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三部落已走,狐带着青部落被交换过来的族人来到丁奇面前,拜伏在地,向丁奇表达最崇高的敬意与谢意,感谢他将自己的族人解救回来,虽然是以奴的身份。

可狐知道,部落之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被抓住的奴在部落里可是享受不到正常人的待遇,每天能有一顿饭吃就已经很不错了,有时候甚至连吃的都没有。还经常成为被欺负的对象,干活时被打骂就是常态,就像之前他们青部落对待其他部落的奴一样。

更何况这次被三个部落交换的奴中除了一个男人外,其他九人都是女人。女奴在奴中的地位更低,在劳累了一天之后,连口食物都没吃就会被部落里的其他男人给拖出去来满足对方的兽欲。

奴在死前,都会被压榨至最后一滴血,连滴泪水都不会有。

虽说自己以前也是呆在同样的部落里,也这样对待过他们抓到的奴,但狐知道那不是自己的本性。在生存的面前,人都会做出一些超出底线的事情,可在自己的生存没有担忧时,人又会展现出值得赞扬、更加善良的一面。

目前丁奇的部落,让他们感觉很安全,能吃饱饭,没人打骂他们,干活时也是大家一起干,除了不允许逃跑外,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这让狐觉得,似乎这个部落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丁奇接受了他们的跪拜,这种拜伏方式是原始人表示忠诚的一种形式。丁奇知道自己这个部落目前的短板在哪里,所以对于愿意跟随自己的人员会给予更多的善意。

他勉励了一番狐,任命狐为奴队的队长,并再次重申了部落的规矩,只要好好表现,就能恢复自由身,成为部落正式成员,享受一样的待遇。丁奇让狐自己决定将目前一共18个奴分成三组,如果哪组出现逃跑或者杀伤部落成员的情况,该小组人员将连坐,全部处死。

新来的奴也早就听狐讲过这个丁部落的规矩,没想到只要表现好就真有可能恢复自由身。他们很高兴,一个个上前亲吻丁奇的脚背,表示自己将以丁奇为主。

接下来,丁奇又去见了那八个受伤的三部落成员,他们是被抛弃的人。

此刻他们八个人坐在奴棚的外面,目光呆滞,麻木的表情呈现在脸上,对未来的无知让他们心中充满迷茫。他们见过太多的人被部落交换出去,那些人也没有未来,经过一段时间后,那些人再也没有见过,好像消失了一样。

他们,未来是不是也会像那些人一样,消失!?

丁奇来到他们面前,可他们好像没有看到丁奇一样,眼睛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前方,没有焦点,目光散乱。他知道这群人丧失了生的希望,他们会成为奴,没有光明和未来的奴。

既然没有希望,那我就给你们希望!

咚!咚!

两记巨大的响声,响彻在整个部落周围,族人和奴们也纷纷停下手里的活计,震惊地望着不远处他们的头领。响声振聋发聩,也将面前这八个被族人抛弃的人从呆滞中惊醒,看着丁奇手中的物事,震惊得嘴巴都合不上。

丁奇左手中是特意从桃那边拿过来的一个油桶,右手中则拿着一个粗大的骨头。

“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

“知道你们现在是什么身份吗?”

“知道你们现在属于谁吗?”

“你们现在是丁部落的一员,是我用部落里产出的陶器将你们换回来的。在丁部落,交换过来的人不是奴,而是这个部落的一份子,是部落的正式成员,享受部落成员一样的待遇。

只有那些敌对部落的人被抓住,才会是奴。成为奴的人,只要表现好,也会成为部落的正式成员。”

丁奇一句句吼声,让眼前八人慢慢开始审视自己,重新认识自己的身份,他们好像还不相信丁奇所说,但他们逐渐认识到丁奇所说的是真的,眼中渐渐亮了起来。

“现在你们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吗?你们是丁部落的正式一员,你们享有部落成员一切待遇,所以,振作起来吧!跟着丁部落,跟着我,让丁部落成为最强大的部落!没有人敢惹我们,敢于攻打我们的人,将会被我们消灭,除非他们愿成为我们的奴!”

随着丁奇话语的进行,八个人全部站了起来,眼中不再是刚才灰败的颜色,亮晶晶的,充满了对生的希望,对未来的渴望。他们狂吼出声,发泄出这两天憋在心里的那股愤懑,然后拜伏在地,逐个亲吻丁奇的脚面,表示忠诚。

“好了,现在学会高兴点,然后去找我们部落的医巫鹿,让她给大家治疗伤势。不要灰心,你们受到的伤肯定会好起来的。”

这八个人都是外伤,在缺医少药的原始社会,受伤就意味着被部落抛弃,意味着死亡,这也是他们之前表现得极度消极的原因之一。

丁奇教了医巫利用新鲜的蒲公英进行内服外敷的方式来进行消毒,蒲公英具有抗菌消炎解毒抗感染的作用,还能治化脓性感染。再加上用热水清洗,严重者可配合丁奇自带的药,相信他们很快就能生龙活虎起来。

马鹿和那三个奴就是榜样,他们的伤早就好得差不多了,这两天捕鱼运鱼都成为了主力。只是豺眼睛是恢复不了了,不过戴着丁奇给他做的眼罩,衬着他的光头,陡增了一份凶悍之气。可他在丁奇面前,在其他部落成员面前表现得非常低调,和之前判若两人。

接下来,鹿带着花、草和桃在院子里照顾那八个伤员,奔同样留守。其他人则全部跟着丁奇继续来到沼泽边捕鱼。经过交换,除丁奇外部落已经有四十个人,25个男人,15个女人。

换了两个地方,部落捕到的鱼比以前多了两倍都不止。每个人的干劲十足,尤其是那些奴,在没有束缚的情况下,都在努力地证明自己。

唳~

一声鹰啼,丁奇抬头看向空中,那是小金在示警。不过警戒级别比较低,人数不多,应该是有外部落的人在周围。

丁奇都不用猜就知道是离开的三个部落中有人潜伏到周围,或许只是想偷偷看丁奇他们部落是如何捕鱼的,说白了就是在偷技术,可他们怎么可能立即学会呢?当然,他们也有可能是想去观察那一片不允许外部落人靠近的灰窑区域,在他们三个部落来的时候,那里被马鹿带着人守着,不让人逾越一步。

这引起了他们强烈的好奇心。

此时,时节处于深秋,沼泽中的水感觉已经有些冰凉,天也黑得早了。

本想和他们玩一下猫捉老鼠游戏的丁奇,直接安排雄鹿带着狩猎队的人冲向潜伏者所在之处,在金雕的眼中,他们无所遁形。

十几分钟后,雄鹿他们推搡着三个人从远处走来。看着来到近前的三人,丁奇笑了。

这是三个部落的人,一个部落一个,从穿着打扮上就能判断出来。这说明三个部落还是有些不死心,在结盟之后,在丁奇答应他们给予渔网的情况下,他们还敢派人过来偷窥,只能说他们把丁奇想得太简单了。

小半日后,在离丁奇部落大概有半日距离的一片森林里,以赤石、黑牛、苍鹰为首的三个部落围着一堆篝火坐在一棵大树下,他们面前则站着潜回丁部落打听消息、被抓住的三人。

丁奇什么都没有问就将他们三个放了回去,他们以比来时还要快的速度赶回这里,心里面一阵庆幸自己没有碰到野兽。

“头领,丁奇头领将我们抓住之后,确实什么都没有问就把我们放了回来。只是让我们带了一句话,他说三位头领欠他一份人情,以后他会收回去的!”

赤石三人面面相觑,不明白丁奇这么做的原因,可他们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被丁奇发现,那么部落就有必要向他解释一下原因并赔礼道歉了。

此时,丁部落全体人员都围坐在篝火前面,有说有笑地忙着自己手头的活儿。

新加入进来的三部落中人,丁奇挑选出其中一个看着机灵、名叫白石的人作为他们的队长。他们八人在砸藤蔓抽取纤维,然后转交给那几个女奴来搓绳子,搓出来的绳子则交到花和草她们几个女人的手里,制作渔网。另外九个男奴而跟着鹿学习如何编竹背篓,狩猎队的人则拿着青铜斧头将一根根竹子破成竹篾,方便男奴编织背篓。

而丁奇则带着奔在木屋里制作长弓,奔进步很快,在工具的支持下,已经能够独自完成长弓的制作,制作水准也提高不少。此刻,他俩正在打磨弓臂,旁边的驯弓架上放着五六把长弓。他们俩准备在短时间内制作出足够的长弓来装备狩猎队,增强狩猎队成员的杀伤力,丁奇计划在入冬前在猎杀一批野兽来过冬。

第二天早饭过后,丁部落全体在医巫鹿的带领下进行了一场祭祀活动,然后就开始了丁部落大规模的房屋建造工程。

由于部落新增加不少人,以后也会继续增加人口,因此,丁奇决定建一个五十米长宽的院子,依托原来两座房屋,沿着坡面向上建。

由于只有两把铁锹,挖地基工作不能迅速展开,丁奇突发奇想,制作了十几把木质锹出来。铁锹松土,木锹铲土,整个挖地基的工作竟能很快完成。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