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昨天晚上卫钺在韩太子朋友的乌庄头的庄子上吃酒,玩了一宿,第二天起得有点晚了,不过公子容对她很纵容,尤其是卫钺搬到神剑山庄之后,她每天上值从来没有准时过,公子容也不说她。

卫钺记得公子欣最喜欢吃风腌果子狸!很多年前在齐王宫的寿晏上吃过一次后就一直念念不忘!

果子狸,因为肉质清爽可口如水果,所以叫果子狸,是一种非常珍稀的野味儿,平常的晏会上几乎见不到它的影儿,没想到昨晚在卫国一个老庄头的生日晏上碰到了,她就给公子欣打包了一只果子狸,如今在云宫中也只有公子欣和她的关系还行了。

公子欣见到卫钺给他带的果子狸居然激动得哭了!

卫钺伸出胳膊给他拭掉泪水道:“傻大个儿,这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只果子狸吗?”

“不是因为果子狸,而是想到小钺姐姐一直把这事放在心上,我就感觉好幸福!”公子欣道。

“是吗?”

“是的,其他人虽然嘴上叫我公子欣,可我知道他们都是看在公子容的面子上,其实没一个人真的看得上我,只有小钺姐姐你是真心待我好!”

正当公子欣感动得稀里哗啦时,公子容突然走到卫钺对面道:“卫钺,你不知道当差都是要准时准点的吗?以后若再迟到就别来了!”公子容黑着脸,凶道。

卫钺望着他,眼泪都要蹦出来了,他终于要开启虐她的模式了吗!

“还有你,一个大发爷们儿,没事别老是哭哭啼啼,看着让人心烦!”公子欣又被公子容训斥了,他委屈的出去了。

公子容,他生气了,因为卫钺要彻底放弃他。

他生气了,卫钺怕他生气吗?不怕,她刚才差点哭了,只是被吓着了,他若真的打算虐她,她大不了不干咯,谁怕谁啊!如今的卫钺有了自己的山庄,还有韩太子,她若想离开,没人拦得了她。

公子容凶了卫钺,卫钺也没有做出乖乖小白兔的可怜模样,她是小老虎,一只有脾气的小老虎。

被公子容吼了的卫钺依旧趴着看书!没有一丝一毫要服软的意思,如今卫钺的翅膀已经硬了,她随时都可以飞走!

公子容害怕了,他突然来到卫钺旁边趴着睡觉,他的脸朝着卫钺的方向,偶尔望向卫钺的眼神好不可怜见的。

公子容他是真的心痛了吗?他这样趴着,好像是在睡觉,实际是在求卫钺吗?

他早晨明明是凶她,可她看得出他自己好像都快哭了,现在他又这样趴着,好不可怜见的。

卫钺这个人没有别的毛病,就是“心太软”,她觉得自己就是圣母,男人一为她痛,她就恨不得把自己洗干净送上去。

公子容这样可怜兮兮的趴着,卫钺哪还有心情看书,她也趴着,他们两人就这样趴着趴着,所有的不愉快都过去了,卫钺又变得柔情似水,他俩之间不需要任何言语。

公子容明白卫钺心中又有他了,心痛才慢慢消失。

卫钺的心中确实又装着一个公子容了,所以她才变得柔情似水,仿佛风一吹就会融化的雪团。

女人变得温柔不是因为她深深爱着一个男人,而是她知道她所在乎的男人心中也有她。

今天卫钺的心像被棉花包裹着,又软又温暖,她的每个小动作都是那么轻柔,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软绵绵的,因为她知道公子容在乎她。

而公子容就在卫钺的温柔中疗着昨天的伤。

傍晚,公子容的态度突然又变了!

为什么?因为他想到一个残酷的事实,卫钺根本不爱他,她只是享受征服男人的喜悦,就算他这样可怜兮兮的求她,她还是会嫁给韩太子的。

他这是在干嘛,引诱别人的未婚妻吗?而且他自己的夫人不是快生产了吗?最主要的是他自己当初不是那样信誓旦旦的说不喜欢卫钺吗?那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以前的公子容挥霍的是卫钺对他的爱,他以为无论他做什么卫钺都会死心塌地的爱着他,所以他一次次的拒绝她,可是他不知道人心终有绝望的一天,绝望了也就会选择不爱了!

公子容瞧不起这样的自己!既然注定无法挽回,他至少要为自己保留最后一点尊严。

公子容突然站起来走到卫瑶身边道:“瑶瑶,装扮一下,晚上陪我去办一件事!”

“好啊!要怎么装扮?”卫瑶兴奋得手舞足蹈。

公子容道:“把头发都藏起来!不要被人识破了身份!”

“不就是一根发带的事吗?”卫瑶走进休息室重新把头发整理了一遍,走了出来!

“你这头发还是不合格!毛碎太多,很容易被人识破女儿身份!”于是他亲自帮她弄头发,还抚摸她的头,那动作亲昵而温柔。

贱人公子容!贱人容子容!看到这一幕的卫钺肺都要气炸了,她早就知道公子容不爱她,为什么还是那么傻,把一颗血淋淋的真心掏出任人贱踏!

过了一会儿,公子容走上来问卫钺:“咱们国库里有燕国的货币吗?”

“没有!”卫钺冲他一句。

“以后若有的话给我留着!我有用!”说这话时,公子容紧紧的盯着卫钺的眼睛,想看清她的表情。

他刚才的行为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呢?若是故意的,他是不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刺激她,毕竟这段时间卫钺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她仿佛随时准备离开他,他要留住他,可是不能可怜兮兮的求她,因为他知道越求她越没用,只要卫瑶成功的激起了她的嫉妒,她就会和卫瑶来抢他,就不会离开他。

可是他越是这样做,只会让卫钺越恨他,卫钺只要一想到那一幕就想吐,怎么还爱得起来。

因为公子容摸了卫瑶的头发,她仿佛很开心,主动买了点心请大家吃。

公子容坐在软榻上,卫瑶就坐他对面吃,因为顾忌着卫钺,公子容一句话也不和卫瑶说了。

卫瑶看了看卫钺,再看了看公子容,端着果盘,知情识趣的离开了!

卫瑶的心里很满足,因为无论公子容对卫钺多好,她觉得公子容的心里都是有她的位置的,所以她很满足。

卫瑶越是表现得宽容大度就证明他们之间越是有问题,卫钺恨这样的公子容。

女人最厌恶的就是自己爱的男人对自己讨厌的女人动了情,哪怕是一丝丝,都是不能被原谅的!

卫瑶走开后,公子容就换了一边坐下,他希望卫钺看到他,卫钺却朝书册那边移了过去,此刻她根本不想看他,有些人多看一眼都想吐,这人指的就是公子容啊!

公子容几次抬起头来看她到底有没有看他,可卫钺根本不看他。

“几个月前我跟你说的生财之道,你想到了吗?”公子容突然走过来问卫钺!

“没有!”卫钺其实早就想到了,可是她凭什么告诉公子容!

今天是收贡品的日子,院子里的贡品都快堆成山了,公子容知道卫钺不开心,就拿着单子亲自对!

对好了就叫公子欣领着卫珍卫瑶他们把贡品搬到后面的角楼里去。

大冬天的,大家都忙得汗流浃背的,可是卫钺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去帮忙。

卫瑶虽然累,可是她却很开心,因为只有她知道卫钺和公子容的关系已经僵到什么程度了。

公子容感觉卫钺的态度越来越冷漠,他被她折磨得都快疯了,干完活他就躲入了休息室中。

晚上,海棠居送来了夜宵,想到她们又要在一起吃饭了,那画面多看一眼都要长针眼,趁公子容还没出来时,卫钺故意躲开,出了角门,到大街上去买夜宵去了,转了一圈儿,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胃口。

卫钺回来时,见公子容一个人趴在她的位置上。

“让一下!”卫钺大声道。

“你吓我一跳,你到哪里去了,卫珍的海棠居送来了糖蒸酥酪,我想着你爱吃,特意给你留了一碗!”公子容站起来讨好道。

卫钺见桌子上果然留了一碗糖蒸酥酪,难为他有心了,可是卫钺还是不理他,因为她害怕,害怕她一旦把心掏出来,他又要践踏它!她就一直用背对着他。

公子容想了想,然后鼓起勇气转到她对面,蹲在地上,抬起头,举着一枝人参,望着她的眼睛道:“内务府今天来了一批上好的人参,我拣了一枝最大的给妹妹留着,你平时嗜睡,精气神短,这人参补气最好不过了!”

卫钺原本想干脆离开算了,可是公子容都这样屈尊降贵的讨好她了,她还固执什么呢!卫钺都打算原谅他了,可公子容突然看到卫瑶站在书案对面,像个怨妇一样看着他,眼中似乎还有晶莹的泪光,他豁的一下站起来,走了!

卫钺的玻璃心瞬间碎了一地,那种感觉就像刚抽出芽的箭兰被猪给拱了,无法言表,对!公子容就是那头猪,卫钺恨他,恨得要死!

过了一会儿,公子容又回来了,他离她近一点,她都觉得恶心,于是卫钺起身去方便,她其实只是想避开,因为有些人多看一眼都想吐,这是卫钺今天最想说的话。

“我先走了,今天你锁殿门!”公子容感觉到了卫钺对他的厌恶,留下钥匙就走了。

公子容前脚一走,卫钺就哭了,今天她憋得太久了,恨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其实最痛的还是自己啊!

韩太子明明说好晚上来接她的,可是他却叫了公子小白来接她。

卫钺当场就生气了:“你去转告韩太子,要么一个时辰之内带着风腌果子狸回来,要么就别回来,回来有他好看!”其实,卫钺只是吓吓他的。

韩太子也知道卫钺就是纸老虎,所以他压根儿就不怕她,对她百依百顺,只是因为他“喜欢”她,宠着她。

这不,他不光一个半时辰后才回来,而且还两手空空,这男人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卫钺当场就火了:“我的果子狸呢?”

“果子狸都被他们吃完了,你要吃什么,我现在去给你买,要不要椒油火腿虾仁肉豆芽儿炒饭!”韩太子道。

“谁稀罕炒饭了,我就要果子狸,我现在就要!”卫钺不依。

“要不我们再出去吃涮羊内!”韩太子道。

“我不,我现在就要风腌果子狸!”

“问题是现在没有啊!”

“你这个骗子,你给我滚!”卫钺去推他。

韩太子长得魁梧,再加上卫钺没吃晚饭,没有力气,哪里推得动,推不动她就伸手去扇他巴掌,韩太子头一偏,她一巴掌拍在了门上。

她发了疯似的去揍他的脸,几次不是伤着自己的手就是胳膊,她这哪是在打他,明明就是在作贱自己啊!

韩太子把她的双手捉住,她就用口咬。

“啊!”韩太子叫道,一排鲜红的牙印。

卫钺磨着牙,心想,老娘要不是口下留情你这一块肉就没了。

“你今天到底发什么疯,不就是没带风腌果子狸吗?明天去庄子上让乌庄头现做一只给你补上就是了,至于嘛!”韩太子感觉莫名其妙。

是啊!我这是怎么了,不就是没带吃的吗,至于嘛,原来她今天发疯另有隐情啊!公子容,还是因为公子容啊!

卫钺身子一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又唔唔的哭起来了。

韩太子又好气又好笑,一边拉她起来,一边笑道:“怎么像个小娃,动不动就往地上滚!”任他怎么拉,卫钺就是不起来,她就赖地上了。

“怎么了嘛,你说啊!”

卫钺只哭,不说话。

韩太子无可奈何,她坐地上,他就搬𠆤凳子来坐旁边陪着她,她哭,他就给她按摩肩膀。

别说,这家伙的按摩技术还真不错!

舒服,真舒服,按着按着卫钺的眼皮就开始打架了,她自己主动爬上床,趴着,因为这样按着应该更舒服。

突然她的肚子叫起来了,她翻了个身:“襄,我还没吃饭!”

“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我想吃豆腐皮包的包子!”

“千里香包子铺吗?”

“嗯!”

大半夜的,只要卫钺想吃,韩太子都会去给她买。

这就是韩太子,卫钺的第二任未婚夫,一个对她百依百顺的男人!可是到后来卫钺才发现这第二任未婚夫和第一任一样,根本是个笑话!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