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奇书网 >  玄衣纁裳 >   第64章 昔嵬

中原的政治文化和经济模式相比于周边而言,是先进的,值得周边学习的,毕竟在中原这块土地之上,诞生诸多哲人,曾经创造过百家争鸣的局面,这些哲人留下来丰富的思想宝库,是周边各国需要好好学习领悟的。

无论哪一个角落,哪一个地方,国家产生之前都经历部落时代,到部落联盟,才到国家,中原比周边其他地方经历这个过程更早,因此周边如果要加快这一进程,就需要向中原学习,而在学习的过程之中,就会有周边羡慕中原,最后就会有一系列因为羡慕而导致的故事。

这故事里面有因为喜欢中原因为先进文化而派来留学生,也有觊觎中原因为先进生产方式而拥有的财富所导致的战争,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越来越多地方认同中原文化,中原文明的区域也就越来越大,大一统王朝的疆域也就越来越广阔。

草原民族往往属于后一个,先是因为觊觎财富,最后才发现是需要学习文化。而像新济国就是前者,主动学习先进文化,那是因为二百多年前的新济国看到中原的强大而开始学习。

在学习中原文化的过程之中,新济国逐渐潜移默化,各种地方发生了改变,虽然没有打破骨品制度,但是却对骨品制度有了许多修正。

但是中原打破以出身划线,以出身论高低,也不是用一二百年就能完成的。

中原有改朝换代,一次又一次改朝换代推动一次又一次的变革与前进,不过改朝换代,就意味着一个政权的灭亡。旧王朝的灭亡和新王朝的建立是制度更新的推进器,因为教训比经验更加深刻。

对于新济国而言,随着各地的叛乱以及内部的斗争,也已经走到灭亡的边缘。昔嵬在解决哥哥昔峣之后,稳坐王位,朴明浍成为中侍执掌朝政,原本新济国内部应该趋于稳定,可是有时候就是山欲静而风不止。

因为西魏强行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为此不惜在和白会议之上动用武力,完全打破历来的政治传统,虽然搞定十位大等,但是新济国又不是只有这十位官员。

司正府大舍崔同、礼部大舍薛纶联手上奏,请复立昔良昱为太子,以定国本。并且说,以昔良昱为太子才能符合众望,才能安社稷民心。

正沉浸在改立太子成功之中的昔嵬,听到二人的奏疏之中的内容,昔嵬顿时怒火中烧,一气之下,拿起手边的玉酒杯就向给他读奏疏的侍从砸了过去,可怜的侍从当即头破血流。

这还不解恨,当时天色已晚,盛怒中的昔嵬下令让侍卫府即刻将二人逮捕二人。

侍卫府得到命令,立刻就冲入二人家中,逮捕二人,并立刻对二人用尽了各种酷刑,诱逼他们供出幕后的主使之人,但是这二人颇有些傲骨,均称上书就是自己的想法,没有他人受益。

昔嵬听到侍卫府的汇报之后,怒气更上一层楼,命人专门制作两个巨型刑杖,里面是实木打造,每人杖打一百下。崔同当即惨死杖下,薛纶则是被打晕过去,不过好在身体素质过硬,没有被打死,继续被昔嵬监禁。

不久,官员斐庄又上奏章,请昔嵬立昔良昱为太子。昔嵬听完奏章内容,也是命侍卫府即刻拿人,随后也是将廖庄杖责八十,而且为他又制造了一个新的巨杖,裴庄身体素质不错,没被打死,但是从此终身残疾。

连续重拳处置了几个提议立昔良昱为太子的祸首后,再无人敢对储君的事指指点点,大部分官员夹起尾巴做人,昔嵬也认为自己年纪尚轻,为了多生几个儿子,昔嵬便沉溺于后宫,在女人堆中尽情游戏,把国政完全委托给朴明浍。

从此,昔嵬开始了他的后宫狂欢生涯。昔嵬整日整夜在后宫与他从各地搜罗过来的美女狂欢,这里面有的是有身份的贵族子女,有的其实就是一般平民家的姑娘,不过为了能够生有接班资格的王子,昔嵬还是把大部分时间给了自己圣骨出身的王后。

可惜,这王后没有做一国之母的命运,在立为王后之后一年多就香消玉殒,留下一个没了娘的孩子,和一个失去希望的丈夫。

圣骨血脉如今已经枯竭,加上这些日子昔嵬为了稳固王权而开展了又一次的清洗使得圣骨贵族之中,男的只剩下昔良昱,昔云星和昔嵬。

这就意味着圣骨血脉其实已经是濒危,而如今,圣骨女性也因为昔嵬王后的去世,而失去所有适龄女性,圣骨血脉已然断绝,昔嵬也只能绝望了。

随着昔嵬王后的离开人世,一些宫里面支持昔峣的人开始暗中串联,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杀了昔云星,这样昔良昱就是唯一能够即位的人了。

昔峣虽然不理朝政,但不是一个暴戾之君,对宫里面服侍自己的人非常好,时常有赏赐。

昔嵬比起昔峣,就严厉一些,会有打骂身边之人的习惯,更何况因为大臣上书提议复立昔良昱为太子和自己妻子的去世,让昔嵬的心情越发恶劣,身边服侍的人动辄得咎。

王宫之外,大臣里面仍然暗中有支持昔良昱的势力。昔嵬的棍棒只不过让这些人潜伏起来,但是并没有解决这些人,从明面上的风波转入地下看不见的斗争。

在新济国之中,还有许多人其实对这些争斗已经没有兴趣,因为他们看出新济国已经日薄西山。自从昔嵬即位,对不服从的人开始新的清洗之后,一些边境之上的将领被杀,一些新提拔的年轻人经验不足,让王成桂和甄福信有机可乘,更加肆无忌惮开始蚕食新济国的土地。

原本昔嵬给自己塑造成临危受命的新济国拯救者,可惜最后自己演成弑君杀兄的阴谋家,昔嵬只能不断整肃那些不服从的人,可是这一切堵不了悠悠之口,不断的整肃只能更加体现昔嵬的心虚。

当你千方百计不想让一种声音出现,不代表这种声音不对,而代表你害怕这种声音,这其实是不自信的体现,新济国的稳定在这些整肃之中朝崩溃前进,因为越来越多的人看出昔嵬的残忍,开始另谋出路。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