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等会儿?有点不对劲儿。我怎么觉得背后有人盯着我看呢?

北宫舞凭着自己女人的直觉转身朝后面看去,一看,她傻啦。

哎呀呀!丢人丢到全公司了!

北宫舞羞愤的捂住自己的脸,赶忙从北宫易的身上下来,跑到视屏看不见的地方躲起来。

“二哥,你,你在开会怎么不告我说啊!丢死人了。”北宫舞羞红了脸,一脸埋怨的说。

北宫易的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这显示出的他的心情很不错。

他笑道,“是你自己闯进来的,我都没来得及说。”

“我不管!反正是你的错!你赶紧把视屏关了。”北宫舞霸道的说。

“好。”北宫易回答道。

接着,北宫易对视频里的人说,“散会!”。然后就“啪!”地一声把笔记本电脑合了起来。

这时,北宫易倒是可以问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北宫舞确定没有外人再看见她丢人的举止后,才放心的露出自己的脸回答北宫易的问题。

“二哥,我总不能一直不出去吧!我还要准备下场比赛的歌曲呢!”北宫舞说。

虽然她对第一场比赛没有任何印象了,糊里糊涂的拿了个第一名,但毫不影响她兴高采烈的参加第二场比赛。

同时,她也忘了自己第一场比赛在后台怼酒玫瑰的事以及认识奥黛尔安特的事了。

不过,这都不是要紧的事。比赛是现在最重要的。

可是,她现在被记者围堵,她出不去酒店啊!

“二哥,你有办法吗?”北宫舞问。

“尚官。”北宫易叫到。

“Boss!”尚官应道。

“把隔壁的房间改成录音室和练歌房。”北宫易吩咐道。

“是!”尚官回道。

就这样,在北宫舞震惊的目光中,她亲眼的看着隔壁的屋子被活生生的拆迁重组,改装成了录音室和练歌房。

下午,安歌和朝歌二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的说不出话了。

只有土豪中的土豪才能干出这视钱如粪土的事情。

“朝哥哥,老板哪去了?”北宫舞问。

“抽签去了。”朝歌回答。

“抽什么签?”北宫舞问。

“下场比赛的出场顺序。”朝歌说。

“哦!”北宫舞知道了。

安歌拍拍墙壁,叫回两个人地魂。又道,“小舞,决定好下场比赛唱什么歌了吗?”

北宫舞还有点晕,没有想好。

因为对昨晚的事没有印象,她特意看了一遍回放。确认过后,她认为自己上一场既然选择了Domino 这首节奏感极强的歌,那下一场,曲子的风格不能变化太大。

在她看来,演唱歌曲风格的变化在起初需要循环渐进,让观众在逐渐了解你这个歌手后,潜意识里认为里你就是这个风格时,再来一个极大的转变,颠覆他们对你的认识,这样才能出其不意夺得头筹。

可舞罗是舞罗,北宫舞是北宫舞,两个人的性格不同,在选歌方面还是有较大的诧异的。

北宫舞想着,要不要再唱一首和Domino 如风差不多的歌,但是被安歌和朝歌否定了。

在二人认为,曲风相似的歌曲会造成观众对北宫舞的欣赏疲劳,同时还会让他们给北宫舞固定了模式,认为北宫舞就是这个类型的歌手。从而降低了北宫舞在所有人认知里的价值地位。

因此,北宫舞下一场比赛的选曲,安歌和朝歌经过对第一场比赛的分析,他们认为北宫舞应该在动感之后选择调皮的歌。

北宫舞就问了,哪个歌曲是调皮的呢!

这时,安歌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北宫舞是华夏人,不可能一直唱外国歌曲。她第一场已经唱了英文歌,所以这第二场应该唱中文歌。

“嗯……我想想啊!”安歌说。

朝歌也坐在一旁上网搜索合适的中文歌。

北宫舞道,“不用那么麻烦,我决定了,唱‘我是我的’。”

“嗯?好像可以。”安歌说。

朝歌点头,“我觉得也行。”

北宫舞说,“我第一场拿了第一,就算第二场拿了倒数,也不会淘汰的。所以——”

还没等北宫舞说完,安歌就打断她。“那可不一定,淘汰赛要综合两场的总分数。万一你拿了个倒数分数特别低,那就吃力不讨好了。”

“不行,得换歌。”安歌又说。

“那你们想吧!”北宫舞道。

这种大事,她还是听大人们的安排吧!

然而,她心里想的,她其实是不希望自己被安排的。

每个人都一样,大家都希望按照自己给自己规划的路走。可在有些时候,为了避免栽跟头,自己只能听从别人的话。虽然知道是为了自己好,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北宫舞烦躁地抓自己的头发,低声咆哮着不舒服啊!

另一边隔壁北宫易地房间,坐着五个人。

北宫易看着自己对面的二男一女,脸上尽是不悦的愤怒。

皮拉连忙摆手,“唉!生气归生气!你别对着我们撒!”

“对对对!你应该对着那些人撒!”左行冰附和道。

哪些人呢?

是昨晚行刺北宫舞地人以及派她们来的幕后指使者。

“要不,我们想想办法,把小舞体内的红水晶取出来。这样那些人就不会一直顶着小舞了。”皮拉建议到。

“不行。”北宫易拒绝。

北宫舞和红水晶是一体的,没有了红水晶,北宫舞只能死。

“那你说怎么办?”皮拉泄气的问。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怎么办嘛!

“乔木有消息了吗?”北宫易问。

皮拉看向坐在她和左行冰中间的安尼柔。安尼柔摇了摇头,回答,“暂时没有。”

“时间紧迫,我们等不及了。”北宫易沉声道。

“我知道。”安尼柔说。

为了让北宫舞觉醒塔罗之力,乔木亲自去寻找塔罗师中流浪者愚者。因为他有让没有觉醒塔罗之力的塔罗师觉醒塔罗之力地力量。

可正如介绍愚者的所说一样,他是个流浪者,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想找到他,如同大海捞针,是天方夜谭啊!

只是费这么大的力去去寻找愚者,实际上多余的。北宫舞已经觉醒了塔罗之力,但是力量不稳定,需要她在两个身份中变来变去。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解决问题,让担心北宫舞的认不用整天惊慌失措了。

安尼柔淡淡而道,“着急没有用,一切看天意吧!”

“我们整天提心吊胆的,那丫头却活的整天上蹦下跳的,也真是和我们两极分化了。”皮拉无奈道。

北宫易微微蹙眉,有些许惊慌。

如果可以,他希望北宫舞是一个普通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