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林默心里既感动又羞愧,赵嫂有丈夫有孩子,本不需参冒险与进来,但仅仅因为自己需要她的帮助,就奋不顾身的选择相信自己,帮助自己。

林默知道这没有生命危险,但对于赵嫂他们来说,这就是在以命换命,纵使如此他们也愿意帮助自己,这在林默看来就是舍命相助。

林默暗自下定决心,从今往后只要自己还活着就不会辜负赵恩一家的恩情。等到赵嫂也有些不支时,林默拔下输血管,让几人好好休息。

但刘奎迫不及待的问:“林默现在好了吗?馨儿毒是不是没有了。”

“没有还差一些。”

林默根据自己的估测,算出刘馨儿应该还要输一些血。

“那再输血啊,插我手上。”

刘奎说着就要伸手,可是脚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其实刘坤知道自己已经到极限了,但他不愿意就这么放弃。

卢清涯上前扶起刘奎,就在这时,让众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林默搬了张凳子放在刘馨儿边上站在上面,然后起针头迅速插到了自己的右臂上,这样好让自己的血更快的流向刘馨儿。

卢清涯见状赶紧劝道:“林默我虽然对你这输血换血之发不太了解,但我知道如果你血留的太多你会死的,你休要冲动啊。”

林默摇摇头,

“我不是冲动,我只是不愿意让之前的努力白费了,有你在,我到不至于真的发生意外,老头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卢清涯苦笑道:“明明是我劝导你,怎么就变成了你劝我了,也罢,放心,只要老夫在就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屋内其余众人看着林默有些动容,林默这真叫以命换命,这种勇气与魄力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林默虽然表现上没什么问题,很是从容谈笑风生,不过越来越惨白的脸色,已经额头和后背的汗珠表明了林默其实一直都在强撑着。就这样,时间慢慢流逝,林默也慢慢感到晕眩,眼神变得飘忽不定。

林默看着刘馨儿,叹了口气,

“只能到这一步了吗?自己没有法子了吗?”

突然林默眼前一黑,就要从椅子上摔倒,张管家和卢清涯眼疾手快,赶紧扶起林默,卢清涯拔掉输血管,林默倒前最后一句话

“老头,伤口。”

然后头一歪便晕了过去,卢清涯立马会意,赶紧帮刘馨儿把两只手的伤口清洗包扎好,把林默也放到床上休息。

其余几人见林默已经晕倒忙问怎么样了?

卢清涯摇摇头

“没事,血留的较多,我开几服药,好好调养一番就好了。”

众人点了点头,但林默倒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在座诸位都不清楚。众人又转眼看向卢清涯,卢清涯看着众人焦虑的目光,叹了口气

“老夫今天的经历算是自己大半生来头一遭,林默的法子暂不说是否能奏效,该做的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诸位看到了,林默这是在以命换命,不管今天结果如何,今后老夫不想听到关于林默的闲言碎语,这对林默,对馨儿姑娘,对你我众人都有好处。”

众人点了点头,马知远让张管家赶紧给诸位准备客房,今晚都留在马府休息,万一出了什么事还有个照应。卢清涯,主动留下来,照看林默刘馨儿。

马知远原本打算把林默抬到其他房间休息,毕竟两个躺在一张床上,穿出去,刘馨儿这名节肯定毁了。

但卢清涯建议不要再随意搬挪,打扰林默,这对林默可能会造成二次伤害。

刘奎作为刘馨儿的父亲原本也不同意二人睡在一张床上,但一听到会造成伤害,便不再反对,林默对自己和刘馨儿恩重如山,女儿名节虽重要,但林默恩情更重,这点道理刘奎还是懂得。

不得不说刘奎这样的开明的父亲在一千多年前可真是少之又少。

刘奎本想陪着林默和刘馨儿,卢清涯劝他也赶紧休息,毕竟今天他也输了不少血,若不修养恐怕也会带来不少问题,况且这有卢清涯在照看,其余几人大可放心,不走留在这反而碍手碍脚。

刘奎几人听了这才作罢,于是几人便跟着下人回到各自房间休息,屋内只留下卢清涯照看躺在床上的两人。

待众人走后,卢清涯坐在桌前会想着林默今天的行为,不停思索着其中的奥秘。

突然想起什么,卢清涯走到床前,把刚刚用完放在这的输血管拿了起来,自己端详研究了一番。

卢清涯先是拿出笔墨,把输血管的形状大小特点记录下来,然后难处一块干净的白布把输血管小心翼翼的包裹起来,然后放到自己的药箱里。

做完这一切,卢清涯还不满意,又在纸上详细的将今天林默的所有做的事一样一样详细的记下来,甚至连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了下来,辛亏卢清涯有着过目不忘的强大记忆力,不然还真记录不了那么详细。

等卢清涯写完,看着这十几张写满字的纸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接着一张张把墨汁吹干,然后按顺序叠放整齐收入药箱中。

马府的另一端,马知远静静的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闭目沉思,不一会儿,门被打开,一到身影闪了进来。

“都安排好了?”

“嗯,人都已经休息了。”张管家恭敬的说道。

“少爷您也赶紧休息吧,今天您也输了不少血。”

“无妨,我身体我还是知道的,没那么金贵。”

“少爷我有些不明白”“什么不明白,你问吧。”

“少爷您为什么要输血啊?这您本不必掺和的而且还把给小姐埋的女儿红挖出来。”

“有什么不明白的,下注,下的越多赢的越多。”

“可您犯不着啊,他现在最多就是颗有潜力的棋子,但还是不够格,用了就可以舍掉。”

马知远听了,有些失神,但随机笑道:“你怎么知道他跟别人一样用一次就舍掉,把他磨锋利些,为我们扫清障碍岂不更好。”

马知远看着张管家道,

“不过这得看他的表现如何了,你退下吧我也累了,该休息了。”

张管家突然想到什么事,说道

“今天那个赵恩的妻子似乎很是眼熟,要不……”

马知远摆了摆手,

“不必理会,这是他自己的事与我等无关,你记得今晚什么都没看见就好了”

张管家点了点头便退了下去,马知远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哈哈,尽然融了,林默我还得谢谢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第二天一早,刘奎便侯在门口,忐忑不安的等着,不久马若绫马若文已经赵恩夫妻都来到门口,众人都十分焦虑,但都不敢轻易去敲门,万一里面的结果让人难以接受这可如何是好?

马若绫从众人口中得知了自己离开后的事情,对林默升起一股由衷的敬意,对馨儿有这样一个值得托付的人而高兴,甚至有丝嫉妒。

马若绫见刘奎一直惴惴不安,便轻声安慰

“刘大叔你不必担心,里面有卢神医照看,不会有什么事的,如果出了事卢神医早已通知我们了,何必等到现在。”

刘奎听了点了点头谢过马若绫。其实马若绫心里也没底,但只好先安抚一下众人的情绪。

屋内林默也缓缓睁开眼睛,返现自己躺在刘馨儿边上,馨儿的脸就在自己边上,吓了一跳,不过林默惊喜的发现刘馨儿呼吸平稳,说明馨儿还活着,自己的想法尽然真的成功了,不由得高兴起开。

林默费力掀开被子,发现被子上有一摊东西,已经干涸了,林默心道,握草不会是做春梦了吧,可自己一点印象也没有,想来也是昨天自己直接晕过去了,而且躺在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边上,做个春梦很正常。

这时,靠在椅子上休息的卢清涯被林默的动静惊醒了。

卢清涯 赶紧上前扶着林默。

二人刚说没两句,屋外传来了众人的声音,林默看着边上的刘馨儿,思考一下,让卢清涯先把屋外的众人支开。

卢清涯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也照办了。

卢清涯打开门出现在众人面前,刘奎看了心中有些不安,有些颤抖的问道:“卢神医馨儿和林默怎么样了?”

卢神医见众人不安的表情,

道:“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不过具体情况还得多等一段时间观察一下,林默应该快要醒了,马公子我开了几副药,你让人煎了端过来。”

说完递给马若文几副药方,马若文接过点了点头,便招呼下人煎药去了。

卢神医叫众人散去,等林默醒了会通知他们,众人只好告退,刘奎则还是有些担忧不远离去。

马若绫见状安慰到

“刘大叔你现在不必这么担心,卢神医昨晚说馨儿最多到今天早上,可现在已经晌午了馨儿还在,这说明林默的法子起了作用,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

刘奎听了,这才安心离去。卢清涯见众人都离开了,便进了屋。

“都打发走了,你接下来准备干嘛?”

此时林默已经醒来,无力的靠在床边,看着床上刘馨儿虽然依旧煞白脸色有些出神。

卢清涯见了叹了口气:“放心吧,这姑娘虽然脸上惨白体冒虚汗,但呼吸平缓脉搏平稳,命已经保住了,不过……。”

卢清涯叹了口气说:“由于毒已入骨髓,已经对馨儿姑娘造成了伤害,虽然性命无忧,但恐怕会有些病症难以根治。而且,馨儿姑娘具体何时醒来我也没有把握。”

林默听了,果然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后遗症是躲不掉了,只希望对馨儿的影响不大。

林默叹了口气

“馨儿的事我会负责到底,如果馨儿有什么病症我就照顾她一辈子。”

“林默你可真是个痴情种,让老夫好生佩服。”

“老头你别瞎说话,对了你能帮我个忙吗?”“什么忙?”

“你跟其他人说馨儿这辈子都不会醒来了,我要带她回将军镇,那里风水好对馨儿身体有帮助。你看这样行吗?”

“你为何要这样说?在这里不是挺好吗?万一有什么事,找大夫,抓药都方便。”

“你只管答应就好了,其他人问你什么你都不要说,这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

卢清涯捋了捋胡子,点了点头

“可以,不过我有个要求。”

“你说”

“你有空把你学过的医术跟我说一说,给我答疑解惑,你看如何?”

林默无奈的点了点头。

“老头只要你帮我这忙,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跟你说,不过你也要对馨儿负责到底,以后的后遗症之类的你得帮着医治。”

就这样二人愉快的达成了合作。这次刘馨儿虽然被救了回来,但并不算成功,毕竟带来的伤痛和其他后遗症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治愈的,还得慢慢医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