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当当

金属物品掉落的声音,也惊醒了身后的团队。

殇无极快步上前来,

殇无极暗队长?这是?怎么就烧了?

暗卫面无表情的耸肩,不答,而俏寻梦才反应过来自己自作主张了,窘着抱歉的看向殇无极,

俏寻梦会长,对不起啊,实在太丑,下不了手,我就给烧了。

殇无极噎住了那,这你看看还有东西吗?

俏寻梦见火熄灭赶紧上前翻灰,

叮获得银色法杖一根,

叮获得储物戒指一枚,

叮获得水银花一盒,

叮获得金属钥匙一枚。

俏寻梦翻翻找找,没了?不是吧?连最基本的钱和药都烧没了?

愧疚的站起身面向大众,

俏寻梦对不起啊,就这些。

抬头正想把东西交易给殇无极,却发现大家一副钦佩的表情。

俏寻梦怎怎么了?

殇无极上前笑道嘿嘿没事没事,就说你手红,有人还不信,来来把法杖和戒指给我就行,我来分配战利品。

俏寻梦哦一声交易给他。就见他快速的去和几个走出来的其他帮会领头人开会去了。

俏寻梦见暗卫眼含笑意,就知道应该是没亏吧?低头打开团队频道的物品提示,点开物品名称介绍,

法杖好说,银色就是圣器级别的,储物戒指显示boss所有的家当都在里面。怪不得他们那么高兴,光储物戒指也很值钱的呢。至于水银花,海洋深处的极致水植,是光之冰源的最爱。额,怪不得要留给自己,自己的任务道具呢。最后的金属钥匙是?开启石门的钥匙。多朴实的介绍啊。反正知道是哪里用的,不错不错。

抬起头跟暗卫说了一遍,暗卫只是抬手揉了揉她的头。

两人走过去看他们的分配,止殇暖暖直接晚上俏寻梦的胳膊,小声委屈道,

止殇暖暖那个法杖我能用,老殇居然不给我拿,我自闭了。

俏寻梦呵呵你现在用的这个跟那个不相上下,换不换都无所谓啦。

止殇暖暖不管,我在生气。

俏寻梦好吧。反正没咱俩什么事,我带你去看用钥匙的石门?

止殇暖暖瞬间回复精神真有门?密道?

俏寻梦还不知道呢,打开才知道是什么。

止殇暖暖拉着俏寻梦就走走走,去看看。

两人退回通道,向井下大厅走去,暗卫看两人一眼,没有跟上。

等他带众人来到中间大厅的时候,俏寻梦和止殇暖暖已经试了半天怎么用钥匙,但就是没有用,后面跟出来放风的人也是在旁边想着办法。

俏寻梦见他们都出来,赶紧把钥匙丢给暗卫,

俏寻梦你们研究吧,我找小白球去。

暗卫自己可以吗?

俏寻梦拉过暖暖暖暖跟它应该有亲近感,带暖暖就行。

止殇暖暖乖巧的站一边,一副俏寻梦小妹的模样。

殇无极都看不下去了,

殇无极暖暖你别搞砸咯,拯救小镇呢。

止殇暖暖瞪他一眼我比你靠谱,研究你们的门去吧,梦梦我们走。

众人目送两位美女进入一洞口之隔的寒气过道内,两位美女牵着手,身上撑起一层透明的防御罩后,脚步未停的想里走去。

有人提出疑问不能多去几个人吗?

暗卫撇那边人一眼,转向石门。

殇无极对他们道道具最多只能护两人,不然你们以为我们站这里做什么?赶紧的,这门那么怪哪里有锁孔插钥匙呢?大家都研究研究,这花纹也太乱了吧。

通道内,寒气越来越重,

止殇暖暖好奇不已话说,光的极致为什么是冰呢?和水的冰感觉一样的啊,寒气逼人。

俏寻梦好像不一样,一个是伤害,一个是封印,只是这个封印也容易要人命。

止殇暖暖游戏的策划大大脑洞真大,他是找不到元素了吧。

俏寻梦呵呵小心点别掉下去,这个弯拐过去就是了。

止殇暖暖期待的拐弯看去,真的是一个很深的大坑洞,冰晶闪耀,坑底的小白球一点也不像超大能量的不定时炸弹。

止殇暖暖我们下去?

俏寻梦等会。

说着唤出元器,打开,小小米歇尔飞出,飘在旁边修炼起来。

止殇暖暖看到小人儿更开心了,

止殇暖暖寻梦,米歇尔是不是比之前凝实了?在这里修炼比老殇提供的晶体还有用啊。

俏寻梦嗯,可能是因为它太纯粹,所以很容易吸收消化这里的光冰源。

止殇暖暖那要不我们等它修炼好,再送走下面那个小白球呗?

俏寻梦不好吧,上面的npc要是不小心被毁,那就是真死了吧,咱们那么大动静,上面都不知道怎么样了。

止殇暖暖想想也是那现在我们怎么做?

俏寻梦拿出装水银花的盒子,轻轻打开,盒子里有两支呢。

噗叽

小小的声音传来,两人急速看向坑底的小白球,它已经醒来,正抬眼看向俏寻梦两人,准确的说是看俏寻梦手里的水银花。

伸展开的小白球原来是一只白色半透明的水母,它趴在地上无辜又渴望的睁大眼望来。

止殇暖暖哇,好可爱哦,我得拍照。

说着就打开了照相功能。

俏寻梦却注意到它是趴地上的,不能动吗?

看眼小米歇尔,这时他也不修炼了,他好奇的飘入坑底,道了最远距离走不了才回头看向俏寻梦,招了招小手。

止殇暖暖已经停止拍照这是让我们下去?

俏寻梦嗯一声,就抬脚走了下去,止殇暖暖赶紧跟上。

不过很滑,看起来是凹凸的,其实那是冰层底的地面阴影,两人滑倒瞬间坐地上滑了下去。

啊啊啊声快速的到地上,两人相视大笑。

起身快步走到小水母身边蹲下。小米歇尔已经跟它沟通过了,所以小水母没有对两人散发敌意,但警惕还是有的。

俏寻梦疑惑的伸手向小水母上方挥了几下,没有任何感觉哎?

俏寻梦没有感觉啊,为什么小水母趴着起不来?

止殇暖暖伸手摸了摸小水母的小脚脚,并没有冰凉感,软软的像果冻?

止殇暖暖还真蛮像小水母的呢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