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苏子璇vs华安娜,wt大满贯系列赛-58

“青,红,,。”场上主裁。

“你们上一周就在说欺待着苏子璇前辈的比赛。”文碧。和晓璐在某个奶茶店畅饮。“嗯。”晓璐点了点头。

安娜的打法主要是以前腿为准,但是你不会想到安娜的腿十分的细,是可以媲美一线的女明星,只要你不是在竞技场看见她,你都会猜她她可能是一个练芭蕾舞的女孩,在华陀和林苹之(宗华女理论化选手)调教下,她的气质,很棒。

“苏子璇的打法确实是很棒,但来自于宗华的华安娜实力也不会很差,到底鹿死谁手呢?让我们拭目以待。”男解说员。

安娜一个横踢上头,三分。

“是啊,苏子璇的打法确实是很沉稳,她是一直在寻找着对方的破绽,两人打起来是给人一种看着很舒服感觉,而且从中可以看到比赛一种比较流畅的腿法,但华安娜有身高方面的员。

“对,这个身高优势挺明显的,所以她的下劈很难的躲开,因为她居高中,你闪左边她打左边,你闪右边她打右边,而且苏子璇的格挡速度好像并没有那么快。”

“这个解说有点的啰嗦。”刘欢。病床看全国直播。

“子璇,不要和她杠腿,拉开距离,迅速反击。”子璇方教练。安娜有身高优势,但是一般有身高优势的运动员速度都略慢,因为出腿收腿也是需要时间的。

拉开距离后,子璇较灵活,可以打出多种腿法。

“好的,苏子璇使用迅速横踢得到了第一分。”得到第一分之后还训速将横踢转成侧踢将对方打到界外。

“以那种小比赛相比,这场比赛反而显得有一些是平常,看来,这还不是子璇前辈的完全实力还是被安娜前辈压制了?”晓璐心想。

“其实只要是在第一局都很难打开局,但只要坚持下来,总会得分的,因为苏子璇已经习惯了这种打进去又打出来的打法,十分的灵活。”

之后安娜多个横踢上头均不得分。

“所以这场比赛怎么打,主要还是看华安娜如何去安排。我相信苏子璇在这种反击战得分后一样延用。”

第一局结束3:2,红方华安娜胜。

“苏子璇的打法已经十分的明确了,她主要是用推踢来得分。这对于华安娜来说就显得有难度了,因为不是每一次防守都能防得特别好。”女解说员。

“虽然华安娜的身高、腿长,但是这样她的体能消耗是特别快的。”

“而且这个时候好像苏子璇已经开始进入状态了,她已经在开始去适应这个节奏了,这场比赛对她来说已经成了一种享受,但是华安娜能否去适应这一种打法,这就很难说了。”

“庸人。”张寒热。说完这两个字之后他就关上了平板,但“庸人”指的是苏子璇?还是华安娜?还是解说员?“这个家伙,说放她一个半钟头的时间和莫人碧去散散心,这一散也个人影都没有了,女人呐,果然还是信不过……”他站了起来,走近面前的立靶,打了一个三段横了。

华陀笑了一下,似乎已经洞穿了比赛。

“华安娜是防守型的,但即使是完全防守,体能也会消耗怠尽的。”

第二局结束,华安娜摇摇头叹了一声就走回了休息区。

“什么?”文碧让晓璐一惊,因为第三局刚开场,安娜故意漏了一个横踢的位置给子璇,子璇中计后打出横踢,安娜迅速跃起七百二横踢打头。ko?

“哇!”全场都震惊了,因为子璇在赛场上输过,但从未被ko过,然而,这次也没有……

“天哪!刚刚发生了什么,就001秒的时间,华安娜竟能打出七百二十度旋踢。”

“这才是她的实力,不过,苏子璇这几年的魔鬼式训练也不是白认的。”宗元姜维。

“啊——”极限连环踢,即使在对手格挡的情况下,一样可以打开对手的防守,有时候利用余光的犀利去寻找目标,这种训练是高强度的,因为她要求把反射弧训练得很短,而且虽然这个腿法的速度不会很快,但是苏子璇却可以把不同腿法组装得很快。

“依目前这种打法来看,华安娜最大的得分优势应该她的前腿。”

“但是苏子璇已经完全的放弃她的前腿了,她的后滑反击和旋转踢都打得很好。”

“其实大家觉得苏子璇恐怖,恐怖就在这里,她只要一看到对方弱点、不足之处,对方怎么防都防不了。”出腿七腿,被格挡两腿。

三十秒!

“真正的比赛现在才开始,让你认识一下中国跆协真正的实力。”

九百度——下劈!

“怎么可能,旋转九百度这种极限高度能打出横踢已经是大师级别的动作了,这……”某观众。

下劈——

“等你很久了,果不其然。”

侧滑躲开下劈,扫堂腿踢倒子璇,迅速跳站起,右腿横踢。

时间到。

时间到的那一刻子璇还没有落地,不过没有关系,如果是出腿方的适可能会加一会。如此一来安娜得两分,这场比赛华安娜胜。当华陀正觉得很欣慰、场裁正准备宣安娜胜的时候,子璇的灯忽然多亮了一分,全场再一次震惊,电子摄影员给出的解答是子璇在打连环踢的时有一次腾空了。那么就是说必须要有一场加时赛。

“前辈……好厉害。”

蔡文姫、朱亚静、王莹、司马师、袁绍、邢越、高蔚雨、夏候渊、李稚冬杨芷、柏马、张春华、孙匡、阿娜尔罕·拜合提亚尔、霍明珊……

在一个不大的酒巴集满几十个人,这几十个人中有十几个是国家队,有几个是北融解散后的,也有几个是刚恢复跆籍的,这几十个人中没有一个是闲置或新来的,全都是相中那比钱想要改变世界的“大人士”,而他们的道服背后都绣有新颖两个大字,这套道服已经准备了两年多了,都已经布满了灰尘……

“1992年10月7日,中国跆拳道筹备小组成立,这标志着我国跆拳道运动的正式开始,但是,现在的中国跆拳界实在是太乱了,刘封靠着黄承彦的地位打上了国赛冠军的位置,最近又故意打残了跆拳名将曹植;刘欢张寒热的比赛打得乱七八糟的,国家队教练的位置就像儿戏;还有祝融,国家跆拳道规定,跆拳道远动员身上不可皴有纹身,竞技赛也不可以下杀手,可是,她是怎么通过体检的?还有现在的体重级被搞得乱七八糟的,如此诸类多之又多,而新上位的徐庶也没有很好的改变这种迹象,也没有去追究这种过往,凭什么?凭什么他们错了却还能光明正大的走上颁奖台,凭什么我们只要错了一点就被要求开除跆籍,凭什么?就凭我们没有关系吗?”心爱。她脱下了她的国家队跆拳训练服,也穿上了她所谓的“新颖道馆”的道服,这套道服的“v”领均设置为红色,这个象征热血的青春和不灭的心,左道裤上绣着新颖的拼音“xg yg”,这代表着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和心爱对这改革的决心和理由。”

“对,凭什么——”众人起哄道。

“我们也曾代表国家队世界赛,但是因此国家给我们的判罚是‘罪加一等’,凭什么?我不服。”司马师。

“前些年,我曾去打国赛,可是场裁竟吹黑哨……”邢越。

“路边有人在打架,我过去救人,然后对方反咬了我一口,可是法馆判我练武故意伤人。”夏候渊。

“我们不服……”张春华。

……

“可是我们现在没有实力和国家滩牌,我们必须要壮大自已,壮大到可以惊动国家,以致于我们可以垄断国家竟技场,如些一来,就算我们不去找国家,国家也会主要来找我们。就像龙英道馆,国家队曾经邀请过张寒热去打奥运会,以致于张寒热才有进会进国家队,而目前最被看重的中国女跆拳运动员当数劲夫道馆的苏子璇。

而我们——要成立一个能超越龙英、劲夫、卢云和宗华的竞技道馆,我有信心,因为我们有全国最顶端的技术和全国最顶端的训练器材实用方法。”

“姜维师弟!”

“刘欣师姐!”坐在道垫中间本来还在用手机看直播的,听到刘欣这么一喊立马跳了起来。

刘欣又走到了长椅旁坐了下来,姜维尾至,刘欣让她坐了下来。“你知道的现在宗元是什么样的情况,竟然我做了暂理馆长,自然就不会再去打比赛,而现在宗元腿法最好的就数锥儿师妹一个,也如你所见,孙仁也回到了飞梧,锥儿在授课,而其余人中当数你和欧阳小格最勤奋,小格现在的腿法不行,所以才让他去跟锥儿学习宗元的格式腿法,先把基础打好,这也是为什么让你去修习我们的绝招的原因,这段时间来辛苦你了,因为我们的绝招都带有各自的风格所以你练起肯定很难。”

姜维看了看屋顶,“礼仪之郡”,深呼了一口气,“我十一岁来宗元,现在是第七年了,是宗元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放心吧,师姐,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会在竞技场上为卢云拼搏到最后一刻,我姜维发誓。‘只要宗元不赶我,我永远留在宗元’,我不会放弃的,礼仪——廉耻,忍耐——克己,百折——不屈。”

刘欣把肩靠在了比这个大一岁的小弟的身上,姜维显得有一点的紧张,“你可以,抱抱我吗……”

姜维欲动手又收了回来,再欲动手又收了回来,这什么时候都是我师姐,无论是你是全国冠军的时候,还是落魄不揕时候,我永远都在,我不会离开的,所以,谁都不必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宗元长青。

“师姐,我……”

“我明白,你会唱歌吗?比较文艺一点的歌。”

i learar jty you this song

(我练习吉他只为为你弹唱这首歌)

i took francais jtgive youonde

(我上法语课只为让你看懂法国世界报)

ill jack yoar even though its wrong,woah-oh,woah-oh

(即使偷车不对我也愿为你去做)

ili eel yorae and ill feed you a

rawn

(我愿将葡萄去皮把虾剥好喂你)

ili bake yoake and ill water your wn

(为你焙制蛋糕为你浇绿草坪)

i uy addle wheny g-ong,woah-oh,woah-oh

(打乒乓时我用烂球拍好让你稳赢)

……

——walk off the earth《taekwondo》

顺着这没有音响的清唱,刘欣舞起了跆拳舞蹈,两个人就像是从同一个乐队中出来主唱和伴舞。

“回来了?”寒热用类于父亲责备夜不归宿的女儿的语气说。“嗯。”晓璐低着头说,她也知道她贪玩了。“比赛还要不要打了?”“要……”“就你现在这个状态,连乔珊都未必打得赢,你怎么去打比赛?”“教练,我……”“尽早放弃吧——”张寒热把靶子一扔热扬长而去。

“寒热教练,对不起……”晓璐一把抱过寒热的腿,“你相信我,我可以赢的,我以后不会再偷懒了,我会很努力的训练了,我一天已经可以打坏七块板了,你相信我!”寒热用力一甩,没有甩开,“如果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莫文碧的身上,我就答应你让你继续训练。”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才真正证明我认错人了。

这怎么可以,迟归本来就是我用心不专,本来就是我个人的问题,怎么可以怪别人?“可是……”

寒热拖着晓璐走动,“既然做不到就放手吧……”

“教练我求你了,让我训练吧,我学习又学不好,现在又不能回一道馆,我必须要打赢诸葛欣,我想打比赛——”

“如果你再不放手,一会我就去找莫文碧理论。”

……晓璐松开了手,寒热扬长而去,头也不回。

“那你至少把前辈的u盘还给我,那是前辈寄给我的东西。”

“什么u盘?今天再打坏七块饭才能走。”

晓璐裂开嘴的笑了,那笑像白百合,很丑。

“干嘛呢?还想偷懒?”

“啊——”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