看着守护在素渊身前的冰狼,活动了下筋骨后道:“术相相师的本体果然是命门,你也不例外”

“哼”

素渊冷哼一声,“你的身体受到了我冰刺那么多次的攻击,就算你肉身很强悍,但肯定也受了不轻的伤”

“还好,不算重”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