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奇书网 >  仙与先秦 >   第四十章 颜凉

蛊师闪近那个修士时,脸上不免漏出一抹残忍

“死吧!”

砰!

没有出现他的预想,而是直接被书生一巴掌抽飞

“怎么可能。”

蛊师惊慌失措,没想到书生竟然直接用手来拍他,现在他身上可是布满剧毒啊,外人触之必死,即使比他高一两个小境界也得负伤,这书生这么像个没事人一样。

书生下手很重,被拍飞的蛊师自然骨头都崩裂了许多,再无战斗力。

“阁下究竟是何人?”

雾城什么时候出现这等怪物了?很难想象这个年龄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书生竟如此恐怖,“难道是故意用秘法掩盖真实年龄的大能?”一下子诸多的疑惑涌上蛊师心里。

可书生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取出一道火符扔给了那两个修士,对其说道:“该怎么办,你们自己决定。”

两个修士接过,有些不可置信,“这书生在帮他们?”他们刚刚可是对他下过狠手啊。

“该付的代价你们也付了,以后不要在起这些贪念,切记。”书生只留下最后这一句话,说完,收回卷轴直接就带着林玄和书童离开这里。

“不!你们不能杀我,”蛊师在惊恐的哀嚎!眸子里透着绝望。

只见仅活的两人拿着书生给予的火符点燃,蛊师止不住的嘶吼,道:“此事若是传到我炼蛊一脉的人身上你们定会死的很惨。”

“哼!杀我数个师弟,不见得你这样说道。”

“怎么轮到你了还会害怕?不杀你,你怕是也活不了,我也只是为了方便处理而已。”大师兄面漏悲色,狠声说道。

虽然熟蛊已死,蛊师也知道自己难以存活,可看到两人手持通红的火符,仍害怕不停的将身体往后蠕动。

“啊!啊…………”

下一刻蛊师被火符引燃了,他也是人,哀嚎声如同先前被他蛊毒沾染的精瘦修士一样惨烈,

这火燃得有丝丝道则气息,说明了火符品阶远比他们炼制的高

这时候他们才明白了他们招惹的是何等的强人,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书生怕是比宗门内的天才都弱不了几分。

“大师兄,现在该怎么办?”年轻的修士哭丧着脸,师兄弟们大部分都死了,回到宗门难逃责任,会被宗里的长老问罪。

大师兄沉默不语,他也知道,火云宗不能回了,两人烧死了个蛊师,已经算是得罪了炼蛊一脉,只有他们这些宗门内的子弟才知道炼蛊一脉代表着什么,那是一门巨族。

若是走漏消息一旦被发现,莫说他们,连火云宗恐怕都要连带遭劫,难以庇护他们。

况且他被这些人称之为大师兄,并不就是真正的大师兄,只不过年龄比他们要长许多才有这个称呼罢了,火云宗更不会为了他们而去跟着与蛊族交恶。

“先安葬好你的师兄弟们。”那大师兄冷静下来思声道。

“然后呢?”年轻修士没有他的大师兄心性沉稳,很是害怕,怕被责罚,也怕被炼蛊一脉的蛊师发现遭劫杀。

“然后我们去百灵山。”

闻言年轻修士心头一凛,“是那个被世人称为至圣之地的百灵山吗?”

相传百灵山为世间最纯净的圣地,它不属于任何人,任何势力,哪里疑似是有天道的意志,在冥冥之中守护百灵山,严禁外来生灵在此杀伐。

万族的生灵无论在世间犯了多么大的恶罪,只要进了百灵山的范围便会受到那里的意志庇护,而且会被其影响,以洗涤恶徒们所犯下的罪孽,长此以往,恶徒会慢慢化会善良的人,成为百灵山最虔诚的使徒,故此现在百灵山上也不见得都是些穷凶极恶之徒。

且没有谁能打破这一规则,曾听说过有逾越四极之境的境强者在此杀了一个仇人,但自己也被百灵山的意志给第一时间抹杀掉,这足以说明百灵山的威名。

“嗯!”那大师兄目视着远方,回应道。

………………

“你的手没事吗?”

刚刚林玄看见书生直接用纤手击打垂死的蛊师,不免有些担忧,连他都知道蛊师在最后身上是布满了剧毒啊。

“你还真以为我是直接碰的那个毒人啊,我是用秘……算了跟你说你也不太懂。”书生白了一眼林玄,与刚刚在战伐的形象截然不同,透着有一丝温可。

“我家公子盖世无双,区区一个毒人罢了,抬手即可镇压。”这时书童插上一句,滔滔不绝讲得仿佛是她在伐斗似得,但很快被林玄的瓜给搪塞住嘴。

林玄走着便停住,很严肃的问,:“你为什么要相助我?”

“我说是恰好碰到,遇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信吗?”

“不信。”

林玄有些头大,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他都不认识这人,只是一面之缘而已,一个平白无故的人刚好遇见他遇险,又出手相助,这其中没点猫腻,说出去任谁都不会相信。

哧!“好吧!你倒也不是太蠢。”书生嗤笑一声,轻咬贝齿,很是好看。

忽然林玄想到了什么,不妙道:“该不会是还在惦记那口箱子吧!”

这话说出,他不由得护住胸口,因为装箱子的储物袋就放在哪里。

“嗯!”

听到书生不像是开玩笑的回应,林玄总感觉有一种刚脱离虎口又入狼穴的的味道。

“这…………”林玄很为难的开不出口。

“放心,我只想试一试能不能打开,如果我能打开,则说明这东西与我有缘,我要取走会给你相应的补偿。”

闻言,林玄只能听着取出箱子,毕竟没有他们俩帮助估计自己身上的东西早就被掠走了吧,可能连小命都难保,箱子不大,也没有想象中的沉重。

唔!这箱子很轻啊,为什么在清水阁的时候感觉他们抬得很吃力?难道是我力气又变大了?”

书生见林玄提箱子很是轻松,眸子里似有流星闪过,在拍卖行时她明明看见要数个壮汉修士才能很吃力的抬起,而林玄现在不过一介凡人罢了,怎么会这般轻松?

随即她也出手用力试一下,发现提不起来,眉头都皱了起来,觉得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并非是她没有力气,而是有力却使不上力气。

“收起来吧,这东西与我无缘。”书生轻声,有些遗憾。

见书生左右摇头,似是有点失落,随即不解的道:“你都还没准备打开呢,怎么又放弃了?”

“有些东西,没有相应的因缘,便不需要刻意强求。”

书生用很轻松的语气回应,但眸子里还是有一丝失落,掩盖不了。

她真的很喜欢去收集大千世界的奇物,不然也不会在清水阁能与林玄高抬竞价这口箱子。

这副神秘的墨画卷轴便是她偶然获取的奇物,与她很是惬合,仿佛是专门为她打造的至宝。

说来奇怪,一件东西若是与自己有缘不用刻意去追求,它都会以另一种方式来到你身边。

这句话有些深奥听得林玄不是很懂,最后只能以,“公子果然是饱读圣贤书的能人。”这句客套话来结束此事。

“哦!还未询问阁下尊姓大名,人龄几何,哪里人氏。他日我若是辉煌必定报答两位先生。”林玄话叨叨的,在乱扯。

“何须如此,叫我颜凉即可。”

“我们俩有这么老吗,还一口一个先生称呼。”还在吃瓜的书童一听到林玄称她们俩作先生,当即就不满意的咕哝着。

“那颜公子就此别过吧,他日有缘,江湖再见。”林玄拜手,把江湖的那一套发挥的淋漓尽致。

“喂!等等,我的大名你就不问了?好歹也是开口才让公子救的你呀。”书童将瓜吃得差不了多少了,抹了一把嘴。

“你家的公子叫颜凉,想必你就叫文丑吧?咳,不用问了。”

林玄很忽然的想到三国著名人物的几个名字,很符合两人,嘴有点贫的他毫不犹豫就说出来了。

书童听到文丑两字很是生气,反应过来才对林玄愤愤的斥骂,“你才丑呢!”,她显然是象征性的把文字去掉,那就只剩下丑字了

说她丑?说她啥都行,就是不能说她丑,话落一片瓜皮便向林玄脸上招呼。

林玄:…………

“那叫啥?”,

现在他一问,可书童又不搭理他了,把头扭向一边。

“叫小澄。”书生见有些不妙帮忙打圆场,缓和道。

林玄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和声,道,“小成?嘿嘿!这名字好啊。”

听到赞美,书童才缓和了一点,鄙视道:“切~那还用你说。”

“好了,那就此别过吧!”

正当与主仆二人相背决过时,林玄忽然记起来什么事一样,那个书生同样是如此。

“诶!等等……”

这句话几乎是两人同面向开口,倒是都愕然着。

书生:“林兄先说。”

林玄鼓气很大的勇气才说道:“这颗洗髓丹就当做报答两位公子的物品吧,今日之恩,林某没齿难忘。”

可书生却是摇了摇头,表示并不需要这东西。

“林兄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可以了,权当报恩了。”

还有这种好事?林玄确定自己没听错。

书生淡雅如雾的美眸稍转,犹豫了一会儿后才道:“敢问林兄,这人妖是什么意思?”

她话说出,满怀期待的看着林玄。

林玄:…………

这让他如何开口,人妖二字在另一边世界可不是什么好称呼,也怪得他当日手贫胡乱写作。

半响后,林玄快速思索着,终于想到个好借口,道:“这个……人妖的意思那就是,称赞别人体质就如同那些什么大妖啊,凶兽鸭的体质一般强大。”

“在我们哪里,这两字算得上是个好词,是夸赞别人的意思!”

扯皮完后,林玄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看他那样子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几句鬼话。

“是吗?“

书生歪脖子盯着林玄,有点不相信的意思。

林玄被看着,脸自然而然的涨红了,辨驳道:“这是当然啦。”

“行了,那就先到这里吧,他日…………”

嗽!

话还未说完,人就已经跑没了影。

“真是个古怪的家伙!”,侍女指着林玄的背影咕哝着。

“难道那天他就知道我很厉害了?”书生沉吟了片刻,又连忙否定了,然后就没在多想。

......……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