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一个月后。

其实我一直被蒙在鼓里,长安早在元旦过后没几日就去了国外谈生意,据说在日本的一家饰品公司听闻风华大名,就商谈合作,长安这一去就得两个月,另一个原因是去见长安的母亲。打长安小时洛母就和洛董就离婚分了家,这对他还造成了一个很大的阴影,这才导致他整个人从小到大都冷冰冰的。夫妻二人并没有什么错,只是性格实在不合,和平离婚,为此,年仅五岁的长安还抑郁了好久。如今三人已释怀,洛母安居于日本,有另外一个家庭,也有一个女儿,先生人很好。大概这次长安也算去探亲吧。

“潇潇!电话!”

“噢!”她本愣神,这才跑去丁筱墨那儿接电话。

丁筱墨趴望着,不大一会儿就见唐潇潇匆忙挂电话回房收拾东西。“怎么了?”

“筱墨帮我订一张去南京的火车票,越快越好。”

“噢好。”

待她安静些后,这才拖着行李箱到丁筱墨面前解释。“刚刚陌姨(潇潇爷爷的邻居)来电话说手术费凑齐了,今天下午就准备给爷爷动手术。”

“真的?!那太好了,你赶紧收拾,我帮你订票!”

“好。”

突然而来的喜悦瞬间冲昏了她的头脑,悲喜交加而来。喜的是这么多年拖延的病症终于有了着落,而悲的正是手术风险太大,如若出了点小差错,陪伴她二十多年的爷爷将彻底消失。

几小时后。

“陌姨,我爷爷怎么样了?”

“手术正在进行,你放心,主治医生是市里最好的医生,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那就好。”

不知苦思苦等多久,唐潇潇的步子不断徘徊,只待她抓住了一个疑点。“陌姨,手术费怎么凑齐的?还差那么多呢!”

“噢……是一位爱心人士捐了一百万。”

“爱心人士?哪个爱心人士?”

“没留姓名、电话什么信息,通过网站直接转过来了,我们也找网站客服人员打听过,可他们就是不告诉我们任何信息,所以我们就先动手术了。”

她低吟,“网站……”

“哦对了,好像叫什么听萧酌雨,对对!就是ta,听萧酌雨。”

潇潇神思恍惚,还未来得及想些什么就见白大褂医生信步走了出来。

“大夫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多亏老人家福大命大。不过最起码要静养三四个月才能正常活动,注意患者情绪波动不能太大。”

“谢谢大夫。”

这一刻,好像所有东西都被我抛之脑后,唯一想到的就是不顾一切冲进病房看爷爷,喜悦填充了我的大脑,这好像就是饥饿的人看到食物、失散多年的孩子找到了母亲。

又一个月飞速即逝。

公寓。

[听萧酌雨]:

网页查询唯一的信息就只有一个账号,另外个人资料如同新注册的一般一贫如洗,唐潇潇认真打量每个细节,誓要掘地三尺把这个恩人给找出来。

“潇潇,爷爷的手术怎么样了?”丁筱墨倒了杯水打量着坐在电脑前的唐潇潇。

“挺好的,基本上没什么大碍了。”

“你还在找那个热心网友呢!都找一个月了。”

唐潇潇移动鼠标的手骤然一怔。“筱墨,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一个人愿意花100万去救助一个陌生人?”

“没准对方是个总裁又有善心呢!世界上好人还是很多的。”

“……”

丁筱墨眼珠子一转。“哎潇潇,不一定要找ta的联系方式啊!网页上肯定也查不到。干脆根据账号定位注册地址好了,那个……这方面江南特有研究,他计算机系毕业的。”

唐潇潇如同个弹簧一般迅速弹起,“筱墨你真是个天才!”随后秒速夺门而出。

“我知道我是个……天才……emmm……”

————

“嫂子,你确定要找上人家里么?”江南敲击键盘的手不停,顺便一问。

“人家帮了我大忙,怎么着也得感谢吧。100万!不是小数目!”

江南一晃头,“有道理。”

不大一会儿就见电脑屏幕上闪现出一幅精确的地图,“找到了!”仔细打量一番,只见江南好看的眉头微微一蹙,“这地址为什么看着这么眼熟……”

“什么?”

“噢没什么。嫂子,我能干吧!”

潇潇敷衍应和,迅速执笔抄地址,“嗯。到时候给你颁发个搜索小雷达称号。”然,连忙捧着地址而去。

“……”

自在飞叶扬空而起,春分,娇嫩的百花尽绽,彰显其芳姿。日光洒下,映着漫天的飞花飞叶相构,宛然盛世之景,世人皆醉。潇潇愣头愣脑照着地址来,只觉得愈加熟悉。待到那湖上小木屋的木廊口,她下意识怔了一怔。

这不是……长安的家吗?

仿佛是因为什么情绪搅动得她心神不宁,远望那处似隐于世的雅致木屋,不觉间她的心似乎是被凉水浸没,凉了一层。她也说不清楚此刻的心情如何,只觉得鼻子突然一酸,眼眶里不知怎的突然充斥着满满的泪花,只是盈在眼眶里,不得落下。

再解此刻心里的情绪和那个谜,大概就是突然间很想见一个人,想听那个人的声音,想看他的笑,只是心上知道那人却远在他方,不得见,只剩下心头上的空洞无法填补,唯失落填充心情。

“潇潇。”大概……大概是某个期许突然实现。这一声叫唤像一缕春风而过,吹暖了心田。她蓦然回眸,望见近处树下的人,眼眶里邹然划了一滴泪,顺着面颊好像落在恰逢此处的一片花瓣上。

唐潇潇望着那熟悉的面孔,淡然道:“听萧酌雨。”

洛长安面色凝重,只是拖着行李到她面前拭去她眼角的泪。潇潇望彻他如那日一般柔情似水的眸子。“是你对不对?”

“不是。”

“你骗我。江南都查到你地址了,我都跟着地址找到这儿来了。长安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我不找到你地址的话,你打算一直瞒着我么?”潇潇突然间又读不懂他了,面前这个人真的是洛长安吗?好像,却又像不是。因为她认识的洛长安是不会露出这种表情的,这种……优柔寡断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他。

“长安,我觉得我快不认识你了,你什么事都瞒着我,元旦后突然去日本,一去就是两个月,丝毫风声都不让我知道。自己默默找董事长借了八十万,整整凑齐一百万为我爷爷治病这事儿你也瞒着我,现在你一声招呼也不打地悄无声息回来也是。你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你以后能不能不要什么事都瞒着我?”

洛长安心头一个荡漾,望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唐潇潇,他蓦地伸手拥她入怀。“好。”

想见的人终于见到了。

“爷爷的病怎么样了?”洛长安小心放开她,问。唐潇潇胡乱擦去脸上的泪水,收拾收拾情绪,“好多了,医生说要休养几个月。”

“那就好。”洛长安辗转打量面前的女孩,嘴角微微上扬,“你看你哭的跟什么似的。”

“那还不是因为你,不然我干嘛大老远跑这儿来,还哭得跟只花猫似的。”潇潇还没来得及再怼一句,就见面前的人弯腰近看她,凑得许近,潇潇一个踉跄险些摔着。

“因为你喜欢我。”

某潇下意识脸红,“谁说得?!”

“你的眼睛。”

“我……”

不知为何,洛长安这番话说得她心虚的很,想了半天不知道怎怼推回去。他似乎是玩笑话,调戏完便拖着行李往木屋去。

潇潇望着面前的飞花烂漫,不知是什么花,许是凤青花罢。缭绕眼前衬着湖水如仙境般,似乎无词可形容此情此景。想是自己的心因为什么安静落下,春风拂过面颊,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情绪涌上心头。“长安!”她回眸,淡然望着他深邃的眼瞳,忽的倾城一笑。“我想起来了,你的手机铃声是歌尽的插曲——《恰逢花落长安》。”

洛长安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平静,但只此刻一笑却像世间所有事物都成了他的背景,不可比拟。

“还有……我喜欢你。”

风划过,花落过,依稀记得……在凤青花下,我见过你。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